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宋柔/来日方长(FIN)

朋友,你听说过宋柔吗?

私设这么多,被打脸也没办法啊;_;



来日方长 |  宋奇英 × 唐柔

 

 

初遇唐柔的时候在第十赛季。

那一年宋奇英十七岁,刚刚从霸图的训练营提拔上来。他的账号叫“长河落日”,与队长韩文清的“大漠孤烟”相对应。大部分人都猜测他是未来拳皇的接班人。首秀献给了猥琐流大师方锐,临下场前他固执地去握了方锐的手。

 

叶修是第一个评价他像张新杰的人。对于他是否是拳皇的接班人,还是他是否真的是张新杰的风格,宋奇英从未发表过自己的意见。前者需要足够优秀,后者只是性格使然。

他和唐柔都是第十赛季的新人,并且唐柔还是第十赛季的最佳新人。关于她的风风雨雨宋奇英听得也不少,尤其是唐柔一挑三失败后没有退出荣耀的事,他没有过分,但也是在意。

那个时候他未成年,乳臭未干,性子里耿直的成分一直作祟。那一年的全明星霸图的主场,新人挑战赛叶修从头战到尾。把盖才捷gg了之后轮到了他和曾信然,二挑一,后来居上赢了比赛。大神笑着说,说到做到,说了要放水就一定要放水。当时——也许只有——宋奇英朝兴欣的选手席看了一眼,那一刻他想起了荣耀最大的食言者唐柔。

 

宋奇英十七岁的夏天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美好。他已经是霸图的主力,跟三位职业暮年的老兵并肩作战。两轮守擂,他两遇唐柔,尤其是生死对决的第三场,与第一轮韩文清和叶修的对决遥相呼应。拳法家和战斗法师,十年一日。

 

霸图之征止步四强。豪情满腔,壮志未酬,少年人洒泪沙场。

最后一个跟宋奇英握手的人是唐柔。没有骄傲,没有嘲笑,唐柔顺着叶修,礼貌地微笑着对满脸泪痕的他道了一句加油。松手,余温残留。

 

步出场馆的时候迎接宋奇英的是浓稠的黑夜。眼泪已经消失在夜风中,少年拢了拢手掌,远处夜灯晕成一片水黄,恍恍惚惚像是浮现起几种意味分明的眼神。怅然,惋惜,不屈与……希望。在他最后看到的那双眼睛里,平和而又温婉的希望。

尘嚣远去,廉颇老矣。新陈代谢,长少交替。征途终有尽,战场永不移。

金锣战鼓,烈风凛凛。日落长河,夜蕴寒烟。拳师尚威风,法师亦飒爽。

新敌一双,来日方长。

 

 

 

(一)

 

战术与战略上,宋奇英尊敬和在意所有的对手。但私底下最在意的对手有两个,都出自兴欣:叶修和唐柔。对于叶修的又敬又恨来自于他霸图的身世,对于唐柔便是复杂。一种是对于同期生中优秀者的关注,一种是一脉相承的宿命感。

他是韩文清门下的拳法家,唐柔是叶修带出来的战斗法师。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该有渊源,但究其根本,却又好像无须相关。职业联盟里拳法家不少,但是除了拳皇韩文清,人们关注的就剩下霸图新人宋奇英。

第十一赛季,邱非领着新嘉世重回联盟,荣耀联盟三名战法三足鼎立。同样师承叶修,训练营出身的邱非比起唐柔实质更得要领。唐柔被叶修一手带出来,却因她个人风格,看起来更像是韩文清和叶修的融合。

孙翔得的是叶修的形,邱非得的是叶修的神,唯独唐柔画风不对。非要宋奇英挑一个,怎么都轮不到唐柔。但是他的心里,认的是唐柔。

 

宋奇英首秀跟方锐握的手,这一握就握了三个赛季。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叶修退役,方锐任兴欣队长。

