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方便面的五种吃法(fin)

收录在CP15韩叶无料《曲苑杂谈.beta》里。这儿本宣,这儿天窗。

写了个圆满的结局,刚好碰上双十一发出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吃方便面也是很开心的呀~

=============


方便面的五种吃法

 

缘分俗不可耐又妙不可言。

 

那年夏天高中生韩文清待在S市他的一房亲戚家过暑假,荣耀玩着玩着就看到了线下赛的消息。他那时候已经是荣耀一区鼎鼎有名的拳法家了,这种大型的玩家聚会自然少不了有人呼唤他。少年人玩心和好胜心都重,被这么一怂恿当然想去。线下赛举办的地方在祖国西南的一座城市,韩文清算了算奖金足够他往返的路费和食宿,便去游说他的亲戚。韩文清从小行事稳重,不太让人操心,长辈便随他去了。

最后韩文清买了一张火车硬卧票,自己背着一个包就踏上了旅程。若是说得浪漫点,就像是为了理想流浪到远方。他一个人爬上火车隔间的中铺。那时候他的个子就挺高的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只能平躺,要是起身的时候不注意,还会撞到上铺的床垫。床垫是软的,倒是能让睡在他上面的人吓一跳。

 

刚启程的时候他的上铺没人。火车停靠H市的时候,上来了两个年纪跟他一般大的少年,稍微矮一点的那个睡在了他的上铺。那个家伙挺瘦的,看起来没几两肉,手长脚也长,攀着狭窄的扶梯三两下就登上最顶层。

整个白天除了他有一次下床的时候冲着躺床上发呆的韩文清说了一句“哥们,床借我踩一下”,他们没有过任何交流。等他解决生理需求回来,就轻车熟路地借着韩文清的铺位爬了上去,空余一个白色的被角在韩文清的视野范围内。

韩文清没有特别注意这个人,只记得他当时两个黑眼圈特别明显。他那个同伴几乎全程都窝在自己的铺位上睡觉,两人都一副熬夜过后的疲态。韩文清手臂交叠垫在脑后,没来由地想,去往同样的目的地,他俩不会也是去打荣耀的吧。

 

深夜寂静的时刻火车咣当咣当的声音就愈加清晰,实在扰人睡眠。韩文清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听到上铺的人也是辗转反侧,布料摩擦的声音在暗夜尽纳耳中,扰人心烦。韩文清啧一声,声音没压住惊动了上铺的人,那人干脆转了个身,探出头来看他。

唯一的光源来自火车走廊尽头两端的路灯,上铺那小子头发有点长,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刘海垂下来,令韩文清想起某些恐怖片的镜头。

对方当然不会知道自己被当成了什么妖魔鬼怪般的角色,他用气声对下铺的韩文清说话:“嘿,哥们。”

“干嘛?”韩文清睡不着,心烦意乱地回他。

“你是不是饿了?”上铺那人说。

韩文清不想理他,对方又说话了:“我请你吃个夜宵?”

人家都热情到这个份上了,不答应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上铺那个人也没等他回答,直接翻身下了床,一脚踩在他的床沿,另一手甩了一个塑料袋到他身上。韩文清刚接过,他就又跃了下去,借助下铺的床沿轻轻落了地。韩文清在他身手利索地下床的途中也收拾收拾跳了下去。为了不打扰到车厢里的其他人,两个人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往开水间走去,这个过程中上铺那小子倒是很心安理得地让韩文清提着塑料袋。

 

塑料袋里没什么稀奇的,就两盒泡面。两个人走到开水间,眼睛瞬间遇到强光有些不适应。上铺那人眨眨眼睛,从韩文清手里的塑料袋里拿出泡面,问他:“你要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

“红烧牛肉。”韩文清回答。

“哦,经典款。”对方轻快地回了一句,递给他红色包装的泡面。韩文清应了一声接过,对方自顾自地说话:“本来是一餐晚饭一餐宵夜,下午睡过头了就省了晚饭。看你翻来覆去睡不着就便宜你了。”

“谢了。”韩文清淡淡地回了一句。对方抱着灌满了热水的泡面盒退开,把位置让给韩文清,一边压低了声音和他搭话:“去旅游啊?”

韩文清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说了实话:“去打荣耀线下赛。”

 

“这么巧,我也是。”对方惊喜地望他一眼,“那我们是对手啊。你是一区还是二区的?”

