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你开心就好(TBC)

谁沉迷小男生了?谴责她!

一个摸鱼的:

性向:纯爱

时代:近代现代

标签:穿越时空、仙侠修真、末世、异能、奇幻魔幻、悬疑推理、游戏网游


在520的最后一刻发个联文!vs四位英俊可爱美丽帅气脑洞令人敬佩的老师

 @去往无风之地  @青山为雪  @北落师门  @人生何处不相逢 

顺序已打乱,有一个人只写了一棒就沉迷小男生了,让我们一起谴责她

欢迎猜猜乐!猜中可能有奖!也可能没奖!



01

韩文清是被门铃吵醒的。按他家门铃的人没完没了,铃声又急又响,他抓起手机一看才凌晨四点,顿时感到一阵愤怒。

他套上拖鞋,睡眼惺忪地去开门,心想来人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就完蛋了。

猫眼外面站着一个穿长风衣,帽檐压得很低的人。如果是单身小姑娘目睹这一幕,肯定会吓得报警,韩文清倒没那么多顾虑。他沙哑着嗓子问:“谁?”

“是我。”门外的人说。

韩文清一下就清醒了。他拉开门,风衣怪人还像刚才那样立在门垫上,一动也不动。韩文清皱起眉头:“叶修?”

来人点点头,向里面迈了一步。黎明前的黑暗还没散去,但在玄关的灯光下,韩文清看见有什么鲜红的东西从对方的领口里渗出来,浸透了他的前襟。


02

叶修决定来找韩文清,也实属无奈之举。

连夜奔波的货车在半路抛了锚,一卡车的新鲜草莓急着被送到省里参加五年一度的全国农作物种植大赛。最近天气异常,这草莓在半路一耽搁,不知要烂掉多少。叶修刚才去车厢里瞅了瞅,随手拨拉几下,身上就沾了不少开始腐烂的果子,心疼的他要命。

深更半夜,叶修又没手机,抓耳挠腮急了几秒,忽然想起老相识韩文清貌似在这边有套房子。他便凭着印象一路摸过去碰碰运气。

也算是他运气好,韩文清还真住在这儿。韩文清这人他也认识十来年了,两人最初都是搞农作物科研,后来韩文清不知怎么开了个物流的副业,研究作物的同时送送快递,倒也方便他运送农产品。

叶修心想这人既然还住在这里,总归能临时调用个货车,一解了他燃眉之急。

谁料韩文清听了他描述,竟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03

“你得帮我,”叶修赖在韩文清家客厅里,从自个儿脏兮兮的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着,韩文清皱眉看了他一眼,他也不以为意,“RY市3000万人的性命,全靠这一车草莓了,要是你也不帮我,咱俩就只能看着瘟疫毁灭整个城市。” 

一个“咱俩”,生生把原本毫无干系的韩文清跟叶修系在了同一根绳上。 

韩文清听得简直头疼:“你慢点说,什么……什么瘟疫?” 

“士多啤梨瘟疫。 

“几个最先感染上的民科给它命名的。染病之后身上会从脚尖开始长出直径半寸左右的红斑,长到脸上时患者就会失去意识,变成丧尸。唯一的解药只有草莓。”叶修忧郁地补充,“也就是士多啤梨。” 

韩文清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找叶修讨了根烟。 

叶修倒很大方,把最后一根烟递给了韩文清,又凑过去打算借他个火。 

两人分别叼着烟,额头几乎紧抵着额头,温柔而微弱的火光照亮了他俩久未谋面的脸庞。叶修的声音含含糊糊:“倒是你,老韩,这事儿在电视上早讲过八百遍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04

“安全中心并没有提高安全等级。”韩文清严谨地回想,下意识地按灭了烟。电视上的消息并不重要,他得出判断的依据是,应急情况下特殊人员的通讯权限理应被加密。

“你这是浪费啊老韩。”叶修痛心疾首地吐了两个烟圈——一个变成“R”字,一个散成“Y”字,“可得省着点吸,我也没什么存货了。”

韩文清不说话,只盯着烟圈看。

叶修叹口气:“你都不知道,练这种微操,有多难。”

韩文清:“……”


科技越发达,某些方面就越退步。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新鲜作物和原料了,大部分都是合成,五年一度的全国农作物种植大赛也由此而来,夺得冠军者不仅能升职加薪,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奖金走上人生巅峰。照理说这是两人的老本行,但他们搞的农作物科研,乃至现有的身份,都是在军方背景下,方便他们进行活动的障眼法。