第十一赛季,韩文清和张佳乐轮换。宋奇英稳定首发,逐渐有成为核心的趋势。

初生牛犊,未曾怕虎。新军突进,老兵防补。调整过后的霸图一路凯歌,兴欣失了叶修霸道依旧。轮回纵是无解,也被方锐领着兴欣鏖战良久再度击破。兴欣霸图再遇,已是决赛。

擂台赛宋奇英上场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是一个残血的海无量。宋奇英好智斗,有耐心,方锐绕来绕去最后只能迎面直击,这个小拳法家比拳皇更难缠。倒地之前方锐大飚手速,愤愤地在对话框里留了句“没意义”的话:小拳皇,让战法收拾你。

意外的是宋奇英回答了这句“没意义”的话:好。

 

一身红装的寒烟柔刷新在场上,霸图的队员在场上一贯不爱多言,但有了方锐上一句话的铺垫,少年宋奇英竟主动打了招呼:“你好,战斗法师。”

唐柔操纵着寒烟柔前进,也礼貌地回复了他:“你好。我叫唐柔。”

没有多余的一句话,却像是给他烈烈的少年心性泼了一桶凉水。不叫战斗法师,也不叫寒烟柔,她叫唐柔。直接,坦白。与那些个叶修霸图的恩怨情仇毫无关联,她只为击败兴欣的敌人战斗。

宋奇英再无多言。寒烟柔直切入中路,长河落日进行了战术走位。一个豪迈的战斗法师,和一个谨慎的拳法家。斗气磅礴,寒烟柔丝毫不退,几步之外战矛步步紧逼。拳风猎猎,长河落日引敌入境,以守为攻成反扑之势。将军之武,谋士之略,相得益彰。两方胶着,久持不下。终此一役宋奇英胜。

 

荣耀二字出现的时候在操作室的宋奇英默默握了握拳。十八岁的他产生了对近在咫尺的冠军的极度渴望。现场掌声响起,百分之八十给宋奇英,百分之二十给唐柔,霸图都喜欢打得干脆漂亮的选手。

 

霸图以一个人头分进入团队赛。大小拳法家如双翼相应,两把利刃直击对手的心脏。兴欣苏沐橙策应全军,方锐见缝插针,乔一帆细节控场,唐柔匹马单枪直面迎敌。多方策应之下竟是唐柔这仗矛与兴欣第六人包荣兴战到了最后,此时霸图场上尤剩血量30%的大漠孤烟和血量百分之10%的长河落日。

团队赛30分25秒,包子入侵被大漠孤烟击杀,出局。5秒后,长河落日被伏龙翔天击中,出局。45秒后,寒烟柔被大漠孤烟击杀。

荣耀!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战队!全场起立,掌声雷动。各选手走出来,韩文清仍是沉稳的表情,张佳乐喜不自胜,而宋奇英几乎泫然泪下。冠军加冕,胜于骊歌,亦是他最好的成年礼。

 

方锐与韩文清握手:“恭喜,这下老叶又要骂我废物点心。”

韩文清未答话,张佳乐靠上来挤眉弄眼:“真可惜叶修不在啊。”

此话一出,宋奇英愣了愣:“要是能胜叶修一场……”话没说完,唐柔已经走上来握他的手。唐柔漂亮而高挑,不露悲喜,礼貌温婉,仍是含笑,却话露锋芒:“你下次若再能胜我,再谈胜他不迟。”松手,离开。

 

伏龙翔天,龙抬头,长河竭,落日尽余晖。手执虎符的人已换作一身红装。

宋奇英耳边全是风声。

 

 

(二)

 

第十一赛季结束,韩文清退役,张佳乐退役,张新杰任霸图队长,宋奇英任霸图副队长。霸图核心宋奇英。兴欣方面,苏沐橙退役,兴欣核心唐柔。

 

