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王叶]落雪前(fin)

补给好酿 @燃烧原野 生日快乐!对不起迟到了这么久,感谢不杀之恩TAT羞羞的话都说过啦~就…收礼物吧><

有特别特别多私设,有BUG请提出,感谢!_(:зゝ∠)_

------------


落雪前

 

车停了。

叶修揉揉惺忪的睡眼,原本被王杰希调小声的音乐随着发动机关闭停了下来,他们到了加油站的休息处。叶修看了看时间,他大概睡了半个小时。

“下车吗?”王杰希问他。叶修没有回答,手上机械地松开了安全带,他好像还没睡醒。叶修一把拉开了车门,呼呼的寒风灌进来,一下子吹走了睡意。一直待在温暖的车厢里,他居然忘了现在是冬天。王杰希坐在驾驶座上,扭身从后排拿过两人的外套,将叶修那件递给他。叶修抓抓脑袋:“睡糊涂了。”

王杰希没说话,自己下了车。春节前天气正冷,他把手放到口袋里,摸到一个四方的小盒子,掏出来一看是一盒姜糖,之前路上给叶修买的。过年前王杰希和叶修出去自驾游了一周,这会儿赶着回去吃年夜饭。开的是王杰希自己的车,王杰希没允许叶修在车上抽烟。跑长途休息的时候都在加油站,吸烟区时有时没有。为了给叶修解烟瘾王杰希买了一盒姜糖,叶修不太喜欢这个味,又去买了盒薄荷糖。这盒姜糖就一直留在了王杰希的口袋里。

好处就是叶修的吻变得更甜了。

 

“累吗?”叶修问王杰希。这几百公里全是他一个人开。叶修自然是没点开车这个技能,也没有学的兴趣。他和王杰希都是往经济适用的地方去考虑,时间不多,可以干更多有趣的事。王杰希学车是在进入职业联盟两年后,第五赛季做了新科冠军,夏休的时候去学的车。夏休那时候王杰希还接了广告,半个月不见,经理惊讶他黑了不少。王杰希那会儿刚二十岁上带了个尾巴,年纪轻轻。他们电竞选手常年在室内,没见多少太阳,虽然作息规律不显颓靡,但不如晒黑了的王杰希有朝气。经理笑称,可以让现在的他试着接一下羽毛球拍的广告,竞技选手,保证不露馅——王杰希闲着的时候会打打球,经理是知道的。

王杰希闭眼睛让化妆师给他扑粉,波澜不惊地说:“打羽毛球拿不到冠军的。”

要打荣耀才行。

 

在场的人都笑,气氛活跃。经理又继续跟他聊,怎么突然想起去学车。王杰希简单解释,刚好有空,又考虑买车的事。王杰希总有自己的规划,职业和生活两边不落下。他高三那年成绩一般,高二的时候迷上了荣耀,最后一场大考失手了,没有分到重点班去。上高三的时候他有点兴趣缺缺。王杰希从来不担心自己考不上一所好大学,在卷子堆里他总是在想些其他的事。比如人还这么年轻,大家都只是在成年的关头,正是精力旺盛和求知欲很强的时候,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枯燥的复习中?这一年学不到任何新的东西,只是把以前学的东西巩固又巩固。

他觉得浪费时间。班主任找他谈过话,王杰希是个很聪明的学生,但是有点动力不足。老师说,你看那个XXX,进入高三后一直努力,以前跟你差十几名,现在都赶上你了,不进则退。王杰希听完,静了会。老师以为他在反思,端起杯子要喝水。结果王杰希开口:“他努力了才刚追上没有努力的我。”

老师一口水没喝下去差点要喷出来,说,王杰希,你是不是太骄傲了?

