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荒唐 05

两月没更了(。)首章有肉被屏蔽了,请走汤不热。02-04章首页戳“荒唐”可见。


05

 

叶修放下白瓷杯,转身说了一句“我去抽根烟”,率先走出了客房。韩文清抽卡关门的空隙,叶修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他觉得在客房里有些头晕,而原因他归结于烟瘾犯了和暖气开得太大。

 

所有的动心都需要铺垫,但是不一定需要理由。

 

室外的冷空气一下子把他冻得神清气爽。叶修抽出一根烟,刚叼在嘴里准备点燃,就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借个火。”转头一看,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孙哲平用两根手指夹着烟递了过来,叶修点了打火机,孙哲平极其迅速地点着烟,道了一声谢。叶修打开烟盒给张佳乐递过去,张佳乐摆摆手拒绝了,叶修收起烟盒,低头点烟。

 

在他低头的空隙里没事干的围观者张佳乐眼尖地发现了一件事。

“哟,叶秋,换了条霸图的裤子?什么时候嘉世跟霸图关系这么好了?”

 

“关系一般。”叶修吐出一口烟,缓缓地说。

“一般怎么定义?”张佳乐饶有兴致地追问。

 

“比如韩文清问我借火,我就不一定借。”叶修笑一声,把打火机放进裤子口袋里。孙哲平抖了抖烟灰,在旁边呵呵笑了两声:“你那是小气吧。”

“在材料上我是很小气的。”叶修顺着他的话,换来张佳乐的一个中指。陈导游在门口召集人,张佳乐没再理他们,先走了过去。有个人过来和他同行,他们交谈了两句,好像聊到什么让人兴奋的话题,张佳乐直接就把胳膊勾在对方的脖子上了。男性间亲昵的少,这样的肢体动作算是关系好的证明之一。叶修不由得想了下他与韩文清勾肩搭背,竟觉突兀。要是换作跟魏琛郭明宇,就十分自然毫无尴尬,明明他的年纪跟韩文清更相近。大概是他们仨都能厚着脸皮扯垃圾话,冷场与他们无关;又可能是他屡挫韩文清,而两个人都是傲气正盛好胜心最强的时候,不认同也不服输,无形间就有了距离,这场下朋友也当得不是十分的舒坦。郭明宇即将退役,开荒年代的三足鼎立变成两者争锋。总有好事者愿意对比同届的选手,无论愿意与否他们都将在之后的纠缠中被绑定一种对峙关系,并且单纯地只属于他们二人。

 

回过神来,烟已经烧到了嘴边,叶修发现自己想了太多关于韩文清的事,出于对手又出于私人关系,而故事的另一个人对此毫不知情。孙哲平催促了他一声,叶修应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回归集体。接下来的活动乏善可陈,按部就班地结束后众人就回到酒店收拾东西等待联盟的大巴把他们送回去。

 

叶修疲倦地回到酒店里,收拾了一会才想起自己还穿着霸图的运动裤,而自己的脏裤子还放在了韩文清的房间里。换上自己的裤子后叶修按响了韩文清房门的门铃,来开门的是韩文清的室友,不是霸图的人。叶修没进门,站在门口喊:“韩文清,我来还裤子。”

 

屋子里头的韩文清应了一声,走了出来。他的室友这才注意到叶修手里拿的是一条霸图的运动裤。

“哟,穿了霸图的裤子?怎么叶秋你有意思转会霸图吗?”室友调笑。

叶修笑答:“霸图要卖掉三个韩文清才能付得起我的转会费。”

“你就是找揍。”韩文清冷冷地回他,走过来把叶修手里的裤子拿走,“晚上八点竞技场。”

“不一定有空。”叶修走进卫生间,他的脏裤子原样搭在洗手池边,他随手卷成了一团。“下次要跟我打提前预约,我很忙的。”

“赶紧滚。”韩文清回他,语气中有些许怒意。韩文清的室友笑了起来,叶修这明显是故意气他的。叶修的说话方式他们不是没有领教过,有时候一两句就能把人气得够呛,而韩文清这耿直的脾气绝对是联盟里最容易被撩怒的人之一。

“你看你这脾气……”叶修笑着走了。韩文清实在没点垃圾话的技能,每次他们语言上的博弈都都是类似的收场,一词“无趣”可以概括。

 

