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上)

阅前提示:本文(含番外)成文于《全职高手》全文完结前,文中韩文清、叶修的退役时间均为私设,与原作的设定相悖。因改动设定会影响全文结构,故原作完结后放弃了改动,望读者不要被误导。感谢包涵。

退役后同居设定。

-


粉丝的来信

 

CP:韩叶

 

 

 

[  叶神:

   展信好。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给您写下这封信,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下个月我就要和相恋多年的男友举行婚礼了!   ]

 

韩文清把苏沐橙一脸坏笑送来的粉红色信封拆开的时候,叶修也凑过头。当时兴欣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几乎所有在训练室的成员都围观了过来。粉红色的信封,娟秀的字体,“叶修 收”三个字简直让在场所有人都要把眼睛瞪出来。

 

“是女粉丝寄来的。”陈果一口咬定。

“看样子像情书。”唐柔推测。

“老大都退役了还有情书,就是厉害。”包子第一时间再次表示了对叶修的仰慕之情,尽管他是兴欣仅次于苏沐橙之后收到粉丝来信最多的人。

“叶修居然有女粉丝给他写情书?”方锐一脸太阳从西边出来的表情,“我宁愿相信这封信是叶修转莫凡收。”

“难以置信。”安文逸推了推眼镜,罗辑和乔一帆在心里默默附议。

“……也不是不可能,在嘉世的时候还是会收到女粉丝的来信的。”苏沐橙把那封信翻来覆去地看,忍着笑说。

“在嘉世的时候他不露脸,到现在了还有女粉丝那是真爱粉啊。”方锐感叹一声,又补了一句,“不对,脑残粉。”

“老夫我是不懂现在小姑娘的口味了。”从公会办公室出来上厕所的魏琛围观后说。

 

陈果一脸头痛的表情。她是叶修神之自我毁灭全过程最直接的目击者,饶是有一颗金刚钻石心的她也只是堪堪对叶修的无下限免疫。一群人还在叽叽咕咕,陈老板大手一挥:“把这信给叶修送去吧!”

——叶修在一个月前突然向外界宣布退役,现在已经搬出了上林苑。巧的是他宣布退役那天跟远在Q市的韩文清的退役新闻发布会在同一天。当时每个报社的记者都是痛并快乐着,快乐的是这下料多不愁写,痛的是叶修大神果然连退役都不让人省心,各大报刊的主要人员都已经派到了Q市采访韩文清,这叶修突然宣布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兴欣的人是早把叶修的退役提上日程了的,只是什么时候公布的问题。谁知道那天大家正守在电视前等着看韩文清呢,叶修叼着个小笼包出来就说今儿黄道吉日,打电话给常先宣布退役。

 

“怎么能让他独占头条呢?”这是叶修当时的说法。

兴欣众人感受到了迷之闪光弹的袭击。果然玩战术的都心脏。

 

退役后韩文清没有选择留队,张新杰是值得托付的人,霸图向着他更得心应手的方向转变着。叶修干脆懒得挪窝,大部分时间还可以闲着没事干来兴欣骚扰众人。于是两厢一合计,韩文清就来了H市定居。虽说二人的关系早就在兴欣是透明的,但听说这事之后陈果还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一山能容二虎,H市真是风水宝地。

 

“那是,明年兴欣又是冠军。”叶修得意洋洋。

苏沐橙笑眯眯:“你运气特别好。”

“哥就是运气特别好。”叶修同意。

 

 

送信的任务最后落在了苏沐橙身上。苏沐橙一边笑着说“保证送到韩前辈手上”一边出门打车。众人给她加了个油就各自归位训练去了。开门的不负众望地正是韩文清,苏沐橙直接上去把小粉红往韩文清手里一塞,说了声“给叶修的”就转身跑了,到拐角处又停下来回头笑嘻嘻地眨眼:“女粉丝寄来的。”

韩文清心想,地球上叶修最大的女粉丝不就是苏沐橙吗?

