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下)

感觉画风依旧不对……我还是忍住了没把它叫中二章(X

还有一章尾声完结^q^戳开下划线处有小惊喜(?)


-

(上)     (中)


粉丝的来信 (下)



[   之后的几个赛季,嘉世和霸图再没有在季后赛相遇,嘉世在走下坡路。那几年的冠军就在微草和蓝雨之间交换。优秀的新人越来越多,荣耀联盟从几枝独秀变成百花齐放。那段时间我曾经怅然地想过,斗神和拳皇的时代难道就这么过去了?身边有人开始喜欢上剑圣,有人转而成为微草的拥趸。在不再战功赫赫的时代,我还是一名嘉世粉丝,他还是一名霸图粉丝。

对于一个从荣耀开荒年代就跟着嘉世走过来的粉丝,“叶秋(修)”对于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有人可以从神的手里抢走冠军,但是神还是神,终究会创造奇迹,这种信念使得我一直在支持您。而他一直以来对于韩文清,也有这种单纯乃至执拗的信念。在这方面我们何其相似,也不可开交。一如既往,他贯彻到底,我也不曾相让。这也能相爱,也许真的就是天意了。

异地恋的日子很辛苦……有好几次,我想到了放弃。也许女生在这方面就是特别的实际吧,我不喜欢看不到结果的东西,而他执着于漂亮的过程,就算前景不明朗,也要潇洒走一遭。

相恋以来的最大的一次争吵,我们历数对方的不是,仿佛一下子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然后无话可说,一时冷场。他竟突然说,你跟叶秋一样,执着于结果。为了胜利,叶秋比赛场上用的那些花招,实在让人不齿。我高声反驳,霸图从不懂退让,横冲直撞头破血流,过程再精彩,没有胜利也不过妄谈!坚持的错误的东西,又有什么好骄傲?

他直着脖子,狠狠地说,这他妈就是霸图。霸图的粉丝对叶秋恨之入骨,也决不会放过叶秋的粉丝。

我从没有见过他这么凶狠的神情,却也从没有听过他这么浪漫的情话。在他怀里狠狠地哭了一场之后,我再也没有说过放弃的话。

我们约好,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再次在赛场上相遇时,我们就结婚。    ]

 

叶修的烟灰一点点地往下掉。这封信看到这里,是来信的姑娘叙述她和未婚夫的情感经历最长的一段。作为男人,韩文清和叶修都不是容易动情的人。他们更直接的一种感知方法是感同身受。比如,荣耀。

将士凯旋,含恨沙场,无解之伤,壮士暮年,穷途末路,唯冠为荣,这些是本来属于荣耀一部分的东西,有些感觉甚至不用描述,只需要想起某个在赛场上的细节,就尽在不言。

只是,属于韩文清和叶修的,又属于荣耀的东西,还有爱情。而那封信,又幸运地召唤起了他们的感同身受。

 

那个在海滩上的吻实在有太多隐秘的意味。夜色苍苍,浪涛声声,在那么一瞬间,似乎天地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关乎荣耀的改朝换代后一次更为安静而隐秘的改朝换代。他们心知肚明,安之若素。

 

只是当叶修再次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面无表情的游戏角色一叶之秋的时候,会突然产生一种意外感。原来荣耀,还可以跟爱情有关。

说是有关,又不是那么有关。比如除了线上他们用各自的小号在网游里PK或者做任务时聊聊语音,就剩下在QQ里打一些干巴巴的字。刚开始的时候两人都有些疑惑,除了荣耀该谈些什么?叶修试着叙述了嘉世的饭堂,韩文清试着叙述了他的作息。后来发现,嘉世的饭堂一周七天,天天重样。韩文清的作息,托张新杰的福,也不过是每日的重复。

最后还是放弃了,依旧聊荣耀。

 

又比如大概两周一次,叶修会用战队的办公电话拨打韩文清的手机。——因为不用钱。至于为什么是叶修打,因为韩文清拨过来比较危险。

那十一位数字叶修背得极熟悉,就跟他熟悉拳法家的技能一样。但是之后又该说些什么?像这样:“喂,老韩,是我。”“嗯。”“吃饭了没有?”“你傻啊现在才下午四点。”“妈的,你拉屎没有?”“这是早上的功课。”“烦。挂电话了。”“按时吃饭。”“哦。”然后叶修就挂电话了。