王杰希摇摇头,心说,不骄傲啊,我知道自己没有努力。他没有直接说出来,沉默了一会,王杰希说,老师,我准备出国了。

谈话到此为止。

 

王杰希是真的考虑过出国,就在刚才那么几秒钟里。他希望日子有点新鲜感,有点挑战性。当天王杰希在学校给父母打了电话,他家里有这个经济条件,他们谈了一会,这事就拍板了。两个星期后王杰希休学回家。

回到家里的第一天晚上,王杰希在沙发上赖着没有去看任何的资料——关于外语的或是关于出国申请的。那天晚上体育频道刚好在直播嘉世的比赛,一叶之秋是守擂大将,对手是一个魔道学者。一叶之秋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而王杰希恰好玩的又是魔道学者。

这场代入感很强的比赛王杰希理应看得津津有味,他却觉得无聊透顶。一叶之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打法,而魔道学者更是毫无闪光。王杰希设身处地地想——当然作为观众,他理所当然地马后炮,这个地方应该怎么怎么样,哎,这都看不出来!一叶之秋的意图如此明显,魔道学者却破绽百出。可以取巧的地方太多了,他却打得规规矩矩。王杰希原本毫无偏向,这会儿却随着魔道学者掉下去的血线着急,眼睁睁看着一叶之秋几乎毫发无伤地把对手送走。他在心里骂了几个傻,像所有不满意己队选手表现的粉丝。王杰希对这一局很不满意,既然是魔道学者,就不能这么墨守成规,这样太闷。

闷,但王杰希突然就提起了玩荣耀的兴趣。三个月了,他第一次觉得特别想做什么事。王杰希关了电视,回房找出他的账号卡登录了荣耀。虽然上高三没什么动力,这几个月王杰希还是与荣耀隔绝的。感兴趣的东西总是特别好记,他发现背了三个月书之后,键位一点也没忘。

 

王杰希荣耀玩得蛮好,配得上别人奉承的一句“大神”。刚开始有点手生,很快他就如鱼得水。来了几局后他被父母催促去睡觉,临睡前王杰希想起他没有看完的荣耀职业联赛。王杰希上网搜索了结果,不出意料地,赢的是嘉世。王杰希在关上网页的前一秒停了下来,在搜索框里输入“叶秋”。

这真是一个重名率极高的名字。王杰希在一排的歌手电影人之类的人物中终于找到电竞选手,资料简单,页面干净,连照片都没有。除了一堆头衔,剩下的个人资料就只有生日。估计是编辑资料的人实在没东西可写,还加注了一栏“双子座”。

王杰希看了看年份,叶秋比他大两岁左右。他刚进联盟的时候,年纪跟现在的王杰希也差不多,一年半以后,拿了职业联赛冠军的他继续征战。叶秋无疑打得很好,而且有一段完全不走寻常路的青春。

但那些都离王杰希很远。王杰希在妈妈的催促声中关上了电脑,脑子里在想眼前的事。去哪个国家,学什么专业,走哪一条路。

 

王杰希离校的时候是秋末。他按部就班地上了个外语班,天没亮就离家,但还是比读高中的同学清闲多了。游戏是有魔力的,王杰希不再过集体生活之后,脱离了备考的紧张氛围,心思就不自觉地飘到荣耀里去。有时候老师在台上讲课,他就在下面琢磨一些新的打法,津津有味地想半天。书本上的字母是一群黑蚂蚁,而他自己是一块糖,它们聚拢在他身边,他只想保持距离。偶尔被点名了,王杰希才如梦初醒,但是回答不上问题来从没人怪他。一家给钱就能上课的外语机构而已,毋需对任何人的未来负责。

北京下第一场雪的那天傍晚,王杰希匆匆赶回家,破天荒看到妈妈没有在厨房里忙碌,而是站在电视机前。听到王杰希回家的开门声,王妈妈把他也叫了过来。

地方电视台在报道他的高中同学A,王杰希认识他。A是个很聪明的怪人,热衷实验。那家伙脑子转得极快,像一口活泉源源不断地往外冒新奇的点子。王杰希负责实验室清扫的那一周,A就曾找过王杰希,王杰希默许他偷走了化学实验室的试剂。A适合做这件事,王杰希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他不会阻拦。

