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陶叶]井底之蛙

叶秋即叶修。


井底之蛙

 

嘉世拿第三个冠军的时候,陶轩的狂喜难以言喻。叶秋惯例是不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横扫联盟的繁花血景终究是矛下一抹残影。在震惊,狂欢和好奇之后,记者再怎么软磨硬泡叶秋也只同意了在QQ上接受采访。这个过程陶轩全程看在眼里,那种他特有的固执淋漓尽致。

 

这段插曲让陶轩如鲠在喉。这个三连冠明明是一把开启巨大宝库的钥匙,但是叶秋偏偏把它放在旮旯处,任凭生锈。

大势所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陶轩憋了一肚子的话,转到叶秋的门前。叶秋正在玩荣耀。他玩得太好,已经没有什么荣耀是他没有的。陶轩也曾是个荣耀玩家,对荣耀的热情于职业选手也不遑多让。天赋秉异是很残酷的四个字,无情地终结了他在赛场上大杀四方的梦想。

 

他的幸运在于遇到了苏沐秋和叶秋。尽管一个英年早逝,另一个却没让他失望地为嘉世夺来一切的荣光。这支战队顶着他最初的产业的名字,而领军人是他的恋人,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十全十美。

 

烟被叶秋叼在嘴里,空气和情绪一同被燃烧。陶轩走了进去,沉默无语。叶秋终结了一盘,转身过来看到他,在荧亮的电脑屏幕边微笑。这个人比他小上好几岁,却在多处让陶轩觉得无法抗衡。在他们签下一纸合同的那天晚上,所有的嘉世队员为了庆祝一起吃了一餐饭。叶秋坐在他的左手边,握筷子的右手好看得过分。玻璃转盘转过来一碗杂烩,火腿豌豆玉米花生粒,在陶轩举箸的时候叶秋快手抢先,圆圆的花生粒就落在了他的筷间,而陶轩刚好撞上了他的筷子,发出轻微的响声,一齐响起的还有叶秋的笑声。

 

“下次快点。”他挑眉。

他好像没有完成,或者说也不打算完成陶轩已经变成了老板的认知。从属关系一开始就不存在,哪怕一纸合同也不能让它实际地建立起来。后来他们不可免俗地滚上了床,情欲的余韵里叶秋一身脏抽起了烟。陶轩在黑暗里从他嘴里接过,狠狠地抽了一口又塞回给他。叶秋低笑了两声,也不嫌弃继续抽。陶轩的手从他的肩膀滑到腰间,从工作关系到私人关系,这个人怎么能什么时候都游刃有余?他没来由地有些不安定。

 

那种时候的手足无措比现在的情况还遭。陶轩就着叶秋的小号玩了一局,手很生疏,操作之粗糙连他自己也看不过,这会儿小战法已经被浮空,眼看就要被连死,死得都特别笨拙。陶轩暗叹一口气,叶秋坐在一边抽烟,也不笑他,也不看他。陶轩没耐心地看着血条一点点往下掉。

 

“叶秋。”

他叫了身边那个吞烟吐雾的人的名字。黑暗的环境加上烟雾缭绕,虚虚实实徒生一股仙气。陶轩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这个大神是他最熟悉的人,所有人都把他美化落在他的眼里却是另一般的模样。拿梦想下饭的年代他坚持着对荣耀的纯情,好像飘飘忽忽就高于他们一等。可偏就陶轩是个商人,要出入市井,染得一身铜臭,不置可否至少他愿意。陶轩快要恨极了“赤子之心”这四个字,搁在叶秋身上就怎么都生不出让人喜悦的意味来。

 

“嗯?来一根?”叶秋给他递烟,陶轩推开了。

“我跟你玩一局。”陶轩说。叶秋对上他的眼神,把烟往旁边一放,笑了笑算作答应他。陶轩回自己的办公室拿了自己的手提电脑过来,随便拿了一张马甲账号卡,竞技场开修正,准备过后就开始。

陶轩自然是没有想过赢叶秋,他也不需要叶秋放这个水。两个战法在场地里直接相遇,很难说叶秋用了几分力。日常里他待人算是好脾气,嘉世上上下下几十号人,谁想来和大神过招他都奉陪。谁都知道是输,但又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这场本该来说一分钟内结束的对局两个人足足打了三分钟。叶秋没有不耐烦的神色,反而像是乐在其中。

 

“还来吗?”叶秋在结束之后迅速问他。

陶轩点了点头,比他更快一步地按下了准备。从三分钟到两分钟,从两分钟到一分钟,五十秒。“还来”了很多次之后他们结束战局的时间有了一个稳定值。叶秋对他的威胁也像是有了一个可控标准,就在这个稳定值里面,退无可退,亦无多加。这个牢笼触之不及,不可冲破。陶轩逐渐焦躁,一次操作失误,接连好几下弥补不及,乱了节奏之后更加手忙脚乱,干脆懈怠下来。

 

“喂!”叶秋的动作也慢下来,“要打就好好打。”

老友,恋人加老板,三重的身份让他给了陶轩足够的耐心。陶轩想和他打,他就奉陪,结果先松懈下来的却是陶轩。两个角色都停了下来,互相面无表情地站着。叶秋抬起头,四目交接的时候复杂的感情上涌到达了情绪火山口的顶峰,陶轩反而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可测的威胁把他牢牢压制,他来也不过是把利弊再复读一次。但叶秋又不是傻子。目光交错了之后叶秋飞快低下头继续去看电脑屏幕,陶轩溢满的情绪无处发泄,变得更加心烦意乱。

 

他的屏幕迅速灰暗下去。叶秋在荣耀上争分夺秒,从兴趣到职业这个游戏永远让他享受乐趣。这一点的乐趣让他们相遇,自以为走上了同一条路就互相捎一程。越往下走,就越发现道不同。叶秋一孔观天,而陶轩自以为是只见了天空的鸟,他在井口招呼他,但井底的人固执到近乎迂腐,最后是一种让人无从下手的冷酷。可是他对叶秋又是力不从心,事业梦想和爱情偏偏都跟同一个名字有关,荣耀既是关联也横亘其间。

 

陶轩又靠近了他一些。战局结束了对方不愿再开始,叶秋在陶轩的面前拉开抽屉,三枚亮闪闪的冠军戒指并排着。“嘉世”不止是梦想还是神话。陶轩深知这抽屉里的都是叶秋的筹码,而叶秋的筹码越多,他的赌注就越大,输起来就越惨。他们正一步步走近抗衡的稳定值。

 

谁都不希望嘉世输,也不希望自己输。

 

“能这样一直下去吗?”陶轩问,在最后一秒他心软了。

“你怕什么?”叶秋哼笑一声。他的自信和骄傲从来都是自如的,自如得让迎面承受的人徒生逆反。

 

最好一直这样好下去。

陶轩忿忿地想着,给了叶秋一个恼羞成怒的吻。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