其实美名其曰,想听听你的声音。

 

最后韩文清和叶修都放弃了这种无谓的小清新似的恋爱挣扎。他们宁愿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荣耀之上。接着连着三个赛季,只在常规赛碰面的两人,抓住一点赛后的空闲时间接吻。

在路灯下接吻,在没有人的巷子里接吻,在寂静的海滩上接吻。然后……各自回家。

 

叶修摇摇头。“老韩啊,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是哪里不对,总是当天晚上的飞机。”韩文清捧着他的脸,轻轻吸吮叶修的下唇。

“卧槽,你满脑子荤段子。”叶修偏了偏头,好看清韩文清有些沉下去的眼神。

“……所以你根本没有时间说一说嘉世执行力有些低的魔剑士,在配合上屡有破绽的拳法家。还有那个气冲云水的继承人……”

“停。”叶修比划了一个手势,“嘉世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

“你比我清楚。”韩文清在昏暗中看着他的眼睛回答。

 

叶修的喉结上下滚动,没有说话。他摸出两支烟,一支递给了韩文清。韩文清接过,叶修顺手便给他点上。昏黄的灯光和烟雾缭绕,即使距离很近,也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变化这种东西……你肯定不如我清楚。”过了很久,叶修开口。

“清楚你就清楚了变化。”韩文清斩钉截铁。

叶修笑了一声,“那你说,我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

“你?”韩文清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良久,他还是答了:“万变不离其宗。”

叶修抽动了一下嘴角,罕见地没有回答。韩文清觉得晚风有些凉意,而叶修的眼神总是有些复杂。有那么一刻韩文清对于见面突然有了执着的要求。无论是线上、电话里,或者是看到面无表情的角色,或是听到的都是这个家伙的声音。他没有太多的机会……去看他的眼睛。但这一次,几乎是凭着一种本能,韩文清撩开了叶修的刘海。

 

没有亲吻恋人的嘴唇。夹杂着安慰和鼓励的吻,轻轻印在了叶修的额头。

 

霸图在变,韩文清不变,霸图还是那个霸图。嘉世在变,叶修不变,嘉世……

叶修回给韩文清一个拥抱,在他的耳边,叶修张了张嘴,最后只是无声地做了几个口型:相信我。

 

他没有看到,韩文清偏着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嘴唇翕动,也是无声地说了一句话:相信你。

 

他们各偏着头,分别说同一句话。有些东西他们何其相似,又不可开交。

 

 

[   当我们以为一切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到了第八赛季……您突然退役了。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一时间接受不了,请假回家休息。他特意从Q市赶到H市看我。我们看完了电视里对您职业生涯的记录节目。我再次止不住流泪。他买了啤酒,我哭,他喝。最后他站起来,和空气干了一杯,说,霸图人敬叶秋一杯。随即又把酒倒了,说,这么快就走了,真是胆小鬼。

这个场面非常滑稽,但是我笑不出来。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韩文清。多年的宿敌离开,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一如既往”,这个“既往”也包括宿敌叶秋吧……  ]

 

 

[   没有了您的嘉世,就像被抽去了主心骨,变得面目全非,逐渐一败涂地。我心灰意冷,连荣耀都有那么一段时间无心关注。甚至连当年的全明星赛上神秘观众使出“龙抬头”,被认定为就是您这件事也是他告诉我的。我在电视上看到了说着“我等你回来”的韩文清。

在那一刻我又哭了。作为叶秋的粉丝,我无条件地相信了韩文清。

您一定会回来的!  ]

 

叶修那时候在酒店的电视里看到韩文清说“我等你回来”的时候自己也笑了。

退役后叶修在空闲时间里对于自己七年的职业生涯想了很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一支自己亲手带起来的队伍一步步走到今天他自己怎么不懂?嘉世的人心散了,连外人都能看出来,他身为局内人,战术大师,个中原因看得更是一清二楚。

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是没办法玩心理战的。

叶修有以实力为基奠的强大自信,他本以为自己足以把队里的关系调整过来,后来发现最大的问题便在自己身上——他也不是无罪的。放弃他也是放弃苏沐橙,旧日的好友作为老板一下放弃了两张皇牌,足以证明两人之间的理念差距有多大。也罢,核心既然要换,走了便是。自己心有不甘,重头再来,只愿是嘉世往后前程锦绣。

 

只是他让韩文清相信他,却最终出此下策,真是见笑了。

他猜得到韩文清知道自己退役之后肯定三分怒七分鄙,但是自己的原因又是那么些难以开口。叶修不想解释,不懂解释,就干脆没有去解释。同时他又有一种上次临别前把话亲口说清楚了的错觉,两种想法的混杂之下他干脆就不去想,转头去第十区重振旗鼓。

英雄不落幕。

——那就,再相信我一次呗?