但新闻里的说的并不是什么好事:优秀的学生A进入高三数月后精神失常。原因直指高考压力过大。

拍摄现场有些混乱,摄像机试图照A的脸,被A的父亲挡住。A在家人的身后蹿来蹿去,亢奋不安。记者试图去采访他,遭到了拒绝。最后出面的是A一脸憔悴的母亲。她说,A在经历几次月考失利后出现情绪大起大落,一时躁动不安,一时又闷声不吭独自坐在一边写写画画。有好几次他抱着乱七八糟的草稿纸失声痛哭,嘴巴里反反复复好几句话:“我写不出来”“有人源源不断地跟我灌输东西”“我觉得我的身体跟不上脑子”……

说到最后A的母亲泪流满面:“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跟中邪一样,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电视台转回来例行说了些考生要注意调节情绪的话,就结束了这段报道。王妈妈看了王杰希一会,轻声感叹了一句就继续忙去了。王杰希在电视机前站了一会,沉默着回房。

A这个人很聪明,他的聪明反而把他逼疯了。这样的人无疑是在浪费上天给的才能。一个聪明的人,该会收放自如。

有些冷淡地惋惜之后,王杰希将这事抛之脑后,进入荣耀试验琢磨出的新打法。竞技场里约的是认识已久的老友,又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对方开玩笑说,好像每次见你都不一样。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这句话。他的书柜里塞着高三的复习资料,书包里装着外语书,可是他哪一样都兴趣不大。他宁愿把时间耗费在荣耀里,让他的魔道学者成为一个真正让人捉摸不透的魔术师。

他和A都是聪明人,而王杰希无疑是会利用自己的聪明的。可是这种才能一时半会没有创造价值,反而总被外人斥为浪费。王杰希不免会跟同龄人一样做梦,希望永远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喜欢的事。而越喜欢的,他越用心,亦越能展现他的才能。

假如有这么一个平台就好了。

他忽然心念一动,开始搜索荣耀职业联赛的资料。很快他确定了两件事:一、本地荣耀职业战队微草在招冬令营学徒;二、十八岁可以注册成为荣耀联盟正式选手。

像是特意在等待着他,一个新的领域,正好能让王杰希利用他的才能和考量他的天赋。

那一年冬天,王杰希最后站在了微草训练营的门口。

 

这段经历王杰希曾经告诉过叶修。叶修当时好奇王杰希到底用什么说服了要将他送出国的父母。王杰希的理由听起来漏洞百出,但又真正的无懈可击。他说,读书是一件人生中任何时段都可以做的事,但是竞技要趁年轻。他的生活哲学之一便是做这个年纪适合的事。

叶修大笑:“你爸妈这么好哄?”

王杰希摇摇头:“我给他们举了个例子。叶秋进联盟的时候,跟我现在一样大。一年半之后他拿了冠军,现在带着嘉世领跑积分榜,我也可以。”

叶修那时候探过头来看王杰希,可惜王杰希并没有露出什么有趣的表情。叶修说:“如果我是你爸我会说,叶秋是叶秋,你是你。”

王杰希说:“没有人是一出生就会打荣耀的。”

叶修笑:“但有些人天生就是能拿冠军的。”

“谁说我不是呢?”王杰希笃定地说。

 

叶修几乎笑岔气,他咳了好一会,才再度开口:“我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知道……”他故意停了下来,王杰希表现了好奇,等着他的下半句。叶修又说:“第一次知道拿我做例子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前程。大眼,你是不是要谢谢我?”

“谢你什么?”王杰希说,“谢你第三赛季给我的那句话吗?”

第三赛季刚出道的王杰希,用惊艳的表现夺得了当季的新人王。但即使是打法天马行空的他,遇上打法土得掉渣的斗神叶秋,同样撞得头破血流。比赛结束后队里的前辈带着他去认人,叶秋前辈看了看他,只留下一句话,小孩子别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脚踏实地些。这句话很直接,把王杰希精心准备了最多的东西一下就否掉了。可王杰希哪能服气?叶秋之法是我自岿然,王杰希之法是出奇制胜,道不同不相为谋。

终究是天才遇上了另一个天才。

 

叶修笑:“我当时说了什么话?你这么记仇?”

