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黄于]热夏(中)

我深知这是个肉文,但是却岔出去谈了个校园恋爱…估计不用搞外链(。

没肉完我也好捉急啊

有不怎么重要的原创女性角色……


**


“在想什么?”黄少天饶有兴致地看着于锋,对方明显在走神。于锋回过神来,他当然不会告诉黄少天,他刚才就是在想他。人都到眼前了还想,也未免太傻。

于锋没有回答,黄少天却没有罢休。他就着这个艰难的姿势弯下腰——卡得不上不下的,动一下都疼。于锋小腹紧绷,身体被强制性撑开的感觉很微妙,饱胀感很不习惯,一条腿还悬着,腰就开始酸起来。黄少天顶着他,又没有动,只是压低了他自己的上半身,用自己的阴影把于锋笼罩起来:“说啊,在想什么?”

“想弄死你。”于锋没好气地说。

“嘁。”黄少天轻蔑地回了个舌音,“谁弄死谁?”

于锋被他压制得呼吸不畅,他尝试着支起一边的膝盖:“你动一动。”

黄少天没动,就抱着他的腿说:“老宿舍的床能撑得住吧?”

现在说这个也迟……黄少天直接往他身体更深处顶了进去。半句话被吞了下去,心里的粗话几何倍数地增长。他这一下来得突然,于锋被他撞得往后滑了一段,脑袋不幸地碰到了床头的铁栏杆,发出一声闷响。黄少天一下子卡在了他身体里最深的地方,于锋无声地龇牙咧嘴,对面床忽然响起了一声:“于锋!”

“嘘。”于锋下意识地让他降低音量,他的声音是颤抖的,“没事。”

“帮我去买个饭,不要豆豉。”对方继续说,“青椒炒肉也不要,根本就不是青椒炒肉是青椒少肉……”

 

妈的,是梦话。

黄少天笑嘻嘻地伸手去摸了摸于锋的脑袋,低声问他:“胡萝卜吃不吃?”

“好好,别闹了。”于锋推开他的手,黄少天凑上去安抚性地吻了吻他的嘴唇。两个人贴在一起身上变得更热了,这一惊一乍的也是够呛,因为紧张他们又出了一身的汗。宿舍里又恢复鼾声四起,黄少天挺腰进行小范围的抽动,于锋伸手隔着蚊帐抓住床头的铁栏杆,才算把自己稳住了。黄少天的动作不敢太大,每一次抽出再顶入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于锋把腿架在他的腰上,随着黄少天的动作蚊帐轻微晃动,热气和情欲把四周变得水气迷离,肉体碰撞的声音忠实地昭示着疯狂而大胆的秘行,明知随时可能被人发现却仍沉迷其中,恐惧和窃喜都让快感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样小范围的动作隔靴搔痒般不能尽兴。忍得辛苦,黄少天干脆从于锋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于锋有些不解,黄少天吻了吻他的额头,侧躺下来抱住于锋,由侧面再度进入于锋。于锋的身体被压出一个不甚舒服的姿势,但是他们的距离被压缩到接近于零。黑暗里黄少天几乎和他鼻尖相碰,手扶着他的腰,缠绵又亲密。于锋一瞬间不知道目光该往何处去,黄少天冲他笑了笑,直接吻了上去。

随着吻的深入底下硬实的那根东西也一点点推进于锋的身体里,热度和形状都万分清晰。黄少天的手轻轻地蹭着他的脖子和肩膀,这样的小动作莫名地就能让他放松下来。前胸似乎也要贴在一起,两个人似乎就要彻底合为一体。黄少天的舌头扫过于锋的上颚,再要往里探去的时候他扭动了一下身体,忽然放开了于锋。

“什么东西?”黄少天皱了皱眉,摸了摸身下,忽然扯出一件T恤。这件原本于锋是顺手塞在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他们的动作滑到黄少天身下去了。于锋正想从他手里拿过来,黄少天却转了个方向,把衣服放下鼻子下嗅了嗅,笑说:“你多久没洗了?”

“昨天的,本来想今天洗,忘了。”于锋有些窘迫地扯过他的衣服。对男生来说他已经属于比较爱干净的了,但忙起来忘记还是常事。

“昨天打球了?”

