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先知(fin)

阿哥,您的小甜文!内容多胡扯,莫认真;w;

---------


先知

 

“能载我一程吗?”

 

拧完外置储能板上的最后一颗螺丝,他听到有人站在飞船边问。

“我可不是开洲际快船的。”他把螺丝刀往口袋里一塞,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回答外面那个求助的人。但是当他转过身看到了来者的脸的时候,他很快改了口:“上船吧。”

 

因失望而蹙起的眉头因为他突然改变主意而舒展开,对方向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飞船的驾驶员向他的旅伴伸出了手:“欢迎搭乘荣耀号。他们都喜欢叫我‘先知’,你叫我001就可以了。”

“001?”荣耀号的旅客回握他的手,重复了一遍他奇怪的自称,“你的工号?”

“都说了我不是开出租的。”001笑了笑,“让我猜猜你的名字,姓韩对吗?”

 

风尘仆仆的旅人对这样的概率事件没有放在心上,点头承认:“没错,我叫韩文清。”

001咧嘴一笑,两只手插进了口袋里:“今年22岁,你的背包里有一张从地球到α-757星球的地图。你不是旅行者,而是某项医学实验的研究员——并且是刚刚上任。上头要你在两天内赶到α-757星,因为到任的手续你耽误了时间没赶上研究所的集体航班,现在你只好一个人碰运气找一艘愿意让你搭顺风车的流动飞船,比如现在你前面的这艘荣耀号。你放心,搭乘荣耀号你只需要一天一夜就可以完成这趟旅程,多出来的时间,”他顿了顿,露出一个微笑,在说话过程点燃了烟,“对历史的影响不大,姑且可以忽略。”

 

韩文清听完001胸有成足的叙述,眼睛里闪过诧异的神色,但很快又消失了。

“很高兴为你服务。”001用一种服务业从业人员的麻木语调说,“希望我们能有一段愉快的旅程。”

 

韩文清没有回应,跟着001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扶梯,舱内一片漆黑。001点亮了灯,巨大的显示屏运转起来,用荧绿色的数据昭示着机器的运转有条不紊。驾驶室里有一股烟味,韩文清皱了皱眉。001掐灭了烟头,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还不喜欢烟味。”他启动了气体交换装置,顿时舱内的烟味被稀释了不少。

 

“你的观察力很好。”韩文清看了看他,面无表情地开始叙述,“α-757研究所给我的胸章上刻了我的姓的缩写‘H’,你猜的是韩,不是霍、胡或者黄,运气不错。研究所刚刚启用了新的徽章,不过差别也只有装饰齿轮从两枚变成三枚——所以你看得出我是新上任的。而进入研究所最起码要大学毕业——22岁。另外,研究所的航班起航是几分钟前在荣耀号旁边发生的事。最后,先知这种游戏很无聊。”

 

001听罢,大笑了几声。“很符合逻辑的推断,严谨又有些刻板的你当然不这么容易相信超乎于科学认知的事。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就是科学创造出来的先知。”

韩文清挑了挑眉,看了看身边这个狂妄的人,没有回答他的胡话。在他眼里这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不过是个爱耍小聪明的飞船驾驶员,还违规在驾驶舱里抽烟。现在的科学发展太迅猛让人类有了有无所不能的错觉,这种脑补过度的病韩文清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治好了。

 

“我们准备出发了,韩文清。”001念出旅伴的名字,这三个字对他而言熟悉又陌生,“虽然你看起来不爱笑,但最好保持一点好心情——别吓坏了我舱内的灵敏探头。”

“好好开你的船。”韩文清抱胸回复他,表情仍未有一丝松动,语气冷淡反客为主。001笑了一声,道:“虽然你考飞船驾照的时候应急反应那门课拿的是A+,这种时候也不需要你来担心。”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舱内响起了“哒”的一声轻响,像是什么机关被启动了。韩文清下意识地抬起头,才发现上方有一个小型的360°全景摄像头,被细长灵活的金属支架搭载着。现在正在001的控制下慢慢回收,活像一条缩回到洞里的蛇。

一张刚打印出来的彩色照片滑到了韩文清的面前,照片上的韩文清抱胸皱眉,一脸严肃,正是他让001专心开船的时刻。

“搭乘荣耀号的纪念品。”001懒懒散散地窝在控制屏前的椅子里,“不过你不喜欢拍照对吧?”