荣耀联盟,拳法家和战斗法师为敌是理所当然的事,更何况是两队的核心。宋奇英从不打无准备的仗,更没忘掉唐柔赛后的那句话。此时宋奇英十九岁,连身体都没停止生长,更何况战术与风格。此时的唐柔二十四岁,若不是因为迟加入职业联盟,也该是职业巅峰的稳定期。

 

唐柔本应该比任何人都好懂,尤其是对于出身于风格相似的霸图的宋奇英。宋奇英在成长,唐柔无疑也在成长,但是宋奇英却觉得他越来越不懂唐柔。——当然没人敢说懂兴欣的任何一个人,只是唐柔本该最容易懂。

战斗法师总是直接又狡猾的,像是一个自然成立的定理。

 

第十二赛季,冠军重回兴欣手中。而整个赛季,宋奇英和唐柔的单人对决中,宋奇英没有赢过任何一次。常规赛两次碰面,季后赛两次擂台,每一场都是宋奇英的失败。这样的战绩比起他刚出道时更加不堪。

张新杰单独给宋奇英做了复盘。宋奇英来来回回在自己的电子记录板上写写画画。在上帝视角观察唐柔的走位之后,她稳妥的攻击面的所占的比率远比宋奇英在赛场上预判的要多。按照赛场上的思路,宋奇英将之前之后算出的两个数字摆在了一起,狠狠地画了两个圈。

相差5%。这5%在职业赛场上足以决定胜负。

 

张新杰按了暂停,画面停在寒烟柔因受到攻击微侧了身体的一幕,但是长河落日当时送出的只是一个伤害极低的普通攻击。

“这完全可以强吃,以保证攻击的连续性,但是她退了。”张新杰拉动进度条,把前后都展现给宋奇英,“侧身不是为了闪避,是为了后面这一步拉开距离,这个距离战斗法师比拳法家更从容。”

宋奇英盯着衣袂翻飞的寒烟柔,半晌才回答:“没料到她会退。”

对拳法家来说,拉开距离是一件必须提防的事,但是宋奇英再谨慎,也没料到唐柔会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利用闪避拉开距离。

“你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张新杰劝告宋奇英,“即便你私下里认识到她一贯不会退。”

 

张新杰用了一个让步状语从句,但是却突然提醒了宋奇英:他根本不够了解唐柔。在赛场上不够,在赛场下是根本没有了解。唐柔本人,也是这样一种张扬奋进的姿态吗?宋奇英无处问询。他对唐柔缺乏认识,却如此仰仗她的霸道,毫不堤防。

宋奇英明白了为什么会差出那百分之五。

 

宋奇英跟唐柔熟又不熟。熟是因为他了解唐柔常用的起势,喜好的打法,惯用的战术,不熟是因为他和唐柔没有私交。他关注她,发于情止于礼,只在赛场上。

 

 

(三)

 

第十二赛季的夏休期霸图战队和兴欣战队举行了友谊交流赛。霸图做东,把兴欣老老少少在役的退役的全部请了过来。张新杰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有了叶修的兴欣依旧是冠军之姿,而他们队里一群不用喝牛奶了的小兵长得七扭八歪,越来越不按规矩,需要观察的东西太多。养老状态的林敬言说正好,反正夏休的时候也要跟方锐聚聚,把兴欣全带来吧。

 

叶修说霸图就是傻多速,夏休也来找揍,小唐打头阵,给他点颜色看看。唐柔应了一声好嘞,一群人轻装上了飞机。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两方打得随心,各有胜负。夜晚找了个会所,一群人正好聚一聚。老一辈的职业选手私交不差,新一辈的找呀找朋友。韩文清林敬言张佳乐叶修魏琛方锐几个扎了一堆,或是啤酒或是可乐也猜拳猜得不亦乐乎。张新杰坐在一边和白言飞聊天,秦牧云,宋奇英,乔一帆还有安文逸四目相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几句,忍受着包子罗辑的歌声一杯一杯灌果汁。陈果,苏沐橙和唐柔坐成一排,边上两个在聊天,唐柔百无聊赖地用牙签戳着果盘里的水果来吃。