叶修恋恋不舍地叼着烟头,斜倚在沙发上亮出腕表,修长手指从可穿戴设备里拖拉出全息卷轴:“我给你看看全市疫情形势。”

腕表是亮黄色,有个接地气的名字叫“Banana”。Banana智能手表的创始人叫郭明宇,是叶修和韩文清在军校时的同学,因故离校后下海经商,一头扎进了最时髦的移动互联网。他创立Banana并非是要和已经出到30多代的Apple一争长短,但秉承着品牌名称的原意,郭明宇还是开发出了能绕手腕N圈的设备。

当然,没人买。


叶修在这边指点江山,刚在地图上点亮了全市几个防疫站,外面突然就警笛大作。

从荷叶窗缝扒着向外看,带头的还是个熟人。一个穿着夏威夷花裤衩趿拉着拖鞋的“中年男性”,站在警车顶上向屋里喊话:“叶秋你大爷,交烟不杀!”

警车来了不少,照得院子里灯火通明。

没时间吐槽那人的审美品位,韩文清毫不犹豫地拉起叶修钻进备用安全通道,迟迟未改的权限却在此刻变了,备用安全门降下来挡住了两人去路。

韩文清按着安全门,寻找着合适的应力点准备破门,头也不回地问:“你们玩得是哪出?”

“跟你说实话吧,”叶修的刘海随着主人无奈地抖了抖,“这批草莓是转基因。”


05

说完,叶修弯身抓起了一把草莓,冲着安全门狠狠甩出:“格林机枪!”一瞬间红色的草莓犹如四散的子弹从他手中飞去,砰地一声把紧闭的安全门炸开了。

“快走!”叶修招呼还在发呆的韩文清,俩人一猫身进入了安全通道。屋外的中年男子仍旧不依不饶的喊话:“屋子里的朋友们,举起你们的双手!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孩子是无辜的!我们不想开枪!想想孩子!要么交出烟,不然我就只能对孩子下狠手了!……”

“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孩子?”韩文清跟在叶修后面艰难地在下水道中匍匐前进,虽然湿漉漉的但是前进还算顺利,日丰管管用五十年。

叶修抓起面前的一只青蛙扔到了旁边的积水潭里,“你知道,老魏是南方人,普通话不准。他说的是鞋子。”

“鞋子?”韩文清更不懂了。

“上次他杀进了南广场斗舞大赛总决赛,特意借走了我的滑板鞋。我压下了他的最后一包烟。”叶修答。

“结果呢?”

“当然还是摔了,南广场的地面太粗糙了。”叶修说。

“那他的烟?”

“刚才变成了RY。”

“……”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情况!”韩文清严厉地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我这里刚好有包霸图新研制的‘灵丹妙药’系列转基因烟草。”

“有烟不早说!”叶修喜不自胜,连忙接过韩文清的烟,迅速点了一根,“亲爱的,我还真不知道霸图现在还研究烟草了。”

韩文清听到他那个谄媚的称呼只是动了动眉毛。叶修停了下来,舒服地抽了一口,痛快地吐了两个烟圈,一个变成了“S”,一个变成了“B”。

叶修皱眉,“你们把灵丹妙药翻译成什么?”

“silver bullet.”

“我想它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叶修抱着一丝侥幸问。

“嗯……不用微操。”韩文清想了一会回答,然后又看了他一眼,“抽了会晕,出口嘉世。”

“卧槽!”听完这句叶修不出所料地躺倒在地上了,远处那只被扔出去的青蛙“呱”地叫了一声。

 

韩文清皱着眉头蹲下来拍了拍昏迷中的叶修的脸颊,刚才被点燃的那根烟还在缓缓地燃烧着。韩文清翻找起自己身上的解药,突然看到面前叶修的身体在烟雾中渐渐地消失,最终只剩下一颗转基因草莓,红艳艳地躺在地上。韩文清震惊万分地盯着从叶修口袋里遗留的那颗草莓,脑子还来不及反应,突然一只蛙掌伸过来逮住了那颗草莓,啾咕一声把草莓吞了下去。

这个过程发生得太过突然韩文清甚至来不及阻止。

 

“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呱。”那只青蛙突然开口。韩文清一把将它提起来,愤怒的表情十分骇人,像是要随时把他弄死。

“弄死我你会后悔的呱。”像是所有被捉住的反派一样,青蛙说,“我是因为中了魔法而在这里幽居了几百年的青蛙王子,如果你能帮我恢复真身,我就能实现你的一个愿望……啊疼疼疼疼疼,我招!老韩啊我觉得你刚才是拿错烟了。”