 

君莫笑与霸气雄图的第二次约战,算是叶修退役后第一次与韩文清联系。早料到霸图会拉几个队员过来,叶修一开始就没打算真跟他们打。局一开对方的拳法家就直向他而来,简单直接的风格他实在熟悉。叶修心里可没有那么甜,他和韩文清可是“烧成灰都认得”的“苦大仇深”。是福不是祸,是韩文清就躲不过。叶修干脆就当啥事没发生过,按着原计划跟韩文清打。

 

韩文清拿着个低级的拳法家号,连着给他来了抛沙气波弹然后再来了一个耳光,叶修连惊三下,感觉这耳光是真想扇他脸上。几日不打,上房揭瓦。一向敢于虎口拔牙的叶修也不再装熊,直接接投摔翻在地,不给受身机会。给了韩文清这一点颜色瞧瞧之后叶修就做起了撒手掌柜,本来这一战就是冲着输而来,韩文清倒也太认真。

 

几乎是下意识地,叶修就开口劝慰韩文清放慢节奏。连着三年没有在快节奏的季后赛赛场上跟韩文清做对手,但是时间从来不饶人。现在叶修退下来到了网游里,算是调养生息,而韩文清,却实打实这么多年冲在第一线。他的状态好还是不好,他自己知道,霸图的人清楚,叶修也明白。

 

韩文清的回答跟他的作风一样倔强。叶修在屏幕后面翻了翻白眼,达到目的后就点了退出。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一肚子的“老韩好久不见吃了吗呵呵我现在好得很呢”都没说出去。界面恢复的时候夜度寒潭就心急火燎地给他来了消息,QQ信息提示音也响了起来。叶修切换窗口,扫了扫头像,先回了夜度寒潭,再慢悠悠去搭理大霸图队长。

 

简洁利落,韩文清只给了他四个字:怎么回事。

叶修的手指在二十六键上来来回回,最后也只敲出四个字:休息一下。

韩文清在那边的屏幕后面脸色铁青,撬开叶修的嘴巴从来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找苏沐橙跟他谈心,另一种就是吻他。韩文清迟疑了一会,转了话题:散人?

叶修呵呵一笑:对,怕不怕?

韩文清没理会他的垃圾话,想起了刚才一战中君莫笑手中的银武,便问起了千机伞的情况。叶修赶忙嘘他,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场上对手,场下基友,夏休期床头不见床尾见,但银武总是那个不能说的秘密是不?现在就想打探情报,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叶修啪啪敲了敲键盘,一行字就弹了出来:不好意思啊老韩,只能同床异梦了。

装什么有文化。韩文清差点被这个乱用的成语呛得答不上来,心里却是高兴的。叶修人不在心未死,这也够了。两人又闲扯几句,韩文清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又叮嘱两句便下线回去休息,明日还要训练。看到训练两个字叶修咬了咬烟头,关上了QQ回到网游。

 

霸图的霸字实在太配韩文清。而他不可撼动的核心地位和队长威严,除了实力奠基,还有老板的支持。八年来没有改变的韩文清,仍获得老板一如既往的力挺,年纪愈大,却依然站在战场上。而他叶修,却是与之相反,与陶轩的冲突致使他现在离开了那片战场。

 

叶修有三个冠军,荣耀加身,尚有余力,却是没有了战场和士兵的寂寞将军。韩文清只有一个冠军,依旧是风雨无阻的掌舵人。到底谁更幸运?