 

宋奇英偷偷瞄了一眼唐柔。说是他的同辈,但唐柔也比他长了五岁。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个自苏沐橙退役后当之无愧的联盟第一美女。唐柔第十赛季决赛中完成一挑三之后,也算是正了名。剽悍的战绩和出众的容貌让她赢得了大量的粉丝以及广告代言。宋奇英熟悉寒烟柔身上的装备搭配,也熟悉在电竞杂志里广告页上齐肩短发,柔和地微笑着的姑娘。但是他不熟悉这个端庄安静,眉眼里都是笑意的唐柔。

 

今天长河落日和寒烟柔的单挑,有输有赢。唐柔仍是攻击性极强,宋奇英曾在电脑后面稍微偏头去观察她,表情虽不如苏沐橙那般的平和,会轻微地皱眉和显现出忧虑的神色,但总体上是坚定自信的。赢了,她没有过于欣喜,输了,她没有气馁,只是再来一局。

礼貌,大方,自信。这是宋奇英对唐柔的印象。相比之下小宅男就略显局促。宋奇英闷闷地再喝一口果汁,场上他会不顾一切想要近寒烟柔的身,场下他却不敢跟唐柔多说一句。

 

唐柔吃完了果盘,转头去跟苏沐橙陈果交谈两句,突然站了起来,理了一下上衣下摆的皱褶。此时就听到陈果说:“真的不需要送你一下?人生地不熟的,找个人陪你回去比较好。”唐柔偏过头笑了一下,满是歉意:“没事的,果果,你们继续玩,我一个人能回去。抱歉有些累了。”

一旁的张新杰注意到了唐柔打算先行离开,也没有挽留,反而转头招呼了一下那边的小辈:“奇英,你送一下唐柔吧。”主人礼数,张新杰做的足够。

宋奇英被点了名,赶忙放下果汁跟着走了过来。唐柔拉开包间的门,也不好拒绝他的好意,便报以一个微笑。宋奇英顿时觉得手足无措,只好慌忙点点头:“你好,唐柔。”

唐柔被面前这比比赛时拘谨太多的小伙子给逗乐了,大大方方地回他:“谢谢,宋奇英。”

两个人都不禁笑了。

 

场上多相遇,半个故人。不念名字,反而矫情。两个人在会所的长走廊各自回味的刚才一幕,心里觉得好笑,倒是一路无言。出了会所门口就是大街,但是恰好是出租车夜班交接的时间,唐柔要去的方向是逆行方向,空车拒载不少,愣是半天没打上车。

 

夏天的昼夜温差有些大,刚才在包间空调开得高,却也还是热。现在一站出来,夜风一吹,倒有些凉了。唐柔不由地缩了缩肩膀。宋奇英一直处于一边找空车一边看唐柔的状态,两人一直无话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但他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看到唐柔的小动作,宋奇英反应了过来:“冷?”

 

“嗯。”唐柔点头承认。她穿了一件无袖的上衣,搭配松散的七分裙,宋奇英脑子里飞速转起来,初中的时候他曾经想追隔壁的班花,兄弟告诉他说要关心女孩子,在不经意间满足她的需求。面前虽不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总得有些绅士风度。然后宋奇英低头看了看自己,也只穿了一件T恤。

还是早点打到车回去吧。宋奇英想。

 

五分钟之后依然无果。宋奇英打开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没有存电召的号码。唐柔仍旧显得很耐心,反而是宋奇英感到十分抱歉,对本市的出租车公司感到了愤怒。在打电话去问询电召号码之前,宋奇英想起了一件事,虽然难以开口,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失为解决方法。踟蹰了一会,宋奇英还是开口了:“唐柔……我有车……送你回去怎么样?”