变成了青蛙的叶修说:“不管怎么样现在你得对我负责,想办法把我变回去。”

 

“那是必须的。”韩文清倒是没有推辞。

“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去拯救RY市你知道吗?把老魏引走,把楼上那一箱草莓运出去然后拯救RY市市民们的生命。”

“就凭你这样?”韩文清嗤之以鼻。

“我算过了,”叶修很冷静,“RY市有3000万市民,现在有171人感染了士多啤梨瘟疫。而士多啤梨瘟疫病毒的生长速度是每小时……”

“说人话。”

“呱。”

“……”

 

“好吧好吧!去找王杰希,他那里还有草莓。”


06

安全通道的出口在一片稀稀落落的小树林里。一人一蛙刚从地下灰头土脸的钻出来,天上就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轰鸣声,韩文清差点就把留作最后手段的武器给拔了出来。

等到看清来者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

“挖掘机?”韩文清不确定地说。

“在天上飞的挖掘机。”叶修纠正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成青蛙的副作用,他的语调里有种谜之呱音,“挖掘飞机。”

韩文清:“……”没有那种东西吧。

天上的挖掘机气势万钧地降落在了他们面前,一时间狂风大作,四处尘土飞扬。韩文清不得不用帽兜遮住叶修,以免他被吹到天上去。

叶修在他耳边说:“那么问题就来了——”

挖掘机的两支机械臂在空中一转,当即就往地上刨了起来。韩文清跃上它的驾驶舱,还没等他敲玻璃,里面的人就先把窗户打开了。

叶修从韩文清肩膀上跳到仪表盘前面,冲带着护目镜的王杰希呱了一声:“我说,你有挖掘机执照吗?”

“你有检疫证书吗?”王杰希不为所动。

叶修:“……”

韩文清拎着青蛙把它放回自己肩膀上,皱眉问:“你这是在挖什么?”

“关于瘟疫的来历,有一些情报被向外界隐瞒了。”王杰希打量着逐渐变成一个大坑的小树林,“草莓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这座城市的地下……埋着引发这一切的祸乱之源。”

这时候他们都听到咔嚓一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坑底,只见一个戴着防护帽、眼神真诚的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07

那从坑底钻出来的青年半个身子还在土里,正准备说话,忽然有人在不远处吼了一嗓子,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卡!”

本应变成青蛙的叶修正举着导筒,指着坑里头顶安全帽的男人,煞有其事道:“方锐大大说好的眼神真诚呢,你这死鱼眼一样的表情和剧本的不符啊。”

方锐费力把自己刨出来,破口大骂:“我带着防护镜,你能看见我眼神才有鬼!这什么破编剧,为什么我的角色非得重头到尾都‘眼神真诚’,连染瘟疫嗝屁也他妈要保持真诚?”

叶修拿导筒敲他:“注意点!这是韩文清老师重返影坛自编自演的处女作,坏话等他走了再说!”

肩膀上还扛着个青蛙的韩文清冷冷看叶修。

“老韩别难过,处女作比较青涩很正常,虽然有些地方稍显稚嫩,但你脑洞奇大,前途无量,以后息影了可以考虑转行写书。”

叶修若无其事拍拍韩文清的肩,这么一堆人里也就他有资历和胆量敢跟韩文清开玩笑。

韩文清冷笑,我不记得我写过青蛙的戏。

叶修说:“你这故事思想深度是够了,题材现实严肃,但缺少人文气息,我加这个青蛙桥段就是要说明英雄也是人,也需要爱。难道你不想看主角成为爱的战士吗?”

坐在挖掘机里的王杰希从车窗里探出头:“剧情的事你们私下再谈,先解决眼下问题。”

众人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原本为了拍戏事先挖好的坑不知何时出了道裂缝,挖掘机的履带正好压在裂缝上。

方锐说:“王杰希是不是该控制食量了?”

王杰希淡然道:“难道不是你把坑撑大的?”

“都闭嘴!”韩文清呵道,“先把设备从这坑里撤走,剧组经费买不起新的挖掘机。”

然后他拽住叶修走到一边,黑着脸说,怎么回事?