 

“不喜欢。”韩文清看了一眼照片,拿起来塞进了随身的背包里。“我的考试成绩你是从哪看出来的?”

“我是先知嘛。”001回答他,手指轻敲驾驶舱的控制面板,笑容显得狡黠。“关于你的事,我尤其清楚。”

韩文清厌烦了驾驶员的故弄玄虚,正要发作,包里的收讯器突然响了两声。他点开讯息一看,是α-757研究所的新上司给他发来的。

 

“韩文清研究员(编号:α-TH30xx0331),请你把准确的到港时间发送给你的接待员叶修研究员(编号:α-TY30xx0529)。他将和你共同完成实验体二号的看护与研究工作。任务结束后你们当中只有一人可以进入‘荣耀计划’研究组。请珍惜这次机会,好好表现。”

 

韩文清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想到自己正搭乘的这辆不靠谱的飞船也正是叫“荣耀”号,倒是一个奇妙的巧合。这个即将来接待他的叶修,既是他的合作对象,又是他的竞争对手。叶修的工作编号开头跟他同为α-T,证明他们是都是刚刚进入α-757研究所的新人。而看出生年龄,叶修跟他一般大。一年里能进入α-757研究所的优秀应届毕业生在全球范围内都屈指可数,不外乎某几所高校的佼佼者,互相之间必然相识。可是奇的是这位叶修研究员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管他是何方神圣,最终胜出依靠的还是实力。直面困难不退缩不让步是韩文清一直以来的教条。在心里默默下了决心,韩文清就把收讯器关掉放好。开启了自动巡航模式的无聊驾驶员转过头来打量他,然后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根烟。

 

“不抽烟我会没精神。”他解释,罔顾韩文清不满的眼神,兀自点燃了烟。驾驶舱内不准抽烟是最基本的安全准则之一,但他已经驾驶了飞船航行了很多很多年,这些教条一般的规则早就约束不了他了。

“不习惯的话你可以去书房待着,走廊左边第一个房间。”001把驾驶座椅调到一个舒适的位置,伸了一个懒腰。“我们明天早上七点左右可以到达α-757星的飞船港口,记得把到港时间发给叶修。”

 

“你刚才监控了我的通讯频道?!”韩文清站起来大声质问他,这个自称先知的人一次次无礼的冒犯终于把他推上了愤怒的顶峰。“请你收敛一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还不至于用到这种小手段。”001摊了摊手,烟灰随着他转动身体掉了一些到衣服上,“好吧,我承认我有一些作弊手段,但并不是监听。”

韩文清怒视着001,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001在他震慑的眼神之下仍安之若素,他抖了抖烟灰,抬起头问韩文清:“你对平行宇宙理论了解多少?”

 

韩文清显然不想回答的这个问题,但是碍于礼貌,他还是开口给了一个敷衍的答案:“我是医学生。”

“你只是懒得回答。”001摇了摇头,把身体转了过去。“人总是这么无聊的话老得快。”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韩文清收好自己的物品,丢下一句话往书房那边去了。驾驶员留在了原地。刚上飞船就爆发的小矛盾让两个人整个白天都各忙各的,再无交流。

 

到了傍晚的时候,001走到书房,想邀请韩文清共用晚餐,远远看到他正坐在书房的一个小隔间里,门上被他设了电子密码,想是正在看什么机密的文件。001走过去隔着窄窗望了一眼,果然看到了被拆出来的浅棕色封袋,α-757的标志印在左下角——这是他印象中的位置。

001若有所思地在门口站了一会,没有打扰韩文清,独自离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文清看完了这些文件,把它们重新封好。——在电子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最机密的信息仍是选择了纸质保存。他看了看表,时针指向了晚上十一点。韩文清离开书房走到厨房,001正一个人坐在桌边使用电子阅读器,右手边放着一杯饮料,旁边散了好几根烟头。