“不记仇,记你。”王杰希平淡地答。叶修,一个所有打荣耀的人都绕不过去的名字,现在他是一辈子也绕不开他了,心甘情愿,心满意足。

叶修听了情话,还不肯善罢甘休:“我到底说你什么了?”

“你叫我脚踏实地。”王杰希无奈回答。

叶修点了一根烟没说话。那时候他还跟王杰希不熟,没给他起花名也想不到日后走到这一步。王杰希这个人其实又狂又脚踏实地。他一向秉承什么年纪做什么事。

就像第五赛季结束,有了空闲,有了钱,就开始考虑生活上的事。王杰希果断去学了车。他时间不多,笔试一次过,之后也拖了大概半年过了路考,驾照到手。除了因为忙岔开了考试的时间,一切都是顺利的。他的那些考完高考上了大学的同学,大多都驾照在手,王杰希却是车都已经买到了。他开着车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跟富二代、官二代一样成为同学艳慕的对象。只有他知道高强度的训练和肩负重担的劳心劳力,大家只是生活的方式不一样,但都是最适合青春的事——拼搏。

不过那会儿王杰希不知道自己还有一点能让人羡慕,在他认为最该谈恋爱的年纪,他比很多人都先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人。

 

春节前王杰希向“合适的人”建议出门转转,叶修觉得遭罪,没有多大兴趣。最后讨论了一会,叶修让步,反正是王杰希开车,他只负责上车睡觉。一路上也都是顺利轻松的,叶修好不容易才想起十五岁之前跟父母一起去旅游的经历。离家之后他基本没怎么体会过旅游,永远在路上,却无心风景。

但自驾游也有不好的地方,最辛苦的就是司机。开车需要长时间地聚精会神,跑长途也是个体力活。叶修这是第一次跟王杰希跑长途,他们去程的第一天王杰希差不多开了八个小时——出京城的路况节前并不好。到宾馆后王杰希匆忙洗漱就早早睡了,叶修还没见过王杰希这么累。王杰希解释说就像连续训练了八个小时,背后还站着特别严厉的训练营的教练。那段时间王杰希彻底学会了如何让热爱在枯燥而高压的生活中持续下去,也明白了竞技的残酷和对天赋的硬性要求。除了走下去开创自己的盛世,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

王杰希对青训营的事记得特别清楚,话题至此,叶修总想起一件旧事:“第二赛季打完百花,老方曾经跟我吹牛说,叶秋你小心了,微草下赛季有个厉害的小子。能有多厉害,还不是自夸自己的新人,王婆卖瓜。老方说王小朋友说了一句挺狂的话。”

“你认为只有他能做到这个程度?”王杰希想起了一个大概。

“记得蛮清楚的嘛。”叶修说。

王杰希无语了一下:“这种小事,你也记得蛮清楚的。”

叶修刚想找话,王杰希凑上来笑着迅速补了一句:“十分荣幸。”

叶修原本打好的腹稿就扔到爪哇国去了,也只能呵呵两声。王杰希可以突如其来地就让叶修没招——荣耀之外。

 

>>

 

“不算很累。”王杰希回答叶修。自从见过王杰希第一天的疲态,叶修之后都会问候他一下。第一天是特殊情况,之后比较顺利,但王杰希还挺享受这种关心。他把口袋里的姜糖和车钥匙一起递给叶修:“我去趟厕所。帮我添点热水,我回来泡茶。”

王杰希跑长途有喝茶醒神的习惯。叶修答应他,拉开车门去取了保温杯。锁了车,叶修往休息区走去,抬头看到云灰压压的一层,却没之前感觉的那么冷了。

兴许是要下雪了吧。

 

王杰希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一个人坐在了副驾驶座。王杰希敲了敲车窗,叶修注意到声响,抬起头,发现车窗上起了一层雾。王杰希用手指涂了一块椭圆形的痕迹,低下头用一只眼睛往里面看。叶修笑,伸手过去按下车窗:“用大一点的眼睛看得比较清楚啊。”

“两只眼睛更清楚。”王杰希看着他,车厢内的温暖扑面而至。他吸了吸鼻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还带了一身的寒气。