“一区。”

“嘿,我也是一区的。说不定我俩认识?”对方看起来有些兴奋,指不定面前这人就是哪个一起下过本的朋友呢。荣耀里用的语音系统毕竟还是有些失真,这会儿俩人都压低着声音说话,单靠声音实在无法辨认。

 

“我是大漠孤烟。”韩文清直接自报家门,没想到对方听到之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是什么孽缘啊,我是一叶之秋。”

这回轮到韩文清不淡定了,原来这个睡他上铺还请他吃泡面的小子就是一叶之秋啊?!他和一叶之秋的渊源那可是长了,第一次PK的时候他就爆走了他的拳套。韩文清是个直脾气,输了就输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偏偏一叶之秋还在世界频道里问他“拳套还要不要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嘲讽劲十足,让人十分不是滋味。韩文清霸气地回了一个“不要”,但牢牢把这小子给记住了,可算是认准了这个人。

 

“哎,我说你也挺大方的啊,还你拳套都不要,我们也用不着。”这家伙居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韩文清端稳了手里的红烧牛肉,忍着没糊他脸上去。

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毫无自觉,又说话了:“你真名叫什么?”

“韩文清,文化的文,清澈的清。”韩文清回答。

“哦,我叫叶秋,一叶之秋的叶秋。”自称为叶秋的少年咧嘴一笑,用叉子搅了搅手里的泡面,“没想到我俩阴差阳错就在这一起吃泡面了啊。”

韩文清从鼻子里哼一声,哧溜吸了一口面条,还是这个味,又好像因为环境不同有些东西不太一样。

叶秋看了看他,嘿嘿一笑:“怎么总板着脸?在游戏里听你说话就觉得凶巴巴。”

“吃面,别说话。”韩文清冷冷地回他。

那时候他们还没料到,几个月后他们就分别加盟了不同战队,两人间的拉扯和对抗将持续十年之久。他们的初见朴素又简单,有缘分在作祟,但事后他们再回忆起,并没有太多值得讲述的地方。故事的开头就跟方便面一样可以充饥但没有营养,无聊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当零食嚼嚼打发时间,外人姑且听之罢了。

 

相比之下,他们的发展远没有那么速成。

第二赛季决赛前韩文清一个人去看霸图新建的体育馆。工程如约竣工在七月,霸图终于可以告别两个赛季以来他们租用作主场的那个公共体育馆。韩文清一个人搭了半个小时的直达公交到达新地方,时间恰好是傍晚,夕阳烧红了半边天,说不尽的壮美,把街景都装饰得金碧辉煌,连场馆外墙的白砖都与有荣焉。

年轻的韩文清站在体育馆前看到门前的几个大字,书法苍劲虬龙,尤反射着天外的火光,霸图的标志在夕阳下熠熠生辉。题字镀金的设计普通到有点俗,但大俗即大雅,金色是丰收和冠军的颜色。韩文清注视着霸图的队徽,在这一刻产生强烈的归属感。霸图的徽标连设计都带着无往不利的锐角,深黑缀着正红,行事如钢沉稳,壮志如焰熊熊,烈性的颜色正适合霸图的男儿。

明天他们将在这个崭新场馆里迎战上一届联赛的冠军嘉世战队,毫无畏惧,反而跃跃欲试。

 

韩文清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场馆中一片昏暗,舞台的正中站了一个人。听到脚步声,那人转过头来,主动朝韩文清打了招呼:“你也来了?”

是叶秋。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正站在对手主场的自觉,韩文清沉默地点点头,走到他的身边。叶秋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整个人显得吊儿郎当。他环视了一周,向场馆真正的主人说:“新场馆挺不错的。”

“你来干什么?”韩文清沉着脸问。在联盟里他和叶秋的算是老相识,但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实在是大,加上从网游里就针锋相对,总爱互拧着性子给对方找不痛快,场下不至于对立,但也算不上关系好的朋友。能人遇能人毕竟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一起干,要么对着干。

而现在他们选的是第二种。

 

“踩点啊。”叶秋答得坦然,手从裤袋里伸出来,一小包东西随着他的动作从裤子口袋里掉出来。叶秋蹲下来把它捡起来,韩文清一看,竟是一包吃了一大半的碎方便面。叶秋把它拿在手上,解开他刚才封口打的活结,敞开了口递给韩文清:“要吗?”