“想吃什么随便取用。”在韩文清走进来的时候001抬头向他笑了一下,用手指划动屏幕翻页,他的手指意外地修长好看。韩文清道了一声谢,取了一杯咖啡。在等待咖啡机完成工作的过程中他闭目回忆了一下刚才看的资料。α-757研究所给他的这次任务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他需要和他的同事叶修一起看护实验体二号——一位经历过特殊医学手术的耄耋之年的老人。他没有名字,在档案上被简单地称为二号,而具体的手术细节被完全隐去了,韩文清对此一无所知,而他能得到的解释仅仅为“权限不够”四个字。他和叶修要做的就是陪伴在老人的身边,监测和记录他的健康状况,一直到老人去世为止。这个任务听起来像敬老院的护工,对他一个全球顶尖医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来说完全是大材小用。α-757研究所委派这么一个任务给他必然是有原因的,把好几个同学瞪得笑不出来之后韩文清还是接受了他即将成为一个护工的现实,不过还是有些不爽——委派书的最后用粗体字写了一行字:在任何无法独自处理的突发情况中,请首先听从叶修研究员的指挥。年轻的研究员对莫名的从属关系感到不满。

 

热咖啡渐渐溢满了杯子,自动金属手柄感应到韩文清所处的方向后将咖啡送到了他的面前。001完成了他的阅读,桌上的烟头和用完的餐具被送入餐桌的暗格进入清理阶段。“你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既然你喝了咖啡我就不能祝你好梦了。”001一边说着,一边收起电子阅读器。“睡不着的话可以数星星,明早见。”

韩文清干巴巴地回了一个明早见。

 

这一夜确实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入睡。那杯咖啡让韩文清翻来覆去,在企图入眠的时间里他想起了今天和001短暂的相处时间中有些奇妙的经历,但是很快他就打算不再思考,而是改成到书房里看一看研究所给他留的关于实验体二号的资料。这位老人的健康状况并不算太好,而韩文清也鲜有照顾人的经验,理论是他目前唯一的后盾。

 

时钟指向凌晨两点。令他惊讶的是飞船上的书房里亮着灯,想是那个神秘兮兮的驾驶员待在书房里。韩文清推门进去,一眼看到一份陈旧的卷宗摊在001的面前,在他进来的一刻被001迅速地掩上了,露出了刚才被遮住的浅棕色封袋,左下角处印有金色的α-757研究所的徽标。

 

金色徽标,一等机密文件。

 

“抱歉。”韩文清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他不止打扰了001查看机密文件,还冒犯了他的上司——现在看来这个油嘴滑舌的驾驶员同样是α-757研究所的一员,并且等级比他高。他所拿到的任务资料属于二等机密文件,左下角的徽标是银色的。

 

001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招呼他坐下:“睡不着?那不如来聊聊,我很久没和人聊天了。”韩文清还是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又不好拒绝,只好答应。

“韩研究员,帮我去拿杯饮料吧,我关了自动感应系统。”001趁着韩文清还没走过来招呼道。韩文清以沉默当作答应。趁着韩文清转身离开,001摊开卷轴又飞快地扫了扫这份文件。

 

“荣耀计划”一号实验体记录报告

姓名:叶修 编号:001

性别:男

……

 

001扫了一眼附在卷宗里的照片。那张年轻的脸和他一模一样,而且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改变。他叹了一口气,在韩文清的脚步响起来的时候把所有的资料封回到密封袋里。

 

韩文清捧着两杯热茶进来,把其中一杯放在001的面前。他一向不懂得调节气氛,还好001看起来对他还甚为满意。韩文清坐下来,他们互相沉默着喝了几口茶,最后还是001先开口,竟然又问的是他白日提过的问题:“你对平行宇宙理论了解多少?”

 

“已经证实存在‘先置平行宇宙’。”韩文清简单地回答。“平行宇宙一开始就存在。物理学家正在想方法进行‘时空旅行’。”

“很好。”001点点头,“虽然是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因为样本足够多——平行宇宙的数量足够多,所以必定会有和人类生存的世界类似的世界。”

“没错。”韩文清认同他,“但是即使我们找到了和自己类似的世界,我们也办法改变它既定的进程。当我们试图改变的时候,会遭到排斥。”

 

“这不重要。”001淡淡地回答,他打量了一下韩文清,露出一个笑容,“我已经找到了这个宇宙里的‘故人’。除了你们不属于同一个宇宙,你和他完全一样。”

001的语调平淡无波,却让韩文清十分地震惊。他惊讶地盯着眼前这个人,试图从记忆的深处找一个和他类似的人。在这个宇宙里必然有另一个“他”,但是韩文清一无所获。

 

“这就是我被当成‘先知’的原因。这个宇宙的时间轴比我所在的宇宙要慢,所有的一切,我都经历过。”他继续说,金色徽标的机密卷宗静静地躺在桌上,“关于你的未来,我也一清二楚。”

“等等。”韩文清皱眉,他一时半会无法完全接受他的说辞。思索了片刻,他选择了提问:“如果一切都是真的,你是如何到达我们这个宇宙的?”