终归是赛场上的角逐更有趣,第三赛季嘉世仍旧势不可挡。季后赛三斩霸图,破繁花血景,成三连冠伟业。嘉世当晚庆功一直闹到了半夜,叶修不胜酒力早早就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在自己宿舍的床上醒来一看,竟一觉睡到了下午。

 

他起床草草洗漱,刚出门就迎面就遇上了吴雪峰。

“去哪?”吴雪峰问。

“饿了,我去楼下买点吃的。”叶修回答,他还是一脸疲惫。

“过一会就出去吃饭了,不用买了吧?”吴雪峰奇怪地问。

“又吃?昨天不是刚吃过吗?”叶修有些不太情愿。

“你忘了?昨晚郭明宇打电话过来说请我俩今晚吃个饭,韩文清也在。我说来了H市就该我们做东,他非说请我们。”

“哦!那去吧!再不吃就没机会宰他了。”叶修明白了,郭明宇特意在看完决赛后在H市多待一天,就是为了跟他们几个老朋友吃餐告别饭。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出门截了一辆出租车按着郭明宇给的地址去了。这是一个位于大厦顶层的西餐厅,郭明宇定的是一个临窗的卡座。吴雪峰和叶修来到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在等着了,一个一边守着落地窗,窗外是H市夜晚绚烂的车水马龙。吴雪峰自然地就坐在了郭明宇的旁边,叶修只好挨着韩文清,抛开了比赛和战略后他们以纯粹的朋友关系第一次坐得这么近。西餐厅里的灯光昏黄暧昧,空气里洋溢着被刻意营造出的浪漫气氛,莫名地就提醒了叶修他曾在全明星之后动过的一丝转瞬即逝的念头。

 

说不上多喜欢牛扒沙拉和罗宋汤,但到底是郭总带我装逼带我飞。叶修一个失手把柠檬汁挤多了,一叉子的肉酸得他龇牙咧嘴,只好去灌点汤喝。这时候郭明宇和吴雪峰刚结束上一个话题,静了一下,郭明宇突然问:“对了,你们谈恋爱没有?” 

这个问题显得有些突兀,但也没什么不好答的。韩文清抬眼看了郭明宇一眼,简单地说了句没有。叶修停止了喝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对面的人:“干嘛?你要介绍妹子吗?”

“哪能啊?我平时见得妹子不就是队里那姑娘和食堂阿姨吗?”郭明宇苦恼地用叉子戳了戳沙拉盘里的圣女果,作为电竞选手他之前三年的生活实在太过单一。

“难道你想谈恋爱啊?”吴雪峰笑嘻嘻地在旁边问他。

“家里在催。”郭明宇抱怨。“用他们的话就是‘现在要回到正常生活’。找个踏实稳定的工作,然后成家。”

“孩子早点生有爹妈帮带。”吴雪峰补上后半句,拍拍他的肩,“长辈都这样说。”

“现在的生活蛮正常的……”韩文清发表议论。

“你们还年轻。”郭明宇打断他,“长大点就会知道了。所有人都这么生活,反常了就不一样。不一样就把自己改造得和别人一样,这是最好的自保法则,长辈都坚持这种法则。”

“少倚老卖老啊老郭。”叶修总算喝完了汤,刚要说下去,吴雪峰举起了果汁,抢先说话:“总之祝老郭一切顺利吧,我们干杯!”

四杯甜饮料碰到一起,声音清脆宛若祝福的美言。话题又迅速跳入了下一个,一直到晚上十点才酒足饭饱聊得尽兴。四个人在联盟未成立的时候就相识,魏琛已经退了,现在又一走走了两个,青春,梦想,努力和渴望,无情的岁月和生活的洪流,所有的一切到了今晚这个昏暗的环境中,难免不发酵出感伤。

 

郭明宇最后还是喝了些酒,有些醉了。三人为他拦了一辆出租车。韩文清和叶修两人肩并肩站着,看着郭明宇上了车,又跟吴雪峰说了两句。叶修和韩文清虽也唏嘘,却不懂该说些什么,皆是沉默。叶修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根烟,烟头星星闪闪的微光在夜晚中微不足道。叶修看了看身边人的侧脸,郭明宇说得没有错,他们都还年轻。

 

但是年轻不代表可以胡来。年轻往往代表了他不认同那种牺牲自我式的自保法则,却很有可能盲目乱撞直到头破血流。

烟雾朦胧了叶修眼前的景象,他抿了抿嘴唇。

 

韩文清和叶修?

简直荒唐。


评论 ( 14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