自然得犹如放学后买完零食递给身边朋友的学生。韩文清摇了摇头,叶秋拿回来,自顾自地掏了些碎面屑嚼了嚼:“这种普通的这样吃不好吃,我还是喜欢小时候吃的干脆面,还便宜。”韩文清看着他的动作,不禁失笑:“晚上你就吃这个?”

“队友帮我买错了。”叶秋答,又说:“要不东道主请我吃点什么?”

韩文清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赶回霸图还在食堂的营业时间内。叶秋听了他的提议,有些惊讶地反问他:“让我去霸图食堂?你没搞错吧?”

韩文清耸耸肩:“又不违反联盟的规则。”

联盟确实没有规定比赛前一天两队选手不能私下到对方俱乐部吃饭。叶秋被他傻得可爱的又不到点子上的反驳逗乐了,笑说:“就算你今天讨好我,明天我也不会手软的。”

韩文清冷哼一声:“再啰嗦就饿着。”

叶秋抓了一把干面屑往嘴里一塞,嚼得格外响亮,手重重地在韩文清肩上拍了一下:“那就走吧。”

最后韩文清还是在公交上吃掉了叶秋那包碎方便面的最后一口。他们都忽略了城市的晚高峰,代价就是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都饿得难受,最后仿照中学年代同甘共苦了一把。等他们下车到达霸图俱乐部,等着他们的自然也是漆黑空荡的食堂。

这么走一趟都是又饿又累。最后韩文清打了个电话订了外卖,两人回韩文清的宿舍待着等。叶秋一进门就先抢占了韩文清书桌前的椅子,他整个人挨在椅背上无精打采,只有眼珠肯动一动,来回扫视韩文清的房间。

“饿死我了,有什么零食先垫垫肚子吗?”叶秋有气无力地说。

对于宅男来说在房间里屯零食再正常不过,韩文清也不例外。怎料他打开储物柜,发现自己最后一包薯片恰好昨天被吃掉了,现在柜子里只剩两包方便面。

又是方便面,韩文清心里叹一声。叶秋走过来看了一眼,倒是十分满意,伸手把两包面取出来一看,笑了:“都是红烧牛肉,你真是喜欢这个味道。”

“最经典的味道最好。”韩文清答,从他手里抽回两包面条,“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霸图的集体宿舍里有一个公用的小厨房,冰箱热水壶电磁炉微波炉一应俱全,平时队员们懒得去食堂的时候在那随便热点什么吃倒是很方便。今天两人打开冰箱一看,大家像是说好了似的提前把东西都吃得干干净净,除了几个鸡蛋冰箱里就只剩两瓶饮料。

韩文清刚要关上冰箱门,被叶秋挡了一下,他探过头来扫了一眼。

“还不错。把水烧了打个蛋,可以勉强顶一下。”叶秋说毕快手拿了两个鸡蛋出来,又用锅头盛了水开了电磁炉,整个过程麻利又熟练。韩文清刚想说这鸡蛋不是他的,看着叶秋的架势却没说出口。

“你常这样吃?”韩文清问。

“这样吃比较有营养。”叶秋回答他的声音有些轻快,他的理论听起来有些自欺欺人,不过他和苏沐橙确实常这么吃,简单快捷。电磁炉烧水需要的时间不长,他快速地将两个鸡蛋打进热水里,拆包装放面条做得有条不紊。蔬菜包和调料包倒进锅里的瞬间香味就溢满了整间厨房,饥饿的时候每一秒的等待都是折磨。所幸韩文清的手机及时地响了,他离开厨房到楼下取外卖,留叶秋一个人继续手上的工作。

等他回来的时候叶秋已经分好了一锅的面条,汤汁里窝着两只熟透了的鸡蛋,像孩子们简笔画出的小太阳。叶秋用筷子夹了一只鸡蛋到自己的碗里,夹剩下那只的时候他的筷子在空中停了一下,结果还是落在了自己的碗中,留给韩文清的换成一个笑容:“我煮的,当作犒劳我吧。”

韩文清没有说话,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面条,火煮比水泡让面条更柔软,汤的味道也没有泡面的辛辣刺激。他不动声色地对此表示满意,说出口的话却变成笑对方贪心。叶秋呵呵一笑,毫不在意地吃了起来,他们风卷残云地解决了面前所有的食物。

 