 

“你有车?”唐柔惊讶了一下,他有车怎么不早说呢。宋奇英突然发现唐柔误会他掐头去尾的这句话了,赶忙解释:“是自行车。”说完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唐柔噗嗤一声笑出来,却点了点头,“好啊。挺怀念的。”

 

宋奇英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有些红了耳朵。宋奇英上一次载人是初中的时候载隔壁班的班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班花跟提醒他要关心女孩子的兄弟在一起了。

万万没想到,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爱环境爱运动的五好青年宋奇英,霸图战队的核心拳法家,现在要用自行车把他的大对手,荣耀联盟的第一美女,兴欣战队的核心战斗法师唐柔载回酒店。

 

很多年后宋奇英再想起这一幕,只想说四个字:“天意难违。”

因为那天他刚好骑过来的是带了后架的买菜车,而不是心爱的座驾捷安特山地车。好马配好鞍,好车配好男,一切不能载妹子的自行车都是耍流氓。

 

 

(四)

 

比起场上不多言,风格霸道的寒烟柔,唐柔本人其实比想象中的更平易近人。比如那天她穿了一条七分裙,裙摆卡在小腿处,但是她答应了宋奇英用自行车把她送回去的提议。她将裙摆稍微向上一抽,便毫不在意地侧身坐上了宋奇英的车后座。

 

宋奇英握着车头,感觉到有一份重量压在他的自行车上。年纪轻轻的小宋肩上挑着霸图的重担,他先是制止了男人为了事业把对手摔下车的卑鄙想法,联盟一枝花,少一片叶子他都万劫不复。然后他又祈祷自己的车技不会让后座的唐柔感到颠簸,他是代表全霸图乃至全Q市括弧不包括出租公司来送唐柔,霸图男人的脸全都赌在这一路了。

 

宋奇英觉得……沉重啊!但是反而又从刚才的尴尬中松了一口气。宋奇英拨铃,清脆地响了一声,他不禁心情也好了起来,张新杰好慢跑,宋奇英好骑行,当职业选手赚的钱全砸在了爱车身上。不打游戏的时候就骑着车出去,风餐露宿,人黑一圈瘦一圈就回来窝在家里打荣耀,再蹭蹭把肉长回来。

游戏里宋奇英是拳法家,游戏外宋奇英是骑士。一直向前,游戏里外都是他的浪漫。

 

宋奇英打开了车灯,一想上次载的是班花,这次载的还是荣耀之花呢,顿时气也顺了背也挺了,头也不回地问背后的唐柔:“准备好了吗?出发!”

“好啦。”一阵晚风吹来了唐柔的满是笑意的回答。骑士宋奇英又回忆起了当年,壮着胆子说:“需要的话……你可以抱着我。”宋奇英觉得,张队在的话,一定会表扬他的。

 

唐柔呵呵一笑,双手抓紧了车后座:“没事,我相信你。”

宋奇英蹬起了车,倒觉得这唐柔真是大胆,不过这“我相信你”倒像是在他心上扎了一下,兀地一沉。风呼呼地在他耳边刮着,宋奇英骑得又快又稳。宋奇英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他想跟唐柔说话。

 

马上的骑士总是最无所畏惧的人,仿佛面前就是一座大风车。宋奇英开口了,虽然是一个稍显笨拙却又合理的问题:“唐柔,你为什么打荣耀?”风有点大,把他的话吹跑了,唐柔在后面问他:“你说什么?”

“我说——”宋奇英声音大起来,拖长了声音,“你——为什么——打——荣——耀——?”

 

唐柔学着他,朗声一字一顿:“为了——打败——叶修——!”