“是。”于锋说。

黄少天又重新躺下来和他抱在一起:“我好像很久没跟你打球了,最近忙得要命,实验又出问题了……”于锋主动凑上去堵住他的嘴:“下次叫你。”

 

他们真正认识源于一场篮球赛。

两个人差了一届,那时于锋刚入学,黄少天和一干同学作为本学院欢迎新生的亲切师兄代表过来跟师弟们联络感情,一起跟外语学院打了场篮球友谊赛。

当时球场边可谓泾渭分明,外院半场满是女生,本学院半场全是男生。也是可怜了他们一个工学院,本届所有的女生加起来都不够外语学院一个活动小组的人多。而外语学院当时也是发动了他们几乎所有的男生力量,到场的女生作为拉拉队尤其卖力。不知道是不是被场边花枝招展的妹子们闹得分了心,工学院那次打得并不好,一直到最后一分钟两队都不可思议地战平。不过最后还是工学院赢了,多亏了黄少天在最后一分钟一个漂亮的三分球绝杀,当时连外院的妹子群里都响起了欢呼,最后才忽然反应过来似的,变成落寞又整齐的一声“哎——”。

比赛结束后,工学院仅有的几个学妹都来给场上英雄送水送毛巾。黄少天拧开一罐饮料,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从外语学院的女生群中跑了一个“叛徒”出来,直接往他们工学院这边来,大大方方地把一罐冰饮料递给他的一个师弟。工学院的人群中响起了一些口哨声。

“这小子艳福不浅啊。”黄少天的一个同学用手肘捅捅他,指了指那个外院的女生,“这不是外院女神董婉青吗!”

——男生群里传得最快的永远是新生中来了哪个漂亮的师妹。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提醒,才发现来的确实是他们一直津津乐道的外院师妹,披肩发,藕色的长裙,笑起来甜甜的,近看更漂亮了。

“原来有主了啊。”黄少天的同学有些惆怅地叹了一声,好像没主就能被他泡到似的,“那小子叫什么于锋是吧?”

 

黄少天望了一眼还在跟外院女神聊天的师弟,点点头。他对于锋还是有点印象,刚才那个漂亮的三分绝杀,也得多谢于锋给他传了那一球。但最后球场上的明星还是他。

黄少天也没放在心上,他找了个水龙头冲了把脸,赶到食堂的时候发现已经快收工了,就剩下被人挑剩的几道菜。黄少天当即决定到校外解决,刚一走出食堂,就碰上了一个人走进来的于锋。

黄少天跟他打了个招呼:“你来晚了,食堂快关门了,菜都是剩下的,没什么好吃的了。”

“师兄!”于锋朝他挥挥手,“你吃完了?”

“没,打算去外面吃。”黄少天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要一起吗?校门口有一家腊味饭做得还不错,我经常和同学去。”

“好啊。”于锋答应,把手里喝空的饮料瓶抛到垃圾箱里。黄少天扫了一眼,问他:“就你一个人?刚才来找你的那个外院女生呢?她不过来吗?”

于锋听了他的话,眼神有些微妙地看了看他。黄少天赶紧摆摆手:“哎,我没那个意思啊,你不要误会。”

于锋见他忙着否认,笑了笑:“她跟同学去吃饭了。”

黄少天赶紧扯开话题,走上去一把搭住于锋的肩膀往校门外走去。一餐饭吃完,于锋彻底领教了他这个师兄的话唠程度,不过两个人也因此熟悉起来。之后碰上打球或者系里的活动,黄少天总会叫上他这个师弟于锋。隔三差五吃个饭,约着下本,连周末也常常叫他出去玩,到最后熟到黄少天几乎把于锋的所有兴趣爱好血型星座家庭关系都掌握清楚。

 

直到他俩都在游泳池的公共浴室里把对方都看个干净了,黄少天才跟于锋坦白,他想认识董婉青。于锋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毫不意外,一边从联系人里给他找董婉青的微信,一边笑:“你早说啊,这么简单的事。”

黄少天愣了一下,感觉于锋误会了什么,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蓝雨想请她帮个忙。”