当时的外卖点的是什么韩文清早就忘了,无论从营养还是味道的角度绝对都比开胃的那餐方便面好多了,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却偶尔出现在他梦中,他竟还在梦中生出对没吃到那只鸡蛋的惋惜。连韩文清都觉得自己傻,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却被他牢牢记住,成了场下叶秋的注解。莫名其妙地从那一天开始,叶秋对于他不再是一个二维的“一叶之秋”和一堆枯燥的数据。他变得生动而立体,甚至让韩文清产生冲动要更接近他,去了解他的各方各面。

作为对手,他们总是正面相对。要想看到某一个侧面,他们就必须跨越这层关系,用什么别的,新的东西来作纽带联系对方。羁绊在未知的地方一点点成长,最终把他们紧紧系牢。

 

第二赛季霸图在总决赛输给了嘉世,第三赛季的季后赛又因为嘉世而折戟,一连三年,犹如魔咒。韩文清在复盘后又私下翻来覆去将嘉世的比赛录像研究了无数次。他发现并且坦然承认自己对嘉世以及叶秋有一种异常的执念,且随着三年的经历愈加强烈。彼时他们在竞技场的PK胜率都在100%,这就意味着,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一定会有人把他们拿来比较。任何一个好胜心强的人都不可能不在意跟自己名声相当的对手,就像所有武侠小说里的一样,武林中没有两个至尊,他们必须要决一高下。

第一场PK是韩文清输了,但之后再遇他也有赢回来的时候,非得统计应该算两人不分伯仲。进入职业联盟后,他们得以更专注于荣耀和竞技,兴趣、梦想、工作和目标都合为一体。个人比拼暂且放置,目标自然成了追求冠军——赢所有人,也赢了对方。

叶秋大胜三年,与此同时像中了邪一般霸图连着三年被他淘汰。韩文清是一个硬气到有些傲气,自尊心极强的人。人的性子有时候就像钢铁合金,硬度和强度高了,韧性就降下来。外力过了界限,人反而更容易被折断。韩文清对自己要求高,容错率也低,可是偏偏连着三年栽在了他的老对头手上,这样奇耻大辱让他出离愤怒。赢叶秋,成为冠军,这个念头强烈得成为一种精神桎梏,韩文清无时无刻不在为实现目标而全心全意投入。偶尔一瞬间因为压迫产生的苦闷,硬是生生被他转成了坚持下去的动力。也亏得是他,从来都全力以赴,巨舰前行即使伤痕累累也决不会沉没。

天眷有心人,第四赛季韩文清终于率领霸图一雪前耻。那一战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无论是对韩文清,对叶秋还是对整个荣耀。而从那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们绕不开对方,斩不断羁绊,同行但不能并肩,对抗且互不妥协,难分难解,长此以往,不负宿敌之名。

 

场下两人当然没那么剑拔弩张,倒是因为常常作祟的缘分日渐熟悉。

第四季赛结束后霸图的赞助又多了一批,韩文清接到的代言也多了起来,夏休的时候也不得不从舒适的放假状态中出来投入工作。这次接洽的赞助商总部在S市,韩文清跟经理前往商谈,又老老实实地按着吩咐在镁光灯下拍了两天广告,赞助商才终于肯放他走。韩文清顺道就去走了亲戚,恰好他有个表哥要到H市出差,便叫上他也去转转。

H市和S市可以当日往返,韩文清轻装上阵。到地了表哥就去开会,留韩文清一个人在H市逛。韩文清来H市的机会不少,但都是为了比赛,H市对他来说熟悉又陌生。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转眼就到了中午。韩文清对H市美食的印象全都来自比赛结束后队友七绕八弯带他去的小店,均离嘉世的主场不远。他打了出租过去,还差几步进到店里,远远地就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过来,看身影是熟面孔。那边走在前面的人先发现了他,声音轻快地跟他打招呼:“韩文清!”

这一声惊动了后面慢吞吞的人。他没精打采地抬起头,在烟雾里冲他咧开一个笑脸:“这么巧,怎么在这里?”

“来旅游。”韩文清简单地解释,苏沐橙和叶秋都已经走到他面前,手里挽着袋子,一副刚刚买完菜回来的模样。

“吃饭没?”苏沐橙问他。韩文清摇摇头,叶秋还未说话,苏沐橙的邀请已经开口:“要不要来我们家一起吃?”