 

那信拿在手里的时候韩文清没什么感觉。要说吧他也是收到过这种信的人。不要以为老韩长得比较霸气,还是有女粉丝火眼金睛看出了他铁血柔情给他塞过小情书。不过要跟嘉世王朝时神秘的斗神比起来,他收到的那些数量少得不值一提。后来他们俩在一起了,叶修还拿这事揶揄过他。韩文清正色,那是因为叶修不露脸所以她们把他幻想得太完美。

事实证明韩文清是对的,挑战赛结束后叶修复出站到前台,兴欣收到的信件只增不减,叶修名下只有男粉的仰慕之情,再没有什么小女粉。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叶修在退役后收到了女性粉丝的来信?叶修在听到动静后也跑了出来,看到塞在韩文清手里的东西大叹一声“岁月还是没能消减哥的魅力”。韩文清把信递给他,他倒是无所谓什么粉丝不粉丝的给叶修写信,不过要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叶修大手一挥:“你拆!给你感受下哥的魅力!”

 

韩文清对叶修的垃圾话一向免疫。不过既然好奇他也不会掩饰,两人就在沙发上坐下来拆信。封口刚一撕开,一封大红的婚礼请柬就掉了出来。两人没管这封请柬,先读起了信。寄信人的字很漂亮,满满写了两张纸。

 

“不是情书。”叶修故作失望地耸了耸肩。不过反而他对信的内容更感兴趣了。

 

韩文清没管,继续看。

 

[   从第一赛季开始我就是您忠实的粉丝。无论您是嘉世的叶秋,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还是兴欣的叶修,散人君莫笑,对于我来说,您都是我最敬佩的电子竞技选手!对您的支持,十多年来一天都没有变过。  ]

 

读到这里的时候叶修稍微有些动容。他最亲密接触过的粉丝,估计就是陈果了。虽然他此生最大的兴趣就是荣耀,但作为电子竞技选手,说没有在乎过粉丝是不可能的。在嘉世王朝巅峰时刻,站在后台听粉丝欢呼的他也是感觉到了莫大的满足。竞技,本来就该有欢呼和喝彩。后来与嘉世的纠纷,叶秋叶修之争,导致很多嘉世粉对他由粉转黑,他是不在乎,但若是有人能说出一直支持,心下也是万分的感激。

 

[   不过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我的未婚夫,他却是霸图战队的铁粉。准确地说,他还是霸图队长韩文清的忠实粉丝。是不是很有趣?  ]

 

“行啊,老韩。你粉丝挺厉害的。”叶修笑了出来,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手把他圈进怀里。叶修就着这个姿势,把头搭在韩文清的肩膀上,继续。

 

要是这姑娘知道这两尊大神正一起读她的信,是不是更有趣?

 

[   我们相遇的时候正是在第一赛季的半决赛霸图主场。比赛开始前我们的座位并排着,聊了一会发现我们支持的不是同一队。不过那时候现场的气氛是很轻松的。那场比赛的结果您一定还记得,嘉世淘汰了霸图。  ]

 

韩文清和叶修当然记得这一场比赛。那是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第一次在职业联赛的生死对决。当时两个少年还未称神,在还是个人能力决定战队战斗力的年代,两个技术过硬的年轻人都挑起了各自战队的大梁。当时荣耀联盟刚刚起步,粉丝也只是自发组织来观看,虽说是霸图主场,但是两家粉丝远没有之后的那么剑拔弩张,其乐融融倒像是一家人。常规赛里两队各有胜负,季后赛的嘉世主场已经先下一局。团队赛的尾声只剩下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两个人,两人一波对攻后,一叶之秋站到了最后,挺进决赛。

 

