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中)

对了我去沙县小吃吃蒸饺是蘸花生酱。

(上)


粉丝的来信 (中)



[   到第三赛季的时候,我还在Q市上大学,他成为了霸图俱乐部网游公会的工作人员。我们变成了约好一起去看霸图和嘉世的比赛。但是他坐在有组织的主场粉丝区,我坐在人数寥寥的客场粉丝区。您上场的时候全场发出的整齐划一的嘘声,我们真是挡也挡不住。所幸,嘉世三杀霸图,再度进入决赛。

比赛结束后全场的氛围非常地沉重。我想他可能一时间并不想见我,就独自离开了。后来他慌慌张张地打电话来问我去了哪里。我们再度碰面。令人意外的是,他没有特别的情绪,他说,韩队说了,一如既往。明年一定能打败嘉世!

有那么一刻我很佩服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呢。永不服输,一往直前。

第三赛季对于嘉世粉丝来说真是无比幸福。三杀霸图,一杆却邪破了扫荡联盟的繁花血景!那是个属于嘉世和斗神的夏天! ]

 

看到这里,叶修伸手把信抢了过来,抑扬顿挫地朗读了两次:“有那么一刻我很佩服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呢。”韩文清按着他的脑袋,照着霸图粉给他嘘了一声,真是白瞎人家姑娘给他写信一片好心。叶修挣扎了一下,也回给他嘘声:“就你们霸图会嘘?”

 

韩文清放手了,跟叶修斗无耻绝对是输个干净。叶修嘿嘿一笑,伸手就勾上韩文清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韩文清身上:“老韩,偷偷跟我说,那时候你有没有崇拜过我?”

 

韩文清睨他一眼:“放屁,只想干死你。”

叶修干笑一声:“你还真行,我听了你三年的‘明年再来’和‘一如既往’,耳朵都起茧子了。”

韩文清不怒反笑:“你不是都不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么,怎么知道我说了什么?”那时候叶修整一个文艺青年似的,每次打完比赛就倚在场馆的出口处等发布会完毕的队友和韩文清,什么海风路灯都往他身上招呼,还有烟头忽明忽亮的光。韩文清那时候就想,不开口的时候真挺顺眼的。

 

叶修一时间回答不上来。那时候他确实不参加新闻发布会,为了避着记者打完比赛备战室也不回,直接跑到选手出口处偷着抽烟,一直到队友出来。季后赛的节奏比较紧张,比赛之间的休息期也没时间复盘。总是到了打完总决赛之后,他才把之前的比赛录像拿出来,先给队里的人复盘,然后自己夏休期私底下又翻来覆去地看。

 

跟霸图的比赛是他反复看得最多的。虽然两队三年里三次相遇,两次季后赛一次总决赛。霸图屡屡被嘉世斩落马下,但是叶修从来没有对被称为他的宿敌的大漠孤烟放松过警惕。当时整个联盟三尊大神,一叶之秋,扫地焚香,大漠孤烟,另外两位大神都是叶修的手下败将。但是叶修看得很清楚,皇风战队的扫地焚香和战队的糅合比起大漠孤烟和霸图战队的糅合更好。或者是韩文清年轻气盛,或者是他个人一贯作风,尽管霸图整支队伍都有一种不退不让勇往直前的气势,但是只凭这种气势是远不足以与叶修变化多端的战术安排抗衡。霸图战队一旦存在一个能战略性地利用他们的优势的人,他们的战斗力将得到更大的提升。

 

而这种情况的霸图,却每每都能与嘉世酣战到最后。他们的核心选手大漠孤烟,更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一直在进步。潜力很大,一直是叶修私底下对他的老对手的评价。

叶修觉得吧,这话韩文清听了应该做梦都笑醒才对。

 

两人夏休期网游里继续针锋相对,大漠孤烟闲着没事就来信砍,逼得叶修不得不换各职业小号上线。不是他不想跟韩文清打,实在是跟韩文清不好打,耗时多,还不一定赢,有时候两人没去竞技场,野外打得正欢,还会有好事者过来围观,补个刀过个弑神的瘾,有这闲工夫真不如去抢Boss。

 

后来韩文清就直接给他QQ窗口抖动。那时候还没遇到黄少天的叶修一边高兴着一边想这家伙缠人起来也挺够呛。最后两人约法三章,一三五竞技场二四六抢Boss,周日看心情。又打了一个夏天,叶修敲韩文清:“我绝对是全荣耀对付拳法家经验最丰富的人。”

韩文清:“我是全荣耀干死战斗法师胜率最高的人。”

叶修嘿嘿一笑:“你知不知道你们霸图的问题在哪里?”

韩文清:“在哪里?”