“你这么积极,到底想做什么好菜?”叶秋笑着问她,又说:“事先说好,我今天只管吃。”

“那你也得来帮忙。”苏沐橙笑,没放过想偷懒的叶秋。叶秋争了几句,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两人一来一回地聊,把韩文清晾在了一边,直到最后说定了,叶秋才有空招呼韩文清一声:“来啊,妹子邀请呢!”

这一下韩文清不来也得来。

 

苏沐橙口中的“我们家”离嘉世俱乐部也不远,大概五分钟的路程可以到,地处一个老旧的居民区的一楼,尽管是白天,房间里也显得昏暗。韩文清推开门一看,这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客厅里只有两把木椅子和一张小凳子,围着一张木桌子,除此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家具。韩文清经过卧房,朝里面望了一眼,也是空空如也。

苏沐橙进门后就提着菜到厨房去了,叶秋开了晃眼的白炽灯,陪着韩文清到客厅坐下。韩文清打量了这房子一周,愣是没看出来哪里有“家”的样子。叶秋不紧不慢地点了一根烟,给韩文清解释:“这里是以前我和沐橙还有沐秋住的地方。沐橙搬进嘉世宿舍后就空了,这两天趁有空我们就回来处理一下。”他说着话,烟夹在手指间,随着手的摆动烟雾扩散出一片蜿蜒的朦胧。“我和沐秋住这间,沐橙住那。你看这张桌子,当年我就是在这里爆走了你的拳套。”

这时候的韩文清已经不会因为他这些低级的垃圾话受影响,四年的比赛带给他的除了经验的增长还有心态的转变。韩文清依旧不擅长跟叶秋嘴炮,但至少现在已经自带过滤系统了。他没有回答叶秋的话。叶秋看着他表情未有松动,笑了:“不想知道我们后来怎么处理了吗?”

“没兴趣。”韩文清说。

“呵呵。”叶秋干笑两声,“它为伟大的自制装备研究事业做出了贡献,死得其所!”

听到这话,韩文清竟有些许讶然:“你们那时候就在研究装备编辑器了?”

“主要是沐秋在搞。”叶秋笑了笑,“还颇有心得。他是个天才。”他并不吝啬对老友的称赞。

“可惜。”韩文清自然也是听说过苏沐秋的事,也不禁为他的英年早逝感叹了一句。

“要是他还在的话,每一年的冠军都是嘉世的了,荣耀会很无聊。”叶秋耸耸肩,随口感慨了一句。时间早就冲淡了失去好友的伤悲,徒留惋惜与缅怀。

“不可能。”韩文清冷冷地说道。叶秋看了他一眼,在烟雾中笑了起来:“你当然最有资格这么说,我也没法反驳你。不过你也不要得意忘形,反正没有验证的机会……”

“来帮个忙!”苏沐橙突然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打断了叶秋的话。叶秋应一声,站起来随意地在地上踩灭烟头,走进了厨房,留韩文清一个人在客厅。

 

简陋的厨房里肉已经腌好,苏沐橙一边烧着水准备煮面条,一边吩咐叶秋帮忙切青椒。叶秋探头一看,锅边放了三包未开封的方便面。

“吃方便面啊?”

“家里都清空了,就剩这个。”苏沐橙回答,今天算是他们在这里煮的最后一餐,能简则简。

叶秋把头缩回来,一边给青椒切丝,一边说:“吃方便面而已,搞那么复杂?”

“做个炒面换换口味嘛。”苏沐橙将面饼和蔬菜包一起投入煮沸的锅中。水声咕噜咕噜,火苗燃烧的轻微响声配上叶秋切丝时有规律的声响,交织在一起都是生活的呼吸声。他们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活,让小厨房显得更安静。

过了一会,苏沐橙突然开口:“如果哥哥还在的话,是不是今年赢的就不是霸图了?”

叶秋听了这话,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才继续,笑起来:“别傻了。竞技场上没有常胜将军。能站在这里的都是很有天赋又很努力的人,都是跟我们势均力敌的。”一边说,他一边缓慢地将贴在刀身上的青椒丝拨下来,“就算我和你哥哥搭档也不可能永远赢下去。韩文清和霸图有这个能力赢我们,就算不是韩文清,还有其他人。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不要再让他们有赢我们的机会。”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你是在安慰我还是在称赞他?”她显然读懂了叶秋这番话的意图,却开了个小玩笑。

“我说的是实话。”叶秋说,“不过对手在外面,你就别告诉他了。”

“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苏沐橙说。

叶秋显然没跟上她的思维:“合适?什么合适?”