比赛结束后两支队伍在台上握手。领头嘉世的却不是一叶之秋的主人,而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下场之后韩文清发现场馆的出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少年,穿着嘉世的队服,掩饰不住欣喜的表情。嘉世的队员们欢喜地喊着队长,都走上去跟少年击掌。韩文清迟疑了一会,也走上前向少年伸出了手。少年有些愣,旁边吴雪峰告诉他这是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当时还叫叶秋的少年大大方方也伸手回握韩文清。

韩文清严肃地说:“明年继续。”

叶修咧咧嘴:“输了不要太难过。”

韩文清还是那句:“明年继续。”

 

叶修当时觉得大漠孤烟还挺不错的,就是本人有点无趣。

韩文清当时觉得一叶之秋还挺不错的,就是本人有些无赖。

 

第一赛季的总冠军最终花落嘉世。韩文清没有在电视上的新闻发布会看到那张年轻气盛的脸,取而代之的仍是嘉世年龄略长更为稳重的副队长吴雪峰。那时他的关于叶秋的印象只有那个赛场上凶悍无比的战斗法师,和那个出口处逆光晕开了轮廓的少年。

 

后来两个率领着自家公会在夏休期网游里抢野图Boss的少年斗得不可开交。那个时候全荣耀都知道了冠军队队长一叶之秋,却发现他每次出现的地方都有个跟他酣战的拳法家大漠孤烟。两人单挑时几乎在伯仲之间,结合职业联赛嘉世对霸图一役,荣耀玩家给两人冠上了“宿敌”之名。不过可惜的是,大漠孤烟有好几次被一叶之秋引入嘉王朝阵中群殴致死。冠军队队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网游嘛,不就是以多欺少。后来霸气雄图公会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见到“一叶之秋”,打,往死里打!

 

八月下旬的时候叶修敲响了韩文清的QQ:“我对第二赛季迫不及待了。”

韩文清回:“迫不及待想揍你。”

叶修发了一个戴墨镜的表情:“迫不及待再拿一个冠军。”

韩文清决定再不理会叶修的垃圾话。

 

[   第二赛季嘉世对霸图的时候,我和他又相遇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我还记得那天他跟我说,霸图这次一定会雪耻的。我说,一叶之秋这么厉害,一定可以成功卫冕。我们当时打了一个小赌。那一场,霸图没能成功雪耻,再次被嘉世斩落马下。赛后霸图的粉丝有些骚乱,他护着我从场馆里出来,愿赌服输地请我吃夜宵。当时他说,叶秋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卑鄙选手。我很不高兴,韩文清的莽撞才是缺乏战术头脑的表现。我们争执不下,最后他做了最大的让步,他说他不欺负女孩子,叶秋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很厉害的卑鄙选手。听到这句话我反而笑了。这种坚持真是霸图的作风。

后来我知道,从第二赛季开始,“叶秋”这个名字就成了霸图和霸图粉丝的眼中钉肉中刺。现在想想很怀念那时候的日子,霸图和嘉世的粉丝,再没有其乐融融的时候了。  ]

 

第二赛季对于韩文清确实不是一个愉快的回忆。嘉世的合作越发的好,尤其是一叶之秋和搭档气冲云水,在团队赛里生生就产生了一种压迫感。但是越是压迫,韩文清越是不怕,冲上,攻击,撕裂包围!大有单枪匹马闯入敌阵的豪迈。但同样也是壮烈的,最后霸图还是惜败于嘉世。整个场馆一片死寂,而后,是一阵不甘的骚乱。几乎在同一时刻大家都想起了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是一对宿敌。这个敌人扎得他们太痛!

 

这一次,在总决赛输给嘉世……那就,明年再来!二十岁的韩文清握着吴雪峰的手,坚定地说。吴雪峰笑了笑,说了一声“加油”。末了,补一句,“队长在出口处等你。”下一位选手的手就已经握了上来。

 

斗神的身影威风凛凛地立于场上,他的主人却孤零零地站在场馆的出口处。经过上一个夏天在网游里的胶着战斗,两人亦敌亦友也逐渐熟悉了起来。韩文清看到叶修,先轻轻擂了他一拳。叶修又是咧嘴笑:“干嘛,又输了想报复我啊?”