叶修神色凝重,看了看手腕上的Banana,说:“比预想的早,你那儿还有没有草莓库存?这戏恐怕演不下去了。”


08

“时间线开始加速了,”叶修在他的Banana上按了几下,一扇光幕弹了出来,“张新杰的消息,第一例患者已经发作,幸亏周围有摄像机跟着才没引发骚乱。”

画面上有两个穿白衣的男人,戴眼镜的那个指了指身后,刚要说话就被旁边那个年轻高个儿截住了话头:“叶导好,韩导好,下面由RY市第一人民医院驻地记者也就是我来向大家播报实时情况,我们身后有一个落单的病毒携带者,让我们悄悄地走近他……张哥转个镜头嘿!好了现在我们看到他了,这个男人是这一批患者中第一个发作的,让我们尝试碰碰他——哎呦我去许斌你把他按好了吓死我了——”

那个浑身红疹的男性在病床上发狂似的挣扎起来,幸亏病床旁边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及时将他制住,但他口中喷出的肮脏黏液还是喷了满满一镜头。

刚才那个年轻人还打算说话,戴眼镜的白大褂皱眉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小袁。”他就摸摸头,不好意思地退后了一步。

“还是我来说吧。你们用取材当借口已经掩盖不了多久了,病人家属那里瞒不了几天。”

张新杰的眼镜在屏幕上闪烁着光芒。

“必须会诊。就算现在一时间研究不出来解药也要马上开始着手,我和小袁,小安,如果可能也把两位方先生叫上,拯救病人是我们的职责。”

“看吧,”叶修耸了耸肩,转头对韩文清说,“地下塌陷加速,发病速度加速,这都是你穿越回来的代价——时间旅行者先生,我知道你有很多限制,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几个大夫最后成功了吗?”

韩文清表情柔和:“当然。这是他们的职责。”

拍摄现场一时沉寂。

“那我们的职责呢?”叶修问。

韩文清露出一个颇为尴尬的表情,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这句话太过大言不惭,也太过不自量力,惯常严肃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点点红晕。

“我们的职责是……拯、拯救世界。”


09

话音刚落,一阵邪风差点把片场刮了个底朝天,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一艘说不上来是什么飞行器的不明物体悬停在上空,给本就心情沉重的众人更增添了不少压力。

舱门打开,露脸的却是个老熟人——那个看似穿成古代剑士的人,不但装束狂放不羁,还不放软梯,直接从升降舷梯上跳了下来,落地摆了个POSE,手指轻弹身背的巨剑,金光闪闪,牛逼哄哄。

叶修一脸夸张地迎风狂喊:“你谁?走错片场?Cosplay?”

那人叫孙哲平,韩、叶二人在军校时期的师弟,素行狂放不羁,是全军闻名的机师。新座驾叫“斩鲲鹏”——最新的曲率飞船,性能极佳,却被孙哲平涂装成了古代神鸟的样子。

孙哲平弹够了剑身,打个响指,飞船表面的涂装层就开始慢慢变化了。 

那如楚地一样浪漫绝伦的色彩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漫无边际的黑色,如同宇宙深处。群星闪耀,化为城市夜空。灯光成点,再成线,最后织成网状。宏大的信息流组成的地图仿佛一瞬之间铺遍天宇。

叶修喃喃出声:“基站分布图。”

孙哲平挥挥手:“这上面灯灭了的地区,都是已经被侵蚀了的地区。单靠现有的应对措施,根本没用。”

狂剑士也懒得继续解释,干脆利落地扔了两个人进舱,不管遍地鬼哭狼嚎,回头一笑,再次秒杀全场:“别废话,爷们拯救世界去。”

 

事实证明,术业有专攻,古人诚不欺我。

孙哲平身为机师,开飞船却是大马金刀的风格——“斩鲲鹏”号进入轨道后,立刻进行了一次空间跳跃,飞船却在错误计算下被相邻行星摄动影响,进入了奇怪的引力场。

“什么破地图,”叶修心绪难平,“我要投诉高德,把志玲找出来也没用。”

韩文清:“……”

Banana的AI在这种状态下被激活,但显然磁场紊乱造成了程序失序。

AI断断续续地发声: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韩文清忍无可忍地拍灭了她。

 

这种情况下在飞船内维持身体平衡已经实属不易。叶修抓住舰桥上一切能抓住的东西:“孙哲平,你到底会不会开!”

孙哲平不为所动,拖出了一个黑色盒子。

——也怪。这盒子刚一出现,就如同一把钥匙,把一切混乱都深锁其中。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孙哲平在看似破破烂烂的机器上敲敲打打,“还记得我们是从哪部小说里穿过来的吗?这世界已经没救了,想改变那个倒霉作者写的结局,只能一起回到过去。”

叶修抬手按住了韩文清和自己抽搐的眼角:“不是吧,你把这玩意儿都找回来了?”

“没错。”波纹已经如潮水一样扩散到远方,孙哲平脸上带着一丝神秘,“我一向是忠实读者——这是狄拉克海上的涟漪。”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