“你俩啊,势均力敌。人的一生难得有个好对手,你们该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好朋友?暂且算不上吧。”叶秋竟认真地思考了这件事,“但是嘉世的两大王牌给他做青椒肉丝炒面,这样的待遇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吧?”

苏沐橙又笑,叶秋忽然摇摇头:“不,只是顺便的。”

苏沐橙点点头:“嗯,只是顺便的。”她捞起煮熟的面条,将青椒和肉丝分别下油锅炒熟,再将三者混在一起翻炒几十下,一盘热气腾腾炒面就出锅了。金黄的面条上点缀着粉嫩的肉丝和绿油油的青椒,香气四溢,着实诱人。

 

韩文清在夹起面条的时候就有所怀疑,吃进嘴巴里就终于确认了此事:“方便面?”

“是,”叶秋大方承认,“豪华方便面。”

“挺好吃的。”韩文清称赞,又不禁失笑,“你吃方便面的花样真多。”

叶秋眼疾手快地夹走了盘子里离韩文清较近的区域里的肉丝:“哎哎,应该表扬我们把最普通的玩意变出了这么多花样。”

“不还是方便面?”韩文清说。

“老韩,你缺乏生活情调啊。”叶秋用筷子挑着长长的面条,全然不顾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韩文清坐在他的对面,脸色冷峻,但是被他首次颇显亲昵的称呼打出了几秒钟的僵直。苏沐橙坐在一边面带笑意,叶秋吃了几口,转过头对她说话:“很好吃。不过下次简单点就可以了。”

“你不喜欢?”

“当然喜欢,但这不还是方便面,方便为上。”叶秋套用了韩文清的句子浑然不自知。韩文清不动声色,想来对方也不是那种花哨的人,以他的理解,叶秋甚至比他更“朴实”无情趣。第三赛季的荣耀联赛看点缤纷,繁花血景绚烂无比,又添了个打法天马行空的新人王杰希,而叶秋依旧是荣耀的君王,用最土最朴素的打法穿越迷障直捣核心。到了第四赛季,韩文清携霸图一举摧毁嘉世王朝,他的打法更没什么出奇制胜的地方。绝对的抢攻型选手,姿态强硬,毫无畏惧,哪怕硬吃伤害也不绝不会退让。他的战术相较叶秋的简直一目了然,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卧薪尝胆三年后把叶秋斩落马下。

他们成为平分秋色的宿敌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很多方面其实他们很相似,坚持自己朴素的打法,对荣耀的感情纯粹到天真。就连他们的ID,“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都共同带了点孤独,甚至孤芳自赏的意味。站在最巅峰的人很难再遇能跟他们并驾齐驱的人,四顾茫然,唯有对方。当他们四目相对时,两人间像隔了一层玻璃,既能清晰真切地看到对方,又能隐隐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们走到这一步,才发现所谓敌手,是对方,也是自己。如影随形,孤独的灵魂一路相伴。

 

叶秋和苏沐橙饭后将韩文清送走。他们没说什么告别的话,哪怕挑衅也没有。夏天蝉鸣聒噪,一声比一声长,唱透旧日时光和来日方长。叶秋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他的背影渐远,突然开口对苏沐橙说:“嗯,我觉得挺合适的。”

苏沐橙眼角笑出弯弯的一个弧:“什么合适?”

“合适一直做对手呗,你还想什么。”叶秋答,“估计会斗到退役吧。”

“那正好。”

 

他们只需要等谁先向岁月服输。

五六七赛季的嘉世和霸图都有种巅峰过后的力量不足,属于他们的辉煌舞台一度让给别人。但宿敌的关系是一种亲密又特殊的牵绊,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值得注意的对手太多,宿敌却总在一个独特的位置上。后知后觉,他们关注对方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

一直到第八赛季。韩文清虽然明显感觉到自己状态下滑,但仍奋力拼搏在一线,却在赛季中旬突然收到叶秋退役的消息。霸图的队长,他永远用尽全力,做好充足准备,而对方却提前GG。叶秋早早服软让韩文清深觉不齿,送上带着鄙夷的“没出息”三个字,叶秋不配也不再与他为敌。只是,又回到一个人在路上的状态,寂寞谁人可知。

