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雨夜(上)·鹰狼paro

每天摸一条鱼,很快就能摸一箩筐啦ヾ(:3ノシヾ)ノシ还有好多坑呢呵呵呵

万万没想到,我还是写了鹰狼paro。设定来自电影鹰狼传奇(戳开是度娘):情侣双方,一方白昼为鹰,一方黑夜为狼,两人均不能同时以人形相见。

本文内加了私设。

-


雨夜 (上)

 

韩叶 |  鹰狼paro

 

 

外面下起了小雨。

乔一帆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便索性起来点了油灯。雨水穿过树林与叶子刮擦的细密声音,把这个夜称得尤其的安静。在这种有节奏而安静的氛围内,乔一帆静静地坐了一会。灯火在空气中轻轻地摇晃。

 

有风。以及……有声音。

乔一帆站了起来。在沙沙的声音中,凭着猎人的敏感他清晰地分辨出了脚步声。——是活物。

乔一帆吹灭了油灯,从架子上取下了他的猎枪。在有灯火的雨夜,来的不会是野兽,只会是人。深夜访客,迎不如防。

 

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是前门方向,乔一帆披上外袍,轻轻地推开了屋子的后门,蹑手蹑脚走了出去。他尽量压低自己的身形,匍匐地向前门绕去。雨声打在他的外袍上,比起在屋内的声音听起来更凌乱。乔一帆压平了自己的呼吸,脚步声随着距离的靠近更清晰了,但是却显得有些犹豫。每一步之间的间距开始不规律。

 

乔一帆伏在篱笆后,将枪口精确地对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再稍微偏过头去看。黑暗中他看到了一个佝偻而模糊的人影,但更为清晰的,是一双散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乔一帆心头一紧。

 

是狼!

 

乔一帆唰地站了起来。在这样的雨夜里,狼居然主动靠近!来不及通知其他人,乔一帆调整枪管对准了狼的前额。

 

那只狼明显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却是毫不在意一般,迈着无声的步子靠近。它身后那个佝偻的黑影也恢复了有节奏的步伐,虽然慢但是一步步靠近着。乔一帆握枪的手有些紧张,以至于脑子里只剩下沙沙的雨声。年纪轻轻的小猎人还没有参与过狩狼的活动,这与他们终生宿敌的物种,乔一帆是首次单独对峙。

 

乔一帆咽了咽口水,示威式地后拉枪机,子弹上膛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格外清晰。黑影停住了脚步,狼也应声止步,竖起了耳朵和颈毛,以一种防御的姿态护在了他身前。乔一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调转了枪口对着那个身影。

 

“别开枪。”黑影说话了,声音低沉而疲惫。他抬了抬手,有东西打着旋唰地一声就滑到了乔一帆的脚下。

乔一帆没有放松警惕,他迅速低头扫视了一眼,脚下躺着一杆式样古朴的旧猎枪。显然对方为了取得他的信任,率先把武器交了出来。乔一帆收起了猎枪,蹲下身把对方的枪捡起来,却发现这把枪的枪托处刻着复杂的花纹,因嵌银而发着暗暗的光,绕出了几个花体字符。

 

“这是……顶级猎人的荣耀徽标?!”乔一帆吃了一惊,对黑影肃然起敬。显然这个带着一匹狼的“不速之客”是他的前辈,并且很可能是他一直仰望着的某一位。

 

“我是叶修。”黑影说话了,声音显得非常勉强。大概是受了伤,所以才一直驼着背。乔一帆慌忙上前,叶修身前的狼转过头来向乔一帆低吼了一声。

 

“嘿,安静点。”叶修蹲下身轻轻抚摸黑狼的后颈,在他的劝慰中黑狼把身体放低了,耳朵帖服下来,甚至转头去用鼻子蹭叶修的手心。叶修小声地对它说了一声“辛苦了”。

 

“叶前辈?”乔一帆尝试着叫了一声叶修,向叶修伸出了手。叶修感激地握住了他的手,在近距离之中,乔一帆看清了叶修的脸,满是疲惫的神情。他披着一件黑色的防雨长袍,浑身都是污泥和血迹,一只手捂着腹部,似乎还有血在渗出。

 

实在难以想象,一身血腥味的叶修在这样的雨夜竟然穿越森林找到了这个猎人的村落。尽管小雨能冲刷掉部分他身上的血腥味,但是不足以逃过蛰伏在林中的夜行生物灵敏的鼻子。而最该跟在他身后伺机攻击他的狼群不止没有跟在身后,还有一匹黑狼如护卫一般守在他的身旁。

 