 

“一个意外。”001回答,“我以光速在我的宇宙里航行了很多很多年,这个时间长得足以用亿来计算。然后在不经意间掉入了一个时间裂缝,才发现突然来到了另一个宇宙。”

“你航行了几亿光年的距离?”韩文清挑眉,这个谎言未免太荒谬。

“对的。”001竟然平淡地回应,“我是我们那个星球——同样称作“地球”——那个年代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他咧嘴笑了一下,但是看起来并非真的高兴。“一个医学创造出来的长生不老之人。”

 

韩文清沉默着看着他,作为一个医学生,他很想相信,又不敢相信。

“我是α-757研究所创造出来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当人身上的细胞没有了最高分裂次数,能无限增殖,却又能保证生长分化,这个人就能永不衰老,因而永不死亡。”

“改造……癌细胞?”韩文清迅速提出了猜测。

“没错。”001说,“α-757研究所大胆地利用癌细胞的变异DNA来改造正常人类细胞的基因序列,拼出了两枚特异的受精卵。然后用体外培养技术将受精卵培养成胚胎,最后发育成胎儿取出。这两个完全人为创造出来的实验个体分别是我,001号和我的双胞胎弟弟,002号。”

 

一号实验体叶修和二号实验体叶秋。他没有说出这两个名字。会叫他们名字的人太少了,大部分时候研究人员都简单地称呼他们为001和002。

 

001轻轻地握了握拳头,然后又松开了手:“一开始我们都长得很好。基因良好运转,细胞有序生长、分裂和分化,对于生长因子的需求很低。我们的各项身体机能都与正常人无异。但是到了22岁那年,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分别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001低头喝了一口茶水,韩文清听得很入神。“我提前停止了生长,细胞会代谢但是不会衰老。而我的弟弟没有停止生长,他继续长大,变老,一开始像我的哥哥,后来像爸爸、爷爷甚至曾祖父。”001想起他的弟弟,笑了一声。

 

“长生不老只在我的身上发生了,我的弟弟还是个正常人。而我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成为人类身体力行探索宇宙的先驱。我有足够的时间搭乘宇宙飞船到以人类的寿命根本无法到达的地方去做研究——当人类的寿命无限长的时候几亿光年的距离根本不在话下。然后他们会创造出更多这样的长生不老的科研人员,去完成以人类的生命长度无法完成的事。”

——这就是“荣耀计划”的全部。作为人类征服宇宙的先驱,人类最大的“荣耀”。

 

“可是当你回去的时候,当年的科学家早就不在了。”韩文清冷静地说。

“科学本来就是很多代人的努力。虽然很遗憾,但是地球上的人确实要过很多代之后才能知道结果。而他们不放弃继续研究的意义就是不断地积累创造,然后一代传一代。任何的重大突破都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属于全人类。”

 

“人类渺小得跟蚁穴里的工蚁一样。”

“人类本来就是很渺小。”001半眯起眼,“自从平行宇宙理论被提出后人类的地位就急转直下。我们不再是孤本,甚至连我们觉得浩瀚无垠万物之祖的宇宙也不是。”

 

韩文清不置可否。001看着他严肃的面容,笑了起来:“还是换个话题吧,你想听‘韩文清’的故事吗?”

没想到,韩文清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对提前知道我的未来没有兴趣。”

 

“确实像你。”001点了一根烟,“那继续听我的故事怎么样?”

