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分久必合 01

不太长,真不太长的一个小故事,当然是没写完。 再次好盆友@一个打渔的(来自韩文清的诺基亚) 生日快乐!!你说的最甜的梗!!保证全程撒糖和狗血(不

对了要感谢塔老师安利我入韩叶~先把韩叶送给你❤

旧坑,旧坑等我再找找感觉,年后填起来!!(


分久必合


“臭小鬼,别闹了!”叶修假装生气地呵斥了一声怀里的小男孩。被宠惯的小家伙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依旧在他的怀里扑腾,还伸手去够餐桌上汤碗里的白瓷勺。叶修只好眼疾手快地把汤碗推开。小朋友被他这一举动弄得很不高兴,嘴里咿呀怪叫,试图在他的腿上站起来。叶修顿觉头疼,他毫无对付小孩子的经验。他要是这孩子的亲爹恨不得把他拎出去教训一顿,可是怀里这个小祖宗是一根毫毛都动不得。

叶修暗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找个场外救援。正当他东张西望的时候,小鬼头踩着他的大腿站了起来,砰的一声闷响,撞翻了调料盘。一时间酱油和姜蓉全洒在叶修的裤腿上了,始作俑者根本毫无自知。叶修一把将小朋友抱下来,一边拿纸巾裤子一边想着怎么让他安分点,忽然旁边余光瞥见有个人正往他这边来。想得好不如做得快,叶修将手里沾满酱油的纸巾放在一边,一把将小鬼头抱起来往走过来的,不知道谁的怀里一塞——反正能出现在这的都是老同学,他飞快说道:“帮我照看下,我去趟厕所。”

“嗯?”对方回了一个鼻音,但是不加怀疑地把小孩子抱了过来。小鬼头奇迹般地没怎么闹,叶修抬起头,正想看看是哪个老同学被他这时候选中干这项苦差,结果准备好的笑容僵了一半,然后又迅速恢复了:“啊,是你啊。”

对方不可置否地打量他一眼,没说话。他把怀里的小鬼放下,拉开叶修他们那张酒席边的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我马上回来。”叶修也没扯闲话,先赶紧去洗手间把弄脏的裤子洗了洗。结果发现裤子上一摊湿润的水渍,也没比被酱油弄脏的时候情况好多少。烘手器又不好用,只能老奇怪地留在那里。

反正一会就消掉了。也没什么尴尬的,是老熟人了。


老熟人——既然是概率事件就有发生的可能,也不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老熟人”。帮他看着那个小鬼头的人,真是熟得很有故事:大学期间恋爱三年,工作后异地两年,之后感情无疾而终,分手四年后第一次再相见。

这次同学聚会开得声势浩大,理由是“我们相识第十年”。毕业六年怎么都不算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偏偏换成相识十年就变得具有纪念意义。大学毕业后分散各地的,甚至还有出国的人听说了这个消息都尽可能地赶了回来,整整一个年级,好几百人,一瞬间都好像回到刚刚高考完的那个夏天。在职场里摸爬滚打的,对着生活低声下气的,活得人模人样还是人不如狗的,这会儿都集体失忆,一醉方休。


叶修就是太不擅长喝酒。一杯倒,喝起来没意思,又是一个人来,醉了太不方便,就自然地没有去喝酒。那小鬼头的妈妈是大学的时候跟叶修一个社团的,读书的时候瘦成竹竿的一个女孩子,喝起酒来倒是十分豪气。大学的时候她就已经崭露出酒量大的天份,但凡社团联谊,站到最后的都只有叶修和她。前者不喝,后者千杯不倒。

这姑娘的丈夫也是叶修的同学,东北老爷们,当时听说她酒量好,想跟她斗一斗,又怕被人说欺负姑娘家。叶修二话不说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喝不过她别回来见我。

那汉子最后还是回来了,被姑娘找人抬回来的,醉得见到叶修抱上去开始唱“老猪俺今天喜洋洋,背着俺的新媳妇,一边走一边唱,一呀一边唱……”