叶修私下偶尔会调侃他的大小眼,没有恶意,有时两人还觉得亲密,仿佛这是他们之间专属的话题。俗话说奇人异相,王杰希接受了这事之后早就坦然,还能跟叶修斗上两句嘴。恋人待在一起久了就会变得像对方,叶修说王杰希变得有趣多了,当然全都是他的功劳。王杰希听到这,就要拉过他,让我看看,你哪里像我了。叶修笑,哥怎么可能会变得像你……话音未落王杰希人已经凑上来给了他一个吻。次数多了,叶修总有预感,但每次四唇相碰仍有一种措手不及。王杰希总不爱好好吻他,他不会说,叶修闭眼,我要吻你了,而是突然就凑上来,吞掉半句话或者撞上一个未成形的笑容。

魔术师就爱搞花哨吧。

 

“休息区的开水房停了,大冷天的。”叶修给王杰希递保温杯,“里面还有半杯水,你先将就着喝。”

王杰希接过保温杯喝了口水,将杯子放好。叶修又开口:“离北京还有多远?”

“还有个把小时进城,赶回去吃年夜饭应该没问题。”王杰希一边说,一边拉下了驾驶座靠背,“还有时间,我躺一会。”

“太赶了就在外面吃。”叶修说,他很多年不在家过年,退役回家之后才又开始体会春节团圆的那一层意义,和王杰希在一起后更是。他们吃年夜饭的地点每年在王家和叶家之间轮换,早几年叶秋没有成家的时候,两家人还约过一起吃年夜饭,同城的好处这时候就体现出来。

“跟我妈说好了。”王杰希答,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再怎么也得回北京再吃。”王杰希是个有点恋家的人,说宽了点,他有点恋“城”。春节毕竟是个团圆的节日,在他心里,就该在北京城内过。王杰希在这儿度过了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所有的时光。北京代表他的亲人,他的爱人,他的事业。这是他的城。

 

王杰希是联盟里第一个知道叶修家在北京的人,缘于一年春节逛庙会时的巧遇。这事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隐秘的牵绊,也成为动心的导火索。

那年大概是大年初二吧,王杰希用帽子围巾把自己裹严实了,正挤在人群后面等着看舞龙,忽然一个人撞了他一下。人多,王杰希没在意,转而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哟,你也在这里啊。”王杰希下意识偏了偏头,才看到叶修——彼时还叫叶秋,连围巾都没有戴,鼻子头冻得有些红,说话的时候哈出白气,语气熟络而轻快。那时王杰希跟叶修私交不深,但叶修似乎就有这种自来熟的能力。尽管他有时候说话讨打,却从没什么架子。

“你怎么在这?”王杰希显得更加惊讶。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叶修附近,都是陌生的身影。叶修因为寒冷搓了搓手,答非所问:“这里好玩。”

“你来北京过春节?”王杰希又加问了一句。

敲锣打鼓的声音让他们的谈话难以进行。身边的观众都在热情叫好,急着看热闹的人把王杰希和叶修挤出了人群。他们走了一会才从锣鼓声喧中逃出生天。但哪儿都是人多,哪儿都是喜庆,过年的气氛,说话还是靠喊。

眼看叶修越走越远,王杰希思考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就你一个人?”

“是啊。”叶修回答,“你不也是一个人逛庙会?”

“我?差不多。”王杰希有些尴尬。他并不是一个人,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群表妹。王杰希是小辈中最大,但接下来的好几个都是女孩。姑娘们看着了热闹和新鲜,都分头去逛了,哪还管他这个大表哥,他就成了一个人。

“那正好,我和你就两个人了。”叶修耸耸肩,“好多年没来了,正好逛逛。”

“你是北京人啊?”王杰希惊讶。

“怎么?不像?”叶修笑了笑,双手插进口袋里,“如假包换的。身份证给你看?”