 

韩文清实话实话:“打得好。”

叶修摆摆手:“表扬我收了,不过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表扬人的时候表情也特恐怖?”

 

韩文清作势要揍他,心里却是想笑。叶修赶紧缩了一下,伸了手去挡:“饶命,我可是总冠军呢。”韩文清这次是真被他气笑了:“等你回去再揍你。”

 

叶修扬了扬手里的账号卡,“请我吃餐饭就开揍呗?”韩文清伸手去裤袋里掏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块钱,不知怎的一股豪气就上来了:“好,走。”

 

结果他们就到了沙县小吃。

叶修也不嫌弃,全国连锁品质保证,上来就点了十五块的一大碗面。韩文清看了下餐牌,又放下了。夏天的夜晚这个小店闷热得很,白炽灯下吊着大电扇,一转一转地把光都切割开,晃得人眼花。面条很快上来,叶修也不客气,用他那双漂亮的手掰开一次性筷子就呼啦呼啦地吃起来,满额头都是汗。韩文清站起来去隔壁桌拿了纸巾。叶修头也不抬抽了一张,擦了擦汗。听到对面没动静,才抬起头,看到韩文清正盯着他吃面。

“能别看着我吃面么?心里毛毛的。”叶修嘴角还是亮晶晶的面汤汁。韩文清不答话,反正他也无事可干,不盯着叶修能干啥?

“不吃?”叶修问。

“比赛前吃了晚饭。”韩文清觉得说自己钱不够太丢脸,太丢这张钱包脸。——这句话是很久以后叶修补的。

叶修笑嘻嘻,掰了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他:“哥赏你吃一口,沾沾喜气。”

韩文清忍住了把面条糊在叶修脸上的冲动,把筷子放在一旁。叶修干脆直接把面碗推到两人中间:“韩文清,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凶还这么讲究,快吃快吃。”

 

“你长得这么欠当然不讲究。”韩文清打量了一下那碗只剩下一半面汤,配料基本被吃完,混有叶修口水的面条。——这谁都会嫌弃吧?不过大韩文清敢挑衅就敢接,伸筷子卷了一圈面条,滴着汤汁就送进嘴里。

——真难吃,韩文清心想。

 

叶修玩够了,笑着把他的那碗面完成了。吃饱喝足后逼仄的空间让人感到更加闷热。韩文清侧身掏出二十块钱付了帐,找了五张一块钱。叶修眯着眼看到了这一幕,倒也懂了。两人走了出去,门口就是公交车站。韩文清也不说话,就停在这里看站牌。

叶修明知故问:“怕了?不打了?”

韩文清塞了两块钱到他手里,扳着脸找借口:“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先回去休息。”

关心人也这么凶。叶修心想,摸出一根烟点了火,看韩文清也是一副英雄过不了没钱关怪尴尬的表情,也递了一根烟给他。得,这回两人都抽着烟,更别想搭公交了。

 

“走吧。”韩文清发话。叶修腿软了一下,但是也没法子地跟上。比赛场馆建在了海边,这一路沿着海岸都是满满的涛声。夜灯昏暗,两个人一前一后,影子拉得很长。难得一路无话,韩文清的脑子里都在回忆今天的比赛。就这么斗了两年,连输两场……时间还多,明年再来。

 

到了目的地之后叶修站在门口,向韩文清伸出手掌。韩文清伸出手跟他击掌。这一次叶修抢了他的台词:“明年再见。”

韩文清一脸严肃:“明年再见。”叶修笑了一下,摇着头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韩文清想着,这是要一直斗下去了。


 

TBC.


(中)  (下)   (尾声)

评论 ( 16 )
热度 ( 5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