韩文清同意了。杯子里的茶已经凉了,但是谁也没有去再添点热水的欲望。

 

001缓缓开口了,也许是因为抽烟太多把嗓子抽坏了,他的声音本来就低,现在更是哑得过分:“几十年过去,当年创造了我的研究员都先后去世。我弟弟也走到了人生的末年。研究所打算物色一个新的人选来接手我本人的相关工作。——他要有足够能力,能胜任对我的监控和管理,最好能取得我的信任。他将用一生的时间与我共同为宇宙探索计划作准备。在计划中,我们被定义为最亲密的战友。但是——”他停了一下,漂亮的手指轻轻地抖掉了烟灰,“如果我叛变人类,他必须毫不留情地及时把我处理掉。从这个层面上说,他又必须是我势均力敌的对手。”

 

“你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韩文清直白地指出。长生不老并不是什么异能。

“危险性是积累出来的。”001笑了一声,“我有无穷多的时间,我永不衰老。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学习并创造出任何东西。——在我换研究员之前我已经活了八十多年了,然后还要长时间地等待有朝一日被送入太空。我能做的事情多着呢。”

他的笑容有些慵懒,但并不代表他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感兴趣。

 

“研究所很快物色好了一个人选。为表尊重他们向我征询了意见,我提出要亲自考核他,他们同意了。于是我装扮成α-757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与他共同完成了一个重要的任务——陪伴我的弟弟走完他的人生。”

 

叶修至今无法忘记他第一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

这个风尘仆仆带着一股子冲劲的年轻人客气地跟他握了握手:“我叫韩文清,你的新同事。”一艘刚刚降落的宇宙飞船成为他的背景,他显得渺小,却又无所畏惧。

“你称呼我的工作编号的尾数就可以了,0529。”叶修回答。他做了太久的001,然后又变成0529。

“就叫叶修吧。”韩文清没有接受他的提议,执拗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那一刻叶修有一些诧异,但是很快便化成一个温和的笑脸。除了他的弟弟叶秋,这个世界上很久没有人愿意称呼他为“叶修”了。

 

不过很快韩文清就发现他乖顺的时候太稀有。叶修几乎是无限地纵容实验体二号,尽其所能地满足老人家提出的任何要求。韩文清时常发现叶修违规地给实验体二号各种稀奇古怪的食物。比如有一次他特意翘班三天返回了地球,只为了给老人家带一串糖葫芦。韩文清气得够呛,却被他三言两语调笑过去。老人的牙齿不好,已经不太能啃得动了,一串糖葫芦只吃了一个,剩下的成了叶修的零食。韩文清看着叶修推着实验体二号走在夕阳里,嘴角还挂着麦芽糖细碎的糖屑,竟也莫名地没了脾气。后来返回宿舍,还在自己的桌上看到一根包得好好的糖葫芦。

 

那段日子他们过得闲适。两个人在日常细碎的摩擦中也渐渐建立起莫名的友谊。平静的生活终结于老人去世的那一天,他走得很安详。那一日下了很大的雨,叶修整整消失了一天,回来的时候淋成了一个落汤鸡。韩文清在大门口等他,他见到他,扯出一个苦苦的笑容,冷得哆哆嗦嗦地点不起烟。他的脸脏兮兮的,可能是哭过,也可能只是沾了泥水。韩文清脱了外套,一把扔在他身上:“擦一擦。”

 

叶修放弃了点烟,用韩文清的外套机械地擦自己的头发。韩文清抱胸看着他一言不发。叶修擦了一会,突然悠悠地说:“只剩我一个人了啊。”

叶修一贯待实验体二号很好,韩文清曾经猜测他们有些亲戚关系,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他宽慰叶修道:“你还有朋友。”

叶修来来回回地打量了他,最后笑起来:“和你做朋友并不是一件太愉悦的事。”韩文清习惯了他时不时的撩拨,也懒得回应,给他递了一根烟。叶修怔了一下,这一次稳稳地点起了,他们之间隔了一层雾,又清楚又不清楚。

 

韩文清顺利完成了任务,并被选入“荣耀计划”研究组。在研究组里,他接受了他此生剩下的时光里唯一的,而且最重要的任务。在实验室里,他见到了他亲密战友——

 

“我是实验体一号,编号001。合作愉快。”叶修换下了研究员的制服,站在黑暗里说。他的声音没了日常的随和,略显生硬。韩文清在看到他的时候有些许诧异,随即皱了皱眉:“叶修,”——他坚持叫了他的名字——“你穿的好像是我的外套吧?”