宋奇英顿时有些吃惊。联盟中女选手不多,漂亮的女选手更不多,能跟他们一群宅男成天十个小时以上坐在电脑前面苦苦练习的女性,似乎总是该有什么更复杂的理由。然后唐柔的理由简单,却又不简单。

宋奇英笑了:“好远大的目标。”有太多的人也有这个目标,宋奇英自然在此之列,可是在他面前还有接手了一叶之秋的孙翔,也没能完成这个目标。

唐柔答:“我喜欢有挑战的事。”

 

宋奇英看不到唐柔的表情,但是他觉得似乎很多事情都有了解释。比如她为什么是一个战斗法师,再比如她为什么是一个彪悍如韩文清的战斗法师。她好战且勇,挑战让她振奋。

 

“可惜现在他退役了。”宋奇英由衷地感叹一句,叶修是荣耀的一个传说,他错过了他最精彩的时代。作为一个霸图人再没有机会跟这个霸图宿敌交手。可是,现在韩文清和叶修都已经退役,荣耀已经翻过新的一页。有太多精彩等着年轻人去创造。

为什么不选一个新的对手呢?

 

“选一个新的对手吧!”宋奇英说。我怎么样?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唐柔在他身后笑,突然伸手去拍拍他的肩膀:“别闹了,小朋友。”

 

宋奇英被这句小朋友惊得歪了一下车头,比唐柔小五岁的他对于唐柔来说确实是“小朋友”。但是这个称呼却又让他有些不甘。一瞬间他误以为唐柔看不起他。

“挡在兴欣夺冠路上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唐柔回答他。

 

宋奇英小朋友被她的话噎了一下,只好转移了话题:“有没有人说你的风格……很像韩队?”

“还有人说你的风格很像张新杰啊。”唐柔答非所问,她和宋奇英是媒体最喜欢提出来说的两个非主流,“你觉得呢?”

“我?”宋奇英想了想,“我就是我。”

“好回答。”唐柔称赞。

 

“呵呵。”宋奇英笑,这么一刻他觉得他们两个挺像的。车拐进了酒店前碰上取卡的关口,宋奇英慢了下来,又平又稳地驶过了缓冲带。霓虹灯闪烁,宋奇英突然有点不舍得这凉凉的夜风。

 

“骑得挺快的。”唐柔下车称赞他。唐柔比宋奇英矮一个头,还没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年轻气盛,站在她面前有一双亮亮的眼睛。

“谢谢。”宋奇英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对手的称赞。他伸手与唐柔握了握手,就像每次比赛完之后那样。他由衷地称赞唐柔:“你很强,这个赛季更强了。”

“呵呵。”唐柔眨眨眼,“叶修教我,对于谨慎的人,就要出其不意。”

宋奇英突然发现他有些喜欢唐柔的眼睛,眼神坚定而温柔,眉眼带笑,积极而充满希望,不懂退却,却也如此狡黠。

宋奇英苦笑了一下:“战斗法师都是狡猾的吗?”

“不妨接受这种称赞。”唐柔笑。

“下次我会打败你。”宋奇英坚定地说,他从不说不靠谱的话。“拳法家总有办法打败战斗法师。”

“赛场上见。”唐柔抽出手,向他挥了挥手。

 

宋奇英看着她的背影,骑上车,在原地转了两圈,离开。

今晚的夜风凉而多情。

 

 

(五)

 

第十三赛季季后赛,霸图主场。擂台赛第一局,霸图VS 兴欣。宋奇英 长河落日 VS 唐柔 寒烟柔。

全场哗然。将核心选手放在第一顺位,历来都只是兴欣做派。偶有战队安排核心选手首轮出战,也只是在面对兴欣战队的时候。但是霸图是一个例外,霸图有强大的自信,霸图的队长张新杰一贯稳重,不会因为对方的变化而随意更改。

但是今天,宋奇英首轮迎战唐柔。

 

观众给了唐柔跟叶修一样的待遇。他们可没有忘记上个赛季长河落日遇寒烟柔皆是扫兴而归。霸图的粉丝本来就对战法有心病,更何况是叶修带出来的战法。

在全场的嘘声中,唐柔毫不受影响,宋奇英向着台下的粉丝招了招手,场下响起一片加油之声。宋奇英钻进操作室,插入账号卡,场景载入。

 