果然是仅有的能到达“神之领域”的最顶级猎人中的一位。

乔一帆想起了那个属于猎人的传说。在这座山脉里有一座被称为“神之领域”的山头,那是传说中神的栖息之所。传说中要到达这座山头,就要翻越七七四十九座小山,淌过九九八十一条河,与无数的野兽搏斗,躲过食肉的植物、陡峭的悬崖,防备充满幻象的山谷,还要防备被小精灵的歌声引入沼泽……只有经历了所有的这些,才能到达神的栖息之所。那个地方是一大片花田,世界上所有的花都在同一个季节里盛开,一层又一层地,错落有致,看不到边际……像海。

海是什么呢?猎人们都不知道。据说,站在神之领域的巅峰,就能看到海。和天一样广阔的海,所有的溪流江川最终的归属之地。

神之领域的守护者是龙。龙是一种有兔眼、鹿角、牛嘴、虎掌、鹰爪、鱼鳞、蛇身的神物,它是神的坐骑。与龙的对视了的人,将会长生不老。而遇见了神的人,将会得到神的祝福,子子孙孙都受到福荫。

 

在神的召唤下,千百年来世代生活在这座山脉里的各个村庄的猎人都尝试过前往“神之领域”,均以无果告终。每个时代都有获得荣耀标徽的顶级猎人,却一直没人能闯进神之领域。除了这个时代——有两位顶级猎人——叶修,韩文清,同时进入了神之领域。并且全身而退。

 

或者准确地说,首先全身而退的,是韩文清。有人遇到了从神之领域出来的韩文清,他与进入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肩膀总是停了一只鹰。在他匆匆赶路的过程中,这只鹰时不时作为他的向导。每当他遇到路人时,总会拿出一张绘有一个青年男子画像的油布,询问是否遇到过这个人。

大部分人摇摇头,他们不知道,这张画布上绘的就是另一位顶级猎人叶修。

 

谁也不知道在神之领域里发生了什么,韩文清总是一副冷峻的神情,他从不解释。各猎人村落的消息不灵通,但各村落的族长会定期开会。在韩文清莫名其妙的举动之中,以及长期没有获得叶修消息的情况下,各位族长最后推测出一件事:叶修在神之领域里失踪了。他没有出来……或者,死在了回程的路上。

 

相信叶修从神之领域里出来了的人,只剩下韩文清一个。

 

不过幸运的是,在确定叶修失踪没多久,就有人在夜晚遇到了另一位顶级猎人叶修。他看起来并无大碍,还一时兴起教了那个幸运的小猎人用枪。听说了韩文清在找他之后,天没有亮叶修就匆匆走了。若说有什么特别的话……他的身边有一匹如护卫一般的黑狼。

但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遇到叶修,以至于这个年轻小猎人的话也被人当作了痴人说梦。

 

韩文清后来来找过这个小猎人。小猎人把自己所见的一切都告诉了韩文清,韩文清相信了他——这让他十分感动——然后向他讨要了肉干喂肩头的那只鹰。这只鹰浑身覆盖着黑色的羽毛,唯有头部和尾翼是雪白的。在小猎人把肉干铺开的时候,它就主动冲上去叼起了食物,但是很快又不感兴趣了。

韩文清解释,它偏好自己觅食。只是这家伙若是不吃饱的话,就会在侦查路线的时候拐去捉兔子。小猎人注意到,韩文清喜好在表扬这只鹰的时候抚摸一下它温暖而柔软的肚子,而对方像只麻雀用头蹭他的手心。

 

这只鹰有名字吗?小猎人问。

韩文清答,没有。基本上他喂一声,老鹰都能懂是在呼唤它。

小猎人又问,为什么需要一只鹰来侦查路线,尽管它们的视觉是那么的敏锐。

韩文清的答案回到了原点:找叶修。但他没有解释为什么。

 

相信叶修还活着的人,韩文清,小猎人,现在还有了第三个——乔一帆。

 

乔一帆把叶修扶进了屋子里,那匹黑狼一直紧紧地跟在他的身侧。叶修笑着让乔一帆放轻松,这位老朋友对他就跟任何猎人饲养的猎犬一样忠诚乖顺。说着叶修侧过身,让乔一帆试着去抚摸他背上的毛。对于犬科动物,这些都很受用。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把手伸了过去。原本是一直直视着前方的黑狼突然偏过头,眼神凶狠地低嚎了一声。乔一帆只能无奈把手抽回去。一边的叶修看着毫不介意地大笑起来,腹部的伤口又因为撕裂而开始渗血。

 

乔一帆赶忙过来帮忙,两人手忙脚乱地把叶修的上衣脱掉之后,乔一帆发现腹部的伤口已经做了简单的包扎。拆开看起来是衣服布条的包扎带,伤口处赫然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弹孔,皮肤外翻,暗黑的血液慢慢流了一些出来。叶修低头扫了一眼,发出“啧”的一声。黑狼靠了过来,叶修干脆把头枕到它的身上。