“拿来。”王杰希竟然接了这话茬,摊开了手掌想接。叶修呵呵一笑,把手伸出来虚晃一下:“逗你呢。大眼,这么好骗?”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大眼是什么……”

叶修盯着王杰希的脸,十分诚恳地说:“放大你的优点,良心外号。”

王杰希无语,决定不管他。叶修又把两只手放回口袋,他没戴手套。在杭州的日子冬天十分够呛,出门总穿得严严实实的。今天这次是一个意外的出门,回到北方就因为暖气而松懈了的叶修竟然忘了好几件御寒的装备。

“冷死了,吃点热的?”叶修问王杰希,随即大手一挥,“你常来,你带路。”

“这边有个卖羊肉串的不错。”王杰希回答,“我带你过去吧。”

他们又穿越了重重人障,挤到羊肉串摊附近。烤羊肉串的香味勾起了食欲,但是蜿蜒的长队十分扫兴。叶修看着都脚软,刚想跟王杰希说换一摊,王杰希忽然拽着他直接往队伍间走了过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在队伍里朝他们招手:“表哥!帮我排个队,我想去看舞龙。”

“我刚从那挤出来,人好多。”王杰希回他的表妹,小姑娘撅起嘴:“二表姐一个人去了,叫我帮她排队。你让我去呗。”

王杰希没辙,转头看叶修,倒是一脸不在意,他就接了表妹的班。表妹把钱往王杰希手里一塞嘱托了几句就跑走了。叶修往他旁边靠了一下,王杰希冲他耸耸肩:“不想等,你就去别处逛逛。”

“反正也没事。”叶修说,他陪苏沐橙陪习惯了,就不怕的就是等,“况且我也不舍得离开你啊,王大大。”

王杰希冷得哆嗦了一下,叶修翻出两个空空的口袋给他看:“出门急了,身上一分钱没有。今天就靠你了。”

王杰希汗颜。叶修这个出门何止是急,简直跟被赶出来似的。王杰希吐槽了一句,叶修吐了吐舌头,只好承认了:“真是神算啊大眼。今早上跟老爷子吵架了,大过年的,真闹心,我就跑出来了。”

王杰希还在为这个听起来有点幼稚的理由暗暗吃惊的时候,叶修又说话了:“唉,你有落脚的地儿没?我回杭州的机票是初五的,这几天不想待在家里。”

王杰希有些无语,半晌才说:“闹什么脾气这么严重?”

“唉,说来话长。”叶修摆摆手,“你就给我找个地儿吧。”

 

地儿是有,王杰希在微草的宿舍。队员和经理都回家过年了,宿舍里正空着,让叶修去待几天也无妨。当天下午王杰希就带着叶修和庙会上各种吃的回到了他的宿舍。几小时前王杰希跟叶修回了一趟家,叶修借了王杰希的手机给叶秋的QQ留了言。当王杰希站在叶修家那栋小楼门口时,心里暗暗把“有钱任性”的标签贴了贴。过了一会房子里跑出一个有些气急败坏的年轻人,隔着院门给叶修掷出一个灰扑扑的书包。王杰希瞪大了眼,原来叶修还有个孪生兄弟。

“老爷子气还没消啊?”叶修接过行李,吊儿郎当地,也不管对面弟弟一脸不愿意。

“没。”叶秋抱胸看着他,“说好了,过两天回来,大姑从南边过来。”

“既然走了哪有还回来的道理。”叶修摇摇头,“老爷子不是说我只要一天还在打游戏,就一天别回来。替我跟大姑问声好。”

“气话你也信。”叶秋有些急,“你要是不回来,现在我就喊人了啊。”

“好好,我过两天就回来。”叶修敷衍道,“我走了啊,谢啦。”

在叶修转身要走的关头,叶秋忽地喊住了他和王杰希:“唉,这位,是你的朋友?”