比赛开始。两人都直切中路,公共频道里突然显出一句话:“你好,唐柔。”

场下突然爆开,窃窃私语汇成一片成了巨大的声浪。但几秒后,唐柔就做了回应:“你好,宋奇英。”

再无言语,拳法家和战斗法师相遇。龙虎之争,最终宋奇英以10%的血量留在了场上。但是这场比赛,最终霸图输给了兴欣。

 

兴欣离开Q市回去的时候宋奇英坚持到机场去送他们。方锐此时成了队里的长辈,原本跟乔一帆聊着天走在前面,转头一看远远跟着个宋奇英。他偏偏头,这小子从第十赛季的时候就认真得过分,倒也没想到还有送到机场的礼。

唐柔从他们的队伍里退出来,跟宋奇英握手。他们也算是有了些私交。宋奇英仍旧用亮亮的眼神看着她,单纯又复杂。

 

“下场见。”唐柔向他挥挥手。

“我还会赢!”宋奇英向兴欣的队伍喊话,方锐连忙拉上唐柔向着登机口去。这什么人啊,送人的时候还有说这种话的?

 

几天后,兴欣主场迎战霸图。长河落日再次第一顺位出战迎战寒烟柔。这一次,他以仅仅3%的血量留在了场上。相当于战平。

与上一场相同的是,开场前,宋奇英再一次向唐柔打了招呼:“你好,唐柔。”

唐柔也是如上一场那样回应:“你好,宋奇英。”

 

与上一场不同的是,下场前,唐柔主动打了招呼:“再见,宋奇英。”

宋奇英未来得及回复,荣耀两个字已经显示在他的屏幕上。他还得进行下一场比赛,唐柔已经下台。宋奇英因为第二次的胜利长舒一口气,却因为唐柔的再见弄得不得要领。

 

唐柔的再见有两层意思。第一层,霸图再见。第十三赛季,霸图最终止步四强,出局。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霸图战队队长张新杰宣布退役。宋奇英任霸图队长。

 

新的霸图队长在兴欣的主场看完了总决赛。时年二十五岁的唐柔,更强硬,也更灵活。但是手速也开始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他终于到了那个就算她出其不意也能攻能守的年岁。他想起了十七岁那年看到的那双充满希望的眼睛。那一年赢的是她,她比他这个失败者更充满希望。现在,赢了霸图的是她,输了宋奇英的还是她。但宋奇英知道,他有足够的资格,成为唐柔的“挑战”。

 

第十三赛季冠军,兴欣战队。时年,战斗法师寒烟柔封神,成为继“一叶之秋”之后第二个封神的战斗法师。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锐宣布退守二线,乔一帆任兴欣队长。唐柔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

 

“兴欣将有重大的变局。”方锐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宋奇英拢了拢手掌。霸图与兴欣,来日方长。

 

 

(六)

 

张新杰的霸图内部退役纪念会在第十三赛季结束的夏休期里进行。霸图老板,在役的霸图选手,以及各部门技术人员,曾经和张新杰做过队友的退役选手都出席了这次纪念会。年轻的队长在致辞之后就无所适从,端着可乐晃来晃去。

 

宋奇英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窝了起来,手机显示的是QQ的界面。他反反复复查看着职业选手QQ群的群成员。来来回回地回想从上一个夏休期到现在的细节。

谨慎的宋奇英不打无准备的仗,也不做无把握的事。

 

“奇英,在这里干什么?”张新杰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宋奇英猛然把手机塞好,勉强向张新杰笑了笑,张新杰坐到了他的旁边。

退役……每一个职业选手都必须面临的事。离开这片赛场,有的人不舍,有的人不甘,也有的人洒脱。理智如张新杰,便是第三种人。

 

两个人静静地没有说话。宋奇英一口又一口地灌着可乐,直到自己的胃里全是二氧化碳。张新杰终于开口了:“奇英,心里有事的话带不好队伍。”