“老韩,我今天六点起床来报道,别这么小气!”

“洗干净还我。”

“哥什么身价的人还给你洗衣服……”

……

 

“事实证明,这个研究员确实很适合这项任务。”001想起了他们相处的细节,不由地心情也有些愉悦起来,“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001没有说出研究员的名字,而平行宇宙里的他此时正坐在他的面前。这个韩文清不属于他,001按灭了烟头,他有他自己的故事,而他也终究和这个宇宙里的叶修相遇。

 

韩文清静静地听001讲述,一直不发一言。001又说话了:“我曾经逃离过α-757研究所,但是最后还是被研究员抓回来了。”

 

叶修的逃离发生在韩文清上任两年后。这是一次毫无征兆却预谋已久的逃离。他甚至从α-757星逃到了地球。由于实验的高度保密性,研究所没有寻求地球警方的协助,而只是委派了少部分人去追回叶修,其中最大的压力便是落在了韩文清的身上。

 

最后韩文清是在一家小网吧里找到叶修的。叶修那时候正在玩一款名叫荣耀的网络游戏。他们在研究所的时候就常常一起玩荣耀,两个人玩得都很好,势均力敌,互不相让。“荣耀”二字像是注定跟他们的生命息息相关。 

韩文清没有冲动上前,而是找了一台机器,在竞技场里找到了他。才过招了两三个来回,叶修就认出了他。他们太熟悉对方了,或者说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对方。

——此生最亲密的战友,最重要的对手。

 

叶修没有乖乖跟着韩文清离开,而是选择了迅速逃进了旁边的巷子里。韩文清匆忙追了上去,叶修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他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叶修忽然转了个身,甩手开了枪,子弹贴着韩文清的脚边滑过去,算是一个温柔的警告。

“我会回去的!”叶修向他喊道,“你们没必要着急来找我,反正死不了。”

一枚子弹毫不留情地擦过叶修的左肩,顿时血流如注。叶修咬了咬牙,拖着伤口跑了一段路,还是被韩文清追了上来。叶修迅速转了个身,用右手端着枪指着他的眉心。韩文清毫不让步,举枪与他对峙。

“真是毫不留情啊。”叶修咧了咧嘴,没有手去捂住左肩的伤口,叶修任由血顺着胳膊往下淌。他笑了笑:“你要弄死我吗?”

“你别忘了我是唯一有权限杀了你的人。”韩文清冷冷地回他。“跟我回去,或者死在这里。”

 

叶修将他冷峻的眼神顶了回去。他们互不退让,剑拔弩张。

“我只是想体验一下常人的生活。”叶修发话了,“在飞船研制成功前我会回去的。”

“听着。”韩文清上前一步,注视着叶修的眼睛。叶修握枪的手没有丝毫的移动,韩文清也没有丝毫的退却。“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正常人。”

在叶修分神的一刻韩文清迅速撞开了他拿枪的手。因为受了伤叶修闪避不及,分毫间便落入了一个韩文清可以自由掌控的距离。韩文清一把揪住了叶修的领口,叶修一惊,枪口已经对准了韩文清的太阳穴。一个霸道的吻却不容拒绝地落在了他的唇上。天地随之一暗,四方轰然崩塌。他扣动扳机的手指没有按下去。

韩文清的意味直直白白,刚才那句话响亮又坚定,让他所有的恐惧和不确定全都溃不成军。

 

你是一个正常人。

你可以爱。

 

“和他在一起的几十年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时光。”001的声音有些颤抖。驾驶舱内突然想起了冰冷的电子音,提醒飞船即将降落在α-757星。这个故事唯一的听众站了起来,一步步地离开书房为他新的一天作准备。

 

001看着他的背影。

韩文清和叶修都不是孤本,他们的故事也永远在发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我可以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吗?”韩文清停在了书房的门口,开口问。

 

“我陪着他变老,然后一直走向生命的结束。我把他带到了宇宙。”001叙述着他的故事,语气毫无波澜,“星球、尘土和光,所有的东西都昭示着他的存在。”

 

“任何事都不能让我们分离。因为——”

 

“这世界上只有我和宇宙是永恒的。”

 

FIN


评论 ( 52 )
热度 ( 6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