所幸,很快他就发现叶秋还是那个叶秋。毕竟是宿敌,叶秋那份难缠没人比韩文清更熟悉,包括跟荣耀的难分难舍。仅凭一个龙抬头韩文清就足以看出他心存不甘,韩文清面对媒体和观众郑重而又笃定地说下“我等你回来”,全因为那个人配得上他的信任和等待。不管叶秋用什么方法,哪怕从挑战赛杀回来听起来那么异想天开,叶秋也绝对会回来。有一点韩文清深信不疑,叶秋不会辜负荣耀,自然也不会辜负韩文清的“信任”。

 

第九赛季时韩文清仍不可免俗地偶尔会想起叶秋。

有一次他和队友出门吃饭,秦牧云图新鲜,提议了一家韩式料理。一行人坐定之后,韩文清翻着菜单发现他不擅此道,便让店员推荐,最后上桌的是一碗韩式海鲜火锅面。翠绿的菜叶浮在汤面,面条上码着小蛤蜊和香菇片,颜色诱人。张佳乐坐在他的对面,看了这一碗,笑说以前百花有个女队员曾给他们做过。她当时用的是方便面,特意买了韩式辣酱,当时做出来的效果跟店里卖的差不多,说是从韩剧里学来的方法。韩文清一边吃面条一边听,神色有几分松动。拿方便面变出花样的人他还想起了叶秋,他们后来再没有一起吃过这种不健康的食品,但是之前的每一次他都记忆犹新。不为人知地,韩文清其实最怀念他们的初遇,连吃方便面的方式都是最原始、最普通的。而叶秋就属于他对于荣耀的最初回忆。

韩文清让最初的回忆沉底,又把精力集中于眼前。人不能沉湎于过去,他只懂得向前。而叶秋能否再次追上他,从不是他要考虑的事。

 

叶秋最后回来了,还改了名字叫“叶修”,账号卡唤作“君莫笑”,再次出征,均以“兴欣”为名。在经历不公和无数辛苦之后,他又回到真正属于他的战场。一切都变了,但人还是那个人,大实话说得依旧嘲讽意味十足,连吐出的烟圈都是熟悉的蜿蜒。打法不过是二十四职业低阶技能的排列组合,原理简单却生出了波诡云谲的效果。第十赛季的荣耀联盟轮回再现,又转回到以前叶修大杀四方的时代。韩文清在下场后和叶修对视,对方给他的笑脸能和前三赛季的他重合。十年过去了,他们早就没有当初的孩子气,可是二人的场合好像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最初的青涩和骄傲他们全都留给了对方,以至于到现在面对宿敌,自然而然就展现出遗落在岁月里的单纯。

韩文清斥叶修“幼稚”,而对于叶修,韩文清又何尝不是未曾“长大”过。他十年不改的风格,十年不移的坚定,还有十年不变的那股子暴脾气,统统都是叶修最初的回忆。

 

荣耀十年,老将唯他们二人。

第十赛季全明星的时候,叶修又坐在选手席,看着舞台上韩文清和张新杰拥抱,心里生出许多唏嘘。他们因正面为敌从未拥抱,可是在年岁中互相交托的东西日益增多:青春、信任、骄傲,乃至交换了一份孤独。只是他们从对方手上接过属于强者寂寞时,才发现,因为宿敌相伴,孤独早已烟消云散。蓦然回首,对方早已成为自己荣耀里,乃至生命里不能缺少的存在。他们爱荣耀如生命,也顺其自然地对对方一往情深。

现在他们都欠对方一个拥抱。

 

全明星的第三天白天,叶修离开酒店想去找点吃的,一个人转了一会儿竟遇到韩文清。他笑,他俩的缘分故事一直就俗得跟八点档一般。既然在Q市,韩文清便主动邀他共同进餐,叶修悠悠吐出一口烟,道:“行啊,不过你得带我去安全的地方。”

“除了我现在没人敢揍你。”韩文清回他,说是给他一颗定心丸不如说更像新的恐吓。他们挑了一家西餐厅,那里大白天以浪漫之名营造了昏暗的环境,倒是对他们都方便。

叶修陷在卡座的沙发里翻着菜单,韩文清已经简单迅速地定了一份意大利面。叶修点完,反过来笑韩文清:“意大利面?不就是外国人的方便面。”

“出息,老想着方便面。”韩文清说。

“我说的是实话,”叶修倒是好心情地驳他,“小时候看我们家保姆做过。去外头买一包面条回来,放热水里煮熟,然后自己做点番茄肉末酱淋上去就行。不过外国人的方便面没有我们的方便啊,应该把调料包准备好的。”

韩文清在昏暗的环境里快速地弯了弯嘴角然后又摊平,叶修没有及时看到,他们很少聊这么生活的话题。

“有保姆还老吃方便面?”