还猪八戒背媳妇呢,你媳妇一边走一边笑,一呀一边笑。


洋相出尽,但最后还是把人家姑娘娶回来当媳妇了,还生了个宝贝儿子。恋爱这个东西也是很捉摸不透,一开始互相看不上眼的可能最后修成正果,一开始一帆风顺的可能最后劳燕分飞。管你相不相信爱情,它发生了,存在了,来了,走了,可能又要来。

管天管地,谁也管不起爱情。


千杯不倒和九百九十九杯不倒在一起了,同学会自然要大杀四方。一看叶修不喝,就放心给他看娃。心也真宽,叶修一个头两个大,这会儿刚走出厕所,想起刚才的狼狈,真是一点也不想回去。可惜的是酒店会议室加大厅这么多间房,要把小孩的父母找回来也真够呛。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叶修选哪边都不好。哦不,另一边比火焰还复杂些,还有一个“老熟人”,韩文清。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着呗。


韩文清本来没想来同学聚会,一个是工作忙,另一个是他也不喜欢凑热闹。结果好像天注定似的,他今天提早下班。本来盘算着度过一个放松的夜晚——他几乎忘了聚会这件事。正当他在办公室的洗手池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拍了拍脸,然后伸手捏了捏鼻梁,企图用这样的小动作可以让他在一天疲劳的工作中放松下来的时候,放在一起的手机在这时候轻轻响了一声。韩文清划开屏幕,微信的标志静静地待在任务栏里,一条来自毕业生群的信息。


XXX:我已经到了!


他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大学同学的聚会。几分钟前他做完了最后一项工作,还看了看他的日程表,在十八点后打了个叉。这次“相识十年”的聚会可谓声势浩大,联络人早在三个月前就拨通了他的电话告诉了他聚会的日期,顺便问走了他的现状和所有联系方式。QQ和微信马上多出了两个群,韩文清看着成员列表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亲亲切切地就连接到了那段的青春。在社会上经历多了,也看够了虚情假意,早就懂得了什么是亲疏有别,同学情谊才是真正的不会过期。


久未相见打开话题的最好方法自然是谈现状,而现状一般包括所在城市就职单位和婚姻状况。前两个韩文清侃侃回答,群里闲聊起第三个的时候韩文清正在忙,等他回来发现联络人帮他回了一句“文清还单着”。有个人开玩笑说,韩文清不好意思自己回答啊,但被接下来的几个人的话题冲散了这句,就没人再关心关于他的话题。再看现在的话题他也不方便再插话。


韩文清对着聊天记录愣了一下,手指一动滑上去看了一遍,又再度打开成员列表。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确实在那儿,但他又实实在在没有在群里说任何一句话。他不肯定对方是否也跟他一样在屏幕的那一端在看着别人聊得火热。对不感兴趣的事他一贯置之不理。


下一秒这个人却迅速地加入了对话,几乎全场的人话题都开始往他身上拐。他人缘一向很好,也一贯有这种中心人物般的吸引力。聊天的人多了起来,好几个不同的头像之中可能才夹着他的文字框,有时候直接发的语音,韩文清也懒得点开听。

上大学那会儿这人连个手机都没有,现在看起来社交软件用得顺溜。都分手四年了,还用以前的评判标准去评价一个人实在有失偏颇。有谁会不改变的?

当然变不变也跟他无关。


最后韩文清还是去了同学聚会。约定的酒店就在他上班地点和家之间,既然经过就顺道来一趟。见了几个以前的旧同学,不咸不淡地聊了聊近况。韩文清觉得兴趣缺缺,他要开车,酒也不能喝。大型的聚会,人再多,真正聚在一起的,还是四分五裂的小团体。韩文清来得晚,以前关系特别好的几个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又懒得发消息找人,就转了几圈打了声招呼准备走人。结果刚穿过大厅,叶修就毫不客气地往他怀里塞了个小鬼。

他还真就坐在这里等他回来了。



评论 ( 24 )
热度 ( 2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