黄少天说的蓝雨是今年他和同学喻文州刚成立的一个社团。黄少天大一的时候参加的是话剧社,凭着良好的外型条件和不背台词也可以现场自编台词的天赋技能成为话剧社的台柱。不过后来因为高年级的师兄师姐毕业,话剧社活动渐少,而黄少天又很快发现他志不在此,反而对拍网络剧和微电影产生了兴趣。刚好他的同学喻文州以前写过点小剧本,两个人一拍即合,就新成立了一个小社团,取了个文艺的名字,叫蓝雨。

 

蓝雨什么都好。

就是没有妹子。

一个想拍网络剧的社团,有导演,有编剧,有摄影,有后期,只有男演员。

目前迫切需要一个女演员,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演员。在现在保洁小妹和卖茶叶蛋姑娘都一个赛一个的清纯可爱的年代,工学院的宅男们也不甘落后,决心找一个漂亮的外援。蓝雨全员经过三次秘密会议,第一个选中的是跟喻文州还有黄少天同届的美女苏沐橙。可惜的是苏沐橙恰好这个学期到外省交换去了,于是他们只好把目光对准低他们一届的师妹。

 

于锋听他说完,嗤地一声笑出来:“你干嘛不直接去跟她说?”

纵是巧舌如簧的黄少天也要卡壳。别看他性格开朗,还挺话唠的,但毕竟是个恋爱都没谈过的工科男,面对女生,尤其还是个漂亮的女生,还是有点……怂。苏沐橙他倒是不陌生,跟他同一个学院的,平时接触多了也熟了起来。但是要是基本没有机会接触的女生,像是董婉青那一类,怎么说,反正黄少天也不会承认他有点怂。偏偏喻文州还总是以自己要写剧本为理由让他自己去想办法。

 

黄少天发动话唠大法:“你就别问这么多了。反正就算我找你也可以嘛,你看你也多一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不是还有师兄罩你嘛。行了现在你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帮我问问她吧,反正托她男友说这事也比较容易成功嘛是不是?”

于锋摇了摇头:“你误会了,我不是她男友,她是我表妹。”

黄少天愣了愣,于锋又说:“我们要是一对,我怎么周末总有时间跟你下本?”

他说得如此有道理黄少天竟无法反驳。

 

总之这事最后是成了。

董婉青去蓝雨参加了第四次秘密会议后,黄少天又回来找于锋:“喻文州说希望再找一个男主角,你能不能来?”

于锋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蓝雨不是有你吗?”

“我也要演。”黄少天说,“我的角色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高富帅男二号,但是最后抱得女神归的不总是名字普通长相普通不出风头的老实人男一号吗?”

“……师兄,你可以不要这么直接吗?”

 

忙肯定还是要帮的,于锋有幸成为蓝雨第五次秘密会议的与会人员。蓝雨这个听起来是一群年轻人一时脑热组建起来的社团,还是有模有样,气氛也是挺活跃的。虽然有个妹子在,但是众男生本着互相撑腰我也不能怂的思想,讨论会上都表现得十分积极。于锋这才了解到他要拍的那个角色,确实就如黄少天形容的,是个痴心绝对的普通人。

也罢,他以前也没有过这种尝试,越简单对他来说越好。

 

“当我发现女神其实对男一有意思的时候,我就要约你出来谈谈话。”半吊子导演黄少天给于锋讲剧本,于锋认真地听着,坐在旁边的董婉青忽然笑了一声:“你们要约架吗?”

“文明一点,文明一点。”黄少天摆摆手。

“观众比较喜闻乐见男一和男二的戏吧,”小董眨眨眼,“反转结局不应该是男一男二在一起吗?”

 

……现在的小姑娘都在想什么。于锋无语。

喻文州开玩笑说:“我可以考虑写进剧本。”

“咳咳,注意影响啊喻社长。”黄少天出声道,“继续继续。”

 

开拍后倒是一直挺顺利的,就连看起来懒洋洋的摄影师郑轩进入工作状态也挺卖力的。但有一个镜头,无论是喻文州还是黄少天都一直不满意。那一幕也特别俗,是男一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一个回眸,刚好撞上在停在林荫道上围观的女一的眼神,然后陷入恋爱的一瞬间。这个镜头,于锋试了很多次都拍不好。

 