叶修:“想从我这里套话?不告诉你。”

韩文清怒关QQ。

 

叶修曾经也在想霸图的队长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问题在哪里。于是他每次复盘完都会上网找韩文清的新闻发布会视频。连看三年之后叶修终于看吐了。韩文清翻来覆去只会说“一如既往”,简直跟“肥料掺了金坷垃小麦亩产一千八”一样纯口号无实意。

 

叶修突然醒悟韩文清这一问是给他下了个套。但他可没有兴趣承认每次比赛完上网看老对头的新闻发布会视频这种事……怎么想怎么丢人是不。

 

叶修干脆没正面回他,从茶几上拿起一个苹果:“因为哥机智过人。喏,韩大大,吃不?”韩文清知道叶修心虚,笑一声:“吃,削皮去。”叶修撇嘴:“就你讲究。”起身去把苹果洗了,回来,还带着皮,直接咬了一口,再递给韩文清:“爱吃不吃。”

韩文清就知道叶修不会那么服帖,接了苹果也照啃不误。这个家伙吃过的东西再给韩文清像是从第二赛季那次短聚后就养成的习惯。韩文清一开始还瞪他两眼,到最后习惯了,接过来就是了。

 

很多事情随着发生频率变多了,就会变成习惯。但有一件事永远除外……失败。

 

三次在职业联赛中败给同一个人。韩文清在记者面前说完那句一如既往之后自己都有点麻木。但是……不去怀疑。韩文清从来不去怀疑他会有一天战胜叶修。

那一年韩文清二十一岁,初入联盟的青涩已经褪去,长成一个声名在外的暴脾气队长。不会退让地打直球一向是他的风格,无论场上场下。复盘的时候看到选手有疏忽的地方直接拎出来骂,甚至战队老板都有被他吼出去的时候。这种事情,叶修倒也没少听说。

 

“韩文清你这样不行,弄得霸图全队站出去就跟黑社会似的。”那天比完赛,两个人又钻进了沙县小吃。韩文清刚输了比赛,也没什么心情,脸色黑得可怕。叶修反而更不客气了,点了一桌的东西。看着对面那个阴郁的家伙,再想起之前听的传闻,张口就是这么一句。

 

“你管得着?”韩文清说。

叶修笑着扒拉了一下蒸饺:“火气挺大啊?”

 

韩文清被他这句话一呛,脸色倒是有点松动。看着叶修又在狼吞虎咽,趁机转了话题:“比赛前都不吃饭?”

叶修头也不抬:“跟你打,累。对你我太熟,跟别人打推理一步就行,到你得多两步。”

韩文清内心叹了一口气,他最熟悉的人的确也是叶修。这么一想,倒是有点饿了。韩文清拿起筷子:“我能体会。”

“你哪能啊,你体会过冠军么?”叶修正经不过三分钟,看韩文清又是一副要揍他的表情,连忙夹了只蒸饺给他:“别这样,吃饭的时候要开心。”

韩文清被他弄得没脾气,咬了一口蒸饺,一声卧槽:“你蘸醋?”

“难道你是酱油党?”叶修挑眉。韩文清懒得回答他,倒了些辣椒酱在碗里,结果叶修唰唰把剩下的蒸饺都拨到了自己的碗里。

 

韩文清表示以后再也不要跟叶修一起吃饭了。

 

吃饱饭后叶修主动申请搭公交回旅馆。两个人站在公交车站牌边,车很久都没来。叶修干脆又把烟点上了,靠在站牌上闭目养神。夜灯打在他的发梢和睫毛,意外地有些柔和。远处的浪潮声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一时间韩文清乱糟糟的心情都被平复下来。面前这个人一年见一次,职业场上打了三年,输了三次,私下打了无数次,有输有赢。比赛场上是他的对手,也是他最熟悉的人。比赛场外呢……算是朋友吗?

 

口味不同没办法愉快地做朋友啊。韩文清回答自己。

 

车依旧没来,叶修的烟已经烧到了嘴边。他踩灭了烟头,在昏黄的路灯下,突然张开双臂。韩文清一言不发,上前去跟他拥抱。耳朵边听到叶修的声音:“打完这个赛季,吴雪峰要退役了。韩文清你还打吧?”

韩文清肯定:“一如既往,明年再来。”

叶修笑了一声:“就怕你输给我太多,怕了,明年也退了,那多无聊。”

“怕了?你是在跟我说话?”韩文清仿佛是为了表示他的坚定,把叶修抱得更紧,“明年一定打败你。”

“你就会说。”叶修眯着眼,公交车带着响声逐渐靠近。“别抱了,抱这么紧,待会还得亲我一口么?”