 

乔一帆用草药小心翼翼地给叶修止血。这种简单粗暴的止血方式是猎人世代流传下来的方法,很实用……但是很疼。叶修咬着牙,流着冷汗,面色有些苍白。顶级猎人在伤痛面前也不过和常人无异。黑狼仿佛是感知到什么,安慰似地转过头,用舌头舔叶修额头上的汗。叶修有气无力地伸手推开了它:“别舔,弄得我一脸口水。”

 

乔一帆在一旁噗嗤地笑了。

叶修回应般笑了一下:“没想到吧。”

“确实没想到。”乔一帆一边说着,一边清理已经止住了血迹的伤口,“还有人能把狼训成这样。”

“说来话长。”叶修用脑袋蹭了蹭黑狼的身侧,“辛苦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乔一帆。”乔一帆回答,“不辛苦,倒是前辈为什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

乔一帆已经发现了这次的枪伤是由猎人的手动步枪的普通子弹造成的,这种枪几乎随处可见,每一个猎人村落里的人都有这把枪。——也就是说,射伤了叶修的人,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猎人。而作为顶级猎人,叶修又怎么会受到这种伤害?

 

期待回答的乔一帆却只得到了一个意外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伤口包扎好后疼痛感没有那么重了,让叶修有了更多说话的力气:“傍晚我在丛林里面醒来,就发现腹部受伤了。”

“傍晚在丛林里面醒来?”乔一帆觉得匪夷所思。

“是的。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适地枕在黑狼的柔软的肚子上。油灯下黑狼的毛发柔顺发亮,它平和地蜷着身体,连幽绿的眼睛都有点温柔的意味。“我从神之领域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白天了。”

 

乔一帆惊了一下,不敢发问,等叶修继续说下去。

 

“每次我醒来,都是傍晚,在不同的地方。有时候是小溪边,有时候是山谷里。唯一相同的是,它总是在我身边。”叶修指了指黑狼。黑狼把脑袋贴着地板,直视着前方。

 

“那您总是在夜晚赶路?”乔一帆有太多的问题,但是不知道从何问起,干脆就顺着叶修的思路。“您为什么不试着晚上睡觉,白天赶路呢?”

“我尝试过。”叶修无奈地回答,“但是到了黎明我就会无法控制地睡过去,再次醒来是新的傍晚,新的地方。说是赶路——我甚至不知道该去哪。”

叶修用眼神示意他的猎枪,乔一帆连忙拿过来递给他。叶修一手接过,一手从身上的长袍里抽出一个长条形的布包递给乔一帆。乔一帆上前帮忙拆开布包。里面竟是一把猎枪,枪托处同样是嵌银的荣耀徽标,只是这把猎枪的式样与叶修手中的那把相去甚远。

叶修用长枪的枪管挑起了那块包裹着枪的布,乔一帆看到上面画着一个男性青年,眉眼分明,颇有些不怒自威的威严感。

 

“我在找这个人,他叫韩文清。”叶修说,“你手中的那把枪就是属于他的。”

 

“听说韩前辈也在找您。”乔一帆轻轻放下这把承载了太多荣誉的猎枪。“他走了很多猎人村落。”

“我知道。”叶修回答,“这个木头脑袋,就是因为他乱跑哥才找得这么累。他还能问人,我晚上都在浪费时间找村落。”叶修叹了一声。“我完全没有白天的记忆。”

“神之领域里面发生了什么吗?”乔一帆实在太疑惑,两位猎人的关系看起来不错,但同时进入神之领域的两个人,并没有同时出来,还出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现象,让人十分疑惑。

 

“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叶修皱了皱眉,“小乔啊,你有烟吗?”

 

乔一帆起身去给叶修卷烟。伏在叶修身下的黑狼转过头咕咕哝哝地发出了一些声音,又转了回去。叶修直起上身,伸手去抚摸黑狼温暖的腹部,柔软的毛被叶修抚得顺从服帖,黑狼发出了满意的喘息声。看到这一幕的乔一帆不禁笑了起来:“小时候训猎犬,它们也很喜欢被抚摸肚子。”

“狗愿意把肚子露出来给你摸的时候就显示了它百分百的信任。”叶修接过乔一帆手里的烟,“只是没想到狼也喜欢。”

“这不是一般的狼。”乔一帆说。

“确实不一般。是它跟着我出的神之领域。”叶修抽了一口烟,叹了一口气,开始说他在神之领域的故事。


TBC.

 故事还没开始你们怎么都要和我谈人生呢QAQ


雨夜(中)   雨夜(下)&番外

评论 ( 47 )
热度 ( 2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