“于锋,心动的一瞬间!”黄少天比划着说,“当你突然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一个人,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想把她抱起来,想一直对她好,觉得只要有她在的话时刻都是快乐的!这种感觉,体会一下?”黄少天咧了咧嘴,又说:“这种腻兮兮的话是社长加的注脚,不是我说的。”

喻文州在他身后用卷成圆筒形的剧本拍了他一把。

 

道理都懂,就是拍不好,于锋也十分懊恼。拍摄的进程暂时中断,喻文州宣布今天先休息,大家就先后散了。谁也都没有责怪于锋的意思,于锋却很郁闷。他一个人站在球场,毫无意义地做着投球练习。好的演员,眼神是会说话的。他没法让自己的表情和眼神凭空就做到怦然心动的状态,说是没有演戏经验也好,没有恋爱经验也好,这一切都阻碍他达到喻文州的要求,而且现在还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于锋,把球传我!”于锋试着投一个二分,忽然左边传来一把声音。于锋也没看是谁,顺手就传了过去,对方冲上接过,于锋转身防守,对方假装转身,忽然跃起投篮,中!

黄少天。

 

“你不是回去了么?”于锋这才有空擦了擦汗,黄少天一边跑去捡球一边说:“最近忙得没时间打球,既然都到球场了,就打一会再回去。”

于锋站在原地没有动,夏天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他。拍戏的时候在烈日下站了很久,刚才又一直没有休息,于锋感到口干舌燥,还有中暑一般的头晕目眩。他往观众席那边看了看,他的那瓶水还放在那里,旁边有另一瓶功能饮料,是黄少天的,DV机也没有收走。

“我说你不用这么在意啦,我们都不是专业的,明天再试一次,到时候挑好一点的镜头就可以了。”黄少天抱着篮球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于锋闷闷地嗯了一声,擦了一把汗:“你玩吧,我去休息一会。”

 

他说着就往荫凉的地方去了,凉水碰到嘴唇的时候才感觉好像又活过来了一次。黄少天一个人在空旷的篮球场上,篮球与水泥地碰撞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撞击着于锋的耳膜,这个夏天热得让于锋头痛欲裂。

 

“于锋!”恍然间他听到黄少天的喊声,抬眼的时候正撞上空中炫目刺眼的太阳。黄少天一跃而起,篮球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正中篮筐。

心跳骤然加快,他一定是中暑了。

 

于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连声音也是颤抖的:“黄少!刚才那个镜头再试一次!”

“好啊!”黄少天一口答应下来,一边冲他跑过来一边把球传给他。于锋接过,两人几乎毫无停顿地分别走向两个方向,于锋带球冲上操场,黄少天一把拿起DV机掀开镜头盖。

 

“于锋,看镜头——”

 

 

最后这出情节挺俗的校园网络剧播出的时候,竟收到了不错的反响,而且毫无意外地让两个人红了:一个是校园女神董婉青,一个是校园男神黄少天。黄少天的微博飞涨千粉,弹幕视频网站充满了“男神prprpr”“女神好漂亮”;抱得美人归的男主角于锋,好歹也赚了一点知名度。

借此次机会,于锋也加入了蓝雨。心情是有点微妙,但于锋只能暂时接受这件事。黄少天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而他也属于被灼伤的一员。一个热浪滚滚的夏天,总有办法在青春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在蓝雨的庆功会上,喻文州高举着啤酒瓶,感谢我们的主角于锋,感谢友情外援的董婉青,感谢又导又演的黄少天,也要感谢所有蓝雨社员的冲动和激情。他们欢呼庆祝,在觥筹交错里跟残夏一起释放热情。

不知道是趁乱,还是趁醉,黄少天和于锋接了他们的第一次吻,某次中暑的后遗症开始发作。

 

那个夏夜于锋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要是没有她,你会看到我吗?”

“为什么不会?你给人一种……”黄少天说,“算了,我不会形容这种感觉给你听,免得你自己瞎得意。”

就是不说出来才会瞎得意吧。

反正在黑暗中,两个人又接了第二个吻。



TBC


关于他们和篮球,去年锋哥生日摸鱼写了个小段子,用了相似的设定,无聊可以看看这里 (。

点进去之后答应我不要笑我的tag好吗

评论 ( 10 )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