反正不是韩文清。叶修在屏幕后咧嘴笑了一下,韩文清现在什么都有,独缺一个老对头呢。

 

 

两厢无事,也不联络。韩文清有比赛,叶修在网游里也忙得没日没夜,日子转转就到了一月。陈大老板一时高兴,拉上叶修唐柔就去了全明星周末。坐在观众席上看到孙翔挑战韩文清的时候,叶修才顿时想起自那日之后两人私下也一直没有联系。

叶修觉得他俩忒省心了,跟沐橙看的韩剧里的小情侣比起来简直五星好评!

 

这年的新秀挑战赛真是高潮迭起,叶修先心潮澎湃地给王杰希鼓了掌,又到通道里安慰了一番乔一帆,再感叹了一下林敬言被以下克上,终于第四场砸给他一个大彩蛋。嘉世年轻的新队长孙翔风度翩翩的在台上笑着说要给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多年的宿怨做一次了结。

身边的陈果直接就进入了亢奋状态,叶修赶忙招呼她,一边心里暗暗感叹,这多年的羁绊连当事人都不舍得斩断,岂是一场秀就能给你翻过去了?

 

谁输谁赢,叶修没办法在开始时断言。希望谁赢,叶修思考了一下,投了孙翔的票。嘉世是他的根,孙翔有能力,就是太过年轻气盛。接过他的位置,他还是希望孙翔能带好嘉世。

——哦,你问霸图和韩文清啊?管他死活。

 

这场打得够久的。孙翔终归还是嫩些,伏龙翔天打偏惜败于韩文清。韩文清可不是什么和善的好前辈,先褒后贬地给孙翔来了一通,最后还来了一句“不过如果是叶秋的话,至少那记伏龙翔天不会打空”就转身下场。叶修在台下听着觉得牙疼,老家伙还会不会爱护后辈了,跟个新人打得只剩一层血皮,也好意思拿他出来镇场子,羞不羞。

 

第二天是天有意人无意,叶修在场上耍了个龙抬头。韩文清让他牙疼,他就只能让韩文清头疼。耍了帅的叶修脚底抹油赶紧溜,跟苏沐橙吃冰去了。要是被韩文清给逮到,他小命可不保。苏沐橙咯咯笑,告诉他龙抬头一出韩文清第一个就站起来了。叶修用勺子在碗里拨来拨去,他理解啊,他这来了S市两天不去找韩文清,还使出个龙抬头刷存在感,跟前一天韩文清的话一对上,简直挑衅加调情,换谁能忍啊。

苏沐橙也不管他,他俩的事叶修心里自己有数。韩文清对叶修上心,叶修对韩文清上心,就跟两人对荣耀上心一样。叶修食不知味地吃完,送走苏沐橙,回了酒店再跟唐柔陈果一番解释安慰,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料想韩文清也该睡了。叶修想来想去,还是拿起酒店的电话拔了那倒背如流的十一位数字。

 

韩文清接了,也不跟他废话,张口就问他怎么到了S市不见他。叶修嘿嘿一笑,时间不够呢,要陪三个大美女,其中还有一个是嘉世铁粉。况且美女与野兽,谁都知道选谁更好吧?

韩文清继续装聋作哑。玩够了知道回来了?

不能让你白等。叶修想起了刚电视播的韩文清说的“我等你回来”,心里倒是暖的,他没明确告诉过韩文清他会回来,但是很明显,老对头老情人,是相信他的。

韩文清在电话那头笑了,叶修的情话不浪漫却直白。听着韩文清心情不错,叶修又开始揶揄他。老韩啊,该慢了吧,你看你跟小孙打都打得这么吃力,还得靠人家失误才赢。

韩文清倒是一本正经,孙翔技术不错,不然接不起一叶之秋的班。倒是你这个泡网游的,小心回来就被小辈以下克上了。

其实叶修对孙翔的水平心知肚明,只是逮着机会就损一下韩文清而已。听了这话叶修更不能不反击了:哎哟哟你不会真觉得那小子比我行吧?

韩文清那边静了一下,突然笑了,用方言说了一句话:这个小哥长得比你帅。

 

——野兽韩这报复心可真够重的。此轮叶修,败。



TBC.


关于叶修怎么看待孙翔的个人想法都写进去了。以及孙翔是虫爹写的“长得不赖”ww

看在有小惊喜的份上就不要怪我写得慢了嘛QAQ



(尾声)

评论 ( 29 )
热度 ( 3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