“是啊,这几天我就待他那了。”叶修回他。

叶秋听毕,喜出望外,转脸对王杰希说:“你好,我们能留个手机号吗?这家伙不用手机,太难联系了。”

王杰希惊讶于两兄弟的相处方式,觉得没什么不妥,点了点头:“可以。”

“太好了,”叶秋一边说,一边飞快地拿出手机,“我叫叶……”

“留什么手机号,啥时候你上Q找我我不回你?!这位你认识吗?微草战队的队长王杰希,大神魔术师呢,是你能留手机号的吗?”叶修一边说,一边赶紧把王杰希推走,防止漏陷。王杰希一头雾水,不过既然叶修不愿意他也作罢。叶秋又怒又无奈地在门后数落了他几句。叶修推着王杰希走了一会,转过身来朝他挥挥手:“我走了,再联系!”

 

叶修最后坐在王杰希的宿舍里一边吃着冷掉的羊肉串一边一五一十地招了自己离家出走的事。也许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凭着一股上头的热血就一个人去闯世界了,说来也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叶修心里一直有点愧疚,之后在职业联赛混出头后——当然不是一般的混出头——他终于找了一年春节回家,结果还是跟家里人谈崩了。

“但肯定不后悔啊。”叶修折断手里串羊肉串的竹签,王杰希的眼神从他的侧脸一直滑到他的指尖。王杰希的宿舍开了暖气,在室内说话不再有白雾,所有的句子都没有具象化,轻飘飘地,好像从来没存在过。王杰希不禁想起那个产生冲动要踏足荣耀职业联赛的冬天,世界上有很多不起眼的小事,比起直接推动历史发展的大事,它们就像暗线,交织纵横,大部分时候无迹可寻。

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张网。许多事情交织到了一起,人和人才有了见面和分离。他们的人生历程中有一点阴差阳错,很可能就永不相遇。幸运的是,现在他们站在了面对面。

 

那个下午他们还聊了很多别的东西,最后王杰希的数个表妹轮番打电话来催,王杰希才终于启程回家。王杰希给了叶修足够的信任,大方把宿舍里的台式机让给他玩荣耀。这对叶修来说再妙不过,他适应着王杰希常用的鼠标键盘,一边操作一边说:“让我也体验一下当魔法师的感觉。”

……还魔法少年呢。王杰希心里吐槽了一句。叶修似乎自己也发现说错了,呵呵一笑:“应该是魔术师。唉,其实魔法师也没什么错吧?”

“魔术师比较适合。我只能把现有的东西玩出花样,没法凭空变东西出来。”王杰希竟认认真真地辩驳。

叶修嗯嗯两声,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王杰希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叶修玩荣耀。叶修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而荣耀就像养料,一碰到荣耀叶修就变得精神奕奕。王杰希当然理解他的“不后悔”。叶修在荣耀赛场上无疑是经验丰富成熟老辣的,但是在生活中处理到与荣耀有关的事,他就单纯甚至幼稚得像个孩子。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连动机都很土的人。都因为热爱而已。

王杰希亦不能免俗。

 

这几天叶修一个人待在王杰希的宿舍里是过得极滋润。反而王杰希不放心,成天有事没事用QQ敲他问他怎么样。他们迅速熟络起来,叶修一次次保证大眼别操这个心,连你窗台上的盆栽我都有好好浇水。王杰希假装他从没发现过花盆边的烟头。

年初五的时候叶修要走,王杰希来送他。叶修又借了王杰希的手机,这次是亲自打电话给叶秋。叶秋在那头又抱怨他出尔反尔,叶修插科打诨,没一句正经,末了,说要走了,叶秋竟然一时没回上话。趁着这个空闲,叶修在电话这头说:“照顾好爸妈,照顾好自己,知道不?”

“混账哥哥!明年记得回家过年啊……”叶秋的声音陡然拔高,连在旁边的王杰希也听得十分清楚。叶修皱着眉头把听筒拿远了一把摁下了中断通话。叶修转头一看,王杰希正看着他,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也不会魔法啊。”

王杰希被他这句逗乐了。叶修也笑了笑,忽然摊开右手手掌,掌心里躺着一枚一元硬币。他说:“变魔术嘛,我也会。”说完,他合拢了手掌。王杰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叶修将拳头收回来,晃了晃,然后轻轻吹了一口气,又伸到王杰希的面前。

“硬币不见了?”王杰希挑眉。

叶修摇摇头,摊开了手掌。躺在掌心里的是一枚街机游戏币,很旧的款式,王杰希也曾经口袋里一装一大把。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谁没有过把零用钱都换成这一把游戏币去机厅里潇洒走一回的经历。

“回家在旧裤子口袋里翻到的,送你了,压岁钱。”叶修潇洒地将这枚硬币放进王杰希的掌心,接受了压岁钱的人比他还高上几厘米。王杰希不动声色把这枚游戏币收好,叶修还笑,收了压岁钱,不说点好话吗?