“那是离家出走以后。”叶修回他,忽然反应过来,“说漏嘴了!”

“离家出走?”

像是帮着叶修似的,两个人的菜这时候端了上来。韩文清用叉子卷了一把外国人的方便面,没放过叶修:“继续说?”他的声音一贯听起来比较冷,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叶修摆摆手:“哥的黑历史。”他简单地解释了自己曾经的境况,韩文清坐在他的对面不笑也不发表感言,偶尔挑挑眉毛。叶修看着他,将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被哥以前的光辉事迹感染到说不出话来了?”

韩文清推开他的手,低头嚼了一口意大利面,又抬起头:“没用,打了十年还回不了家。”

叶修笑,去与韩文清对视,他姑且可以认为韩文清高看他以至于认为生活里也无所不能。某些方面他们最懂对方,某些方面却还需要他们更多的相处。

但是他们会留给对方时间。

 

“打完这年我就会回家。”叶修笑,“当然是拿到冠军之后。”

“呵。”韩文清冷哼一声,没有回应叶修的“春秋大梦”。他嚼了嚼刚才这句话,才突然发现对方也在传达另一个意思。

“没想到你退这么早。”其实不早了,只是又将剩下韩文清一个人。他一如既往,贯彻始终,一直战斗到站不起来为止。

叶修自然是想打下去,沉重的话题到了开口前,又换了另一种表达方式,但也是百分百的真心:“以前太忙了,退役后才有空考虑其他的事。”

韩文清抬眼看他:“比如?”

叶修说:“比如跟十年宿敌共同生活。”

韩文清笑了一声,说出的话十分肯定:“小菜一碟。”他们接了一个眼神,叶修喝了一口饮料,又开口:“你在Q市有私房吗?”

“有。搬过来?”韩文清说。

“不急,”叶修摆摆手,“只是先找一个去处罢了,这次难说会不会被赶出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当然你这里最适合。”

“哦,钥匙下次给你。”他答得干脆利落,仅用挑眉表示了对前半句话有所反应。

“很大方啊,韩文清大大。”叶修笑,“不怕我在你家做点什么不好的事?”

“谅你也不敢。”

“我有不敢做的事情吗?”

这个问题自然由宿敌来回答最合适不过。但是韩文清没有说一句话。他站起来,走到叶修的那一边。他们处在一个角落,餐厅里的浪漫气氛无处不在。没人注意他们,韩文清居高临下,俯身吻住叶修的嘴唇。

四片嘴唇相碰的时候叶修得承认这次他输了,他确实没想过要在这一刻去吻他,而韩文清比他更直接。也罢,他们用了十年才等到今天的水到渠成,哪怕是黑椒汁和番茄酱味道的吻都弥足珍贵。

这次的全明星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验了成为队友的感觉。赛场上他们更适合对抗,而赛场下选择并肩。十年足以让感情发酵到甜美醇香,而对于老将,依旧来日方长。

 

第十赛季的夏休期间韩文清仍留在霸图处理事情,结束后他开车回家。在等红灯的时候他听到了车载广播里的新闻报道:“荣耀世邀赛中国队载誉而归,各选手于今晨抵京……”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八点三十分。”韩文清正想听完,那条新闻却被半点报时给截断,他几不可见地弯了弯嘴角。当他推开门的时候,不出所料的听到了屋子里有脚步声。

“饿了吗?”叶修从里屋里出来,未等韩文清点头,他晃了晃手里的两盒红烧牛肉面:“家里就只有这个。”

“就吃这个吧。”韩文清走进厨房去烧开水,一切自然。十年弹指间,兜兜转转,留在身边的是最初的那个人,人间没有比这更妙的事情了。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最普通,最经典的味道最好。”叶修站在厨房外跟他说话。

韩文清没有回答他,只是提着水壶往两桶红烧牛肉面里灌热水。他一直是这么从一而终的人,长久地爱着最初、最经典的一切,比如荣耀,比如霸图,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叶修。

 

这方面叶修也一直像他。


FIN

评论 ( 57 )
热度 ( 10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