 

韩文清立马松手,叶修趁着对方还未发作噌噌跳上公交车,站在车窗后向他挥了挥手。

 

 

[   第四赛季……霸图终于实现了他们的诺言,嘉世输了……

赛后,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当失败降临到自己喜欢的战队头上时,难免会受不了。他没有安慰,只是说,明年再来。真是标准的霸图式。

当时很多评论说,您的状态下降了,不复当年之勇。我不相信,但也很担心。他说,叶秋的状态并没有下降,他还是那个讨人厌的很厉害的卑鄙选手。他还说,对手是最了解您的人。尽管这话并不好听,但毕竟是霸图的人的承认,我就放心了。

 

那一年,我毕业了,要回到家乡H市。临走前,他向我表白了。当时我问他,明知道异地恋很辛苦也要开始吗?他说,霸图人有霸图人自己的坚持。

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

 

读到这里的时候,叶修和韩文清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他们确立关系……也是在那个转折般的第四赛季结束后。

 

一切正如叶修所想的那样,霸图有了一位接任石不转的优秀新人——张新杰。霸图的合作变得越发的有效,在决赛局完美的策应下,刺客季冷舍命一击得手,一叶之秋终于倒在了霸图战队的面前。在后台的叶修听到了霸图粉丝简直要掀翻屋顶的欢呼声,还夹杂着对一叶之秋的讽刺和嘲笑。叶修悠悠地抽出账号卡,动了动还有些发热的手:“少见多怪的霸图粉。”

 

苏沐橙第一个跑进后台给了叶修一个拥抱。叶修看着这个大美女略带歉意有点想哭的样子,故作轻松:“被霸图队长的大黑脸吓哭啦?赶紧去厕所整理一下,等下还要上电视。”苏沐橙点点头,叶修又补上一句,“一会你先跟队里回去,我见个朋友。”

 

说完才发现朋友这词说得太自然。苏沐橙应了他,归队跟着去赛后新闻发布会了。叶修把玩了一下手里的账号卡,放进裤子口袋里,又慢慢向着场馆出口处去了。心里叹了一口气,在这个场馆打了四年,在一模一样的地方等了四年,海风把他整个人都吹咸了。终于到了这天,跟往常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人总还是要见的。叶修想。第一赛季过后他们在网游里打得人尽皆知,被冠以“宿敌”。宿敌这个词里本来就带有长久的意味,胶着了四年,总算各有胜负,往后的日子,怕是还有得斗呢。

 

韩文清出来的时候,倒没什么特别的喜悦神情,似乎打败叶修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看到叶修,主动给了他一个拥抱。叶修嗅到韩文清身上淡淡的汗味,没有开口,把头搭在他肩膀上。

 

“明年别退了,多无聊。”韩文清先发话了,用的却是去年的叶修的台词。

叶修想了想,也只好照搬去年韩文清的台词:“一如既往,明年再来。”

 

两人都笑了。

 

这一年冠军队队长韩文清没有时间再陪叶修吃饭了(当然他也不愿意),韩文清必须在一段时间后赶回到霸图参加庆功宴。叶修一副了解的样子,韩文清提出送他回酒店。

还是两年前沿海的那条路。叶修走了一会,韩文清突然提出到海滩上走走。叶修想了一会,也答应了。但是笑得一脸贱兮兮:“不怕我把你推进海里啊?”

 

韩文清答:“我会游泳。”

 

叶修觉得不得了,又输了一次。

 

海滩上没有灯,一波又一波海浪的声音非常有节奏。月光洒下来,只把这片黑暗调得更为浓稠。叶修抽了抽鼻子,空气中都是咸咸的味道。他的烟头上的火光一闪一闪。

 

两个人走了一段时间,却一路无话。叶修觉得全身心都要被这片浓稠的黑暗给吞没了。一个小时前的喧嚣彻底远去。他的心里从烦躁,变成平静,又再次烦躁。

 

太静了。

叶修最后决定坐下来。软绵绵的沙子变得有点凉,叶修第一次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手足无措。韩文清发觉了他停下的脚步声,转过身来,也坐到他的身边。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这次算是熟了,打完总决赛还有大把的时间,你反而没空了。”叶修主动开口了,一支烟到了尽头,他却没有兴趣点起第二支。

是因为失败吗?他也说不清楚心里莫名的焦躁是什么原因。韩文清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会,叶修又开口了:“……恭喜啊。”

 

叶修感觉到有一只手覆上了他的手。手心暖暖的,跟凉凉的沙子形成了对比。在重复的海浪声中,他听到了韩文清很低的声音:“以后……还可以来。”

 

叶修嗤地一声笑了:“肯定来,还有得打呢。”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叶修感觉到那只握着他的手突然紧了一下,手的主人转过脸。在近距离之中,叶修看清了他的表情。韩文清的眼神像这个夜一样浓稠得化不开,叶修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个小心翼翼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凉凉的海浪停止了,咸咸的海风停止了,月亮似乎也收起了它的光华。

 

叶修想,了不得,韩文清这个冠军赢了好大一份奖品。

 



TBC.


(写小韩小叶根本停不下来……越来越长救命QAQ


(下)  (尾声)

评论 ( 38 )
热度 ( 3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