“祝你新春快乐,身体健康,财源广进,蒸蒸日上,还有……”

“还有?”

王杰希一把拉过他,将他们的距离压缩得不能再近。在王杰希的嘴唇压下来之时叶修听到了最后的那四个字。

——“姻缘美满。”

 

王杰希明明就会魔法。

 

>>

 

“那就赶回去再吃。”叶修说,目光落在挂在内后视镜上的一串大红中国结上。本来它串着一枚铜钱,被王杰希拆了,换成一枚旧款游戏币。叶修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嘲笑他腻歪,王杰希淡淡地应,说是他自己以前的收藏。

叶修也不追究,谁知道真相呢。

 

王杰希闭目养神了一会,忽然有人轻叩车窗。叶修把车窗降了下来,是个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打扰您,您有热水吗?开水房停了,大冷天的小孩子想喝点热的。”年轻的母亲在车窗边恳切地询问道。

“有。”王杰希回答她,起身拿了自己保温瓶,又说:“您进车里来吧,外边冷。”

“哎,谢谢您!”年轻的母亲喜出望外,拉开车门坐到了后排。她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女孩,就露出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看样子两三岁左右。王杰希在前排用杯盖装好了热水,递到后排去,女人欣喜地接过,又忙不迭地道谢。叶修也扭过头去看她给自己的孩子喂水,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小心翼翼。

“带这么小的孩子出门很辛苦吧?”叶修说话,“我弟媳去年刚生了小孩,忙得脚不离地。”

“是啊。”女人像是突然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吃的用的都要注意,一会饿一会要上厕所,时时都得看着别丢了。”

王杰希和叶修都是没有过带孩子经验的人,听她这么说,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只好笑两声。女孩的母亲说完,又笑了笑,说:“不过跟家里人出来旅游,就是开心呀,辛苦一点也值了。”

叶修在前排点了点头,王杰希会心一笑,转身看小女孩已经喝完了水,他主动把杯盖接过来。女人拍了拍怀抱里的小女孩:“宝贝儿,说谢谢叔叔,亲叔叔一口好不好?”

小女孩听了,咯咯地笑起来,冲着王杰希说:“叔叔,看!”

王杰希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她手指着的方向,叶修也顺着看去,什么也没看到,却听到小女孩响亮地吧唧一口亲在王杰希的脸上。

车里的大人都笑了,王杰希摸了摸被亲的右脸,笑着说:“谢谢你。”

“谢谢您二位!”女孩的母亲欢快地说,一边拉开车门走了出去,“新春快乐,一路平安!”

王杰希和叶修也分别向娘俩拜了年。王杰希目送着她们远去,透过车窗看到天阴了下来,但是他的心情很愉悦。按照他的生活哲学,这个年纪,若是娶妻,应该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他觉得现在这样更是棒呆了,生活才是最天马行空的魔法师。

 

“咱回去吧?”叶修等他转过来,扣上安全带说。他的声音也带了喜悦:“跟家人出去玩,挺开心的。”

王杰希几不可见地微微一笑,天边开始飘起轻若柳絮的小雪。王杰希指了指车窗:“看,下雪了。”

叶修顺着抬头往挡风玻璃望去。就在那么十几秒间,叶修忽然感觉到有一个人凑近,轻轻地吻了吻他的侧脸,又迅速恢复了原位。

叶修微微愣了一下,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王杰希,你还小吗?”

“比你小。”

 

FIN



评论 ( 35 )
热度 ( 1211 )
  1. 墨颖青欣去往无风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为大大疯狂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