宋奇英讪讪地笑了笑。既然已经被发现,也不必隐瞒,他终于开口了:“张队……要怎么才能打败战斗法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会有这个问题,”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但我觉得你应该问韩队。”

不是这个意思……话到了嘴边,宋奇英还是觉得说不出口。为了缓和尴尬,宋奇英端着他的可乐走到了另一边。韩文清手里是红酒,宋奇英和他碰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奇英,要赢!”韩文清擂了擂他的肩膀,笑着对他说。

 

冥冥之中像是有什么感知。宋奇英狠狠地点了点头,应了两个“嗯”。

 

 

宋奇英终于鼓起勇气点开了和寒烟柔的对话框。正在输入了好几次,最后终于输入两个字:恭喜。

唐柔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你赢了。

宋奇英想了想,写道:你以后还有机会赢回来,来日方长。

 

唐柔在电脑后笑了,继续输入:没有机会了,我要退役了。

唐柔的再见,第二层意思也很简单,宋奇英再见。只属于宋奇英的,再见。

 

宋奇英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唐柔虽然已经二十五岁,状态却仍旧很好,只要愿意她仍旧可以打下去。唐柔却在如日中天的时候说了“不”。而唐柔的退役理由十分简单,她对荣耀没有兴趣了。而兴欣仍在蓬勃发展。

宋奇英知道,唐柔是目标单纯的人,他却像之前一样看不透她。

 

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宋奇英问了一个本不该问的问题:“退役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有。唐柔回复,先去国外旅行一段时间,再找一件有挑战的事,或者再找一个简单的地方待下来。——就跟她几年前在兴欣网吧待下来一样简单。

宋奇英想了一下,回复她:我去送你。

 

唐柔噗嗤一声笑了,宋奇英这是送人送上瘾了么。但是她没有拒绝他好意,像上次一样,她认认真真地输入了这几个字:谢谢,宋奇英。

 

 

 

站在S市的国际机场,宋奇英看到了一身轻装的唐柔。似乎不像是去长途旅行,而是随意出门散散心。她还是修剪整齐的短发,一身素色的连衣裙,微笑温婉。不再操纵寒烟柔的她,恢复到一种平和的状态,与她的名字中的“柔”字相契。

 

二十岁的宋奇英,比第十赛季时高了一截,轮廓愈渐清晰。他不再是那个输了比赛会因动容而落泪的少年,而是那个冷静,稳重又强硬的拳法家。

 

候机室提示登机的广播已经响起。霸图汉子宋奇英打算再也不饶弯子,他深吸一口气,再次问身边的人:“你有什么规划吗?”

“暂时没有。”唐柔偏偏头,仍是这样回答他。

“那规划和我在一起怎么样?”宋奇英直视唐柔,不闪不避,不饶不转。

“这算是有挑战的事吗?”唐柔回应宋奇英的眼神。

宋奇英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算。”

 

气氛沉默了一会。

唐柔一直看着他,从沉默,到渐渐微笑,她终于回答:“没有目标的时候,我一般随遇而安。”

毕竟是战斗法师,回答的时候也是这么的狡猾。宋奇英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轻轻吻了吻她唇,干燥而温暖。他小心地用手捧着她的脸,仔细而又贪恋地端详那双漂亮的眼睛。

“好了,我要走啦。”唐柔褐色的瞳子的满是笑意,她的双手搭在了宋奇英的捧着她的脸的手上,暖暖的。宋奇英低下头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轻轻松了手。

唐柔弯身提起行李,笑着向他招了招手,向登机口而去了。

两次干净的吻。

候机室的玻璃窗映出一架飞机的的侧翼和尾翼,在温暖的阳光下羽化了金色的轮廓。

天气晴朗,来日方长。

 

FIN

评论 ( 50 )
热度 ( 274 )
  1. 七月烟岚~审神者参上去往无风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