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狼人与小红帽(中?)

哦,你们一定忘了它!虽然它是个季更……但是我还记得!(。

章节计数已经是乱来的了,这一段很短,因为【】的原因有可能被屏,先单独放出来吧。假装有在好好填坑的样子。 下一更完结。

前文这里→ (上)


狼人与小红帽


韩文清觉得自己真是太客气了。

在那一闪而过的狡黠眼神中他低下头想去吻叶修,叶修反而主动轻撞开了他,凑上去啃噬他的侧颈。韩文清拢手将他拥入怀中,叶修的吻比他想象中的来得暴力,是真真实实地在用牙齿碾磨他的皮肤,连吮吸带啃咬。叶修下口没点分寸,半会儿韩文清就觉得意外地疼,一摸一手的血,还以为叶修假恼故作将他拆食入腹,皱了皱眉便也忍了对方的玩笑。一边托着叶修的腰,手指慢慢地顺着脊背的线条滑落到隐秘之处,久未碰触的地方像一片暗潮涌动的热沼。叶修倏地松了口,扭了扭身努力使自己熟悉异物入侵的感觉。叶修舌头舔弄着韩文清颈上浅浅的伤口,把渗出来的一些血都纳入口中。那温热的小东西对伤口的抚慰有奇迹般的作用,叶修在铁锈味中吸了吸鼻子。

 

韩文清给了他一个凶狠的吻,舌头扫过他的上颚,向喉头探去。吮吸他的舌头和吻咬他的嘴唇,叶修百分百地反击回去,他们之间除了来不及下咽的唾液就是沉重的粗喘,用力得像是两头狼在撕咬。在碰撞中叶修被咬破了嘴角,韩文清学着他舔舐他的伤口。叶修伸手擦了擦嘴边的唾液和血,在油灯的光里笑得暧昧不明。

 

“你想咬我吗?”他看着韩文清的眼神沉了下去,蓦地还生出几许类似于愧疚的神色。他温温柔柔地吻了吻叶修的额头和鼻尖,他们的下腹贴在一起。叶修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心,开口说:“你摸一下我左脚的脚踝。”

这是个不合情景的要求。韩文清没管,一只手提起了他的脚踝,也算是把他的腿拉开。心理准备时间没给太多给叶修,直接便贯穿到底。叶修苦吟了一声,气都没喘顺,左腿搭在了韩文清的肩上,疼得身体蜷了起来。韩文清揉着他的腰让他放轻松,叶修适应了一点,眉头舒展开,倒是变成了平日不太正经的笑容。

 

“你真的不看看?”叶修就着交合的姿势提了提左脚。韩文清一把捏住,心下觉得不对,仔细一看才发现了异常。

——叶修的左脚脚踝上,有一个清晰的牙印。这排齿印他并不陌生,跟他臂上的痕迹太像了,分明出自同一物种。

 

——他怀里光裸顺从的人实际是与他一般的凶兽。他们以枪为臂互舐伤口的争锋岁月已经转眼过去,换作今日各有一副獠牙。

 

用几秒钟消化了这个信息之后韩文清转头去与叶修对视。他的眼神逼问和质疑的意味分明,落到叶修的眸里却被温柔的暖意化去。叶修举起双手:“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从猎人到狼人他都有锋利的眼神,情动的时候的柔和韩文清最清楚也熟悉,独属于人类的他,连说实话的坦然和真切都不曾改变。叶修倏尔又换成了笑,从狼变成一只狡黠的狐狸:“除了你。”

韩文清顷刻之间俯下身去吻他,这是彻底属于两头狼的吻,血性兽性和欲望都分明,争锋和碰撞都带了情色的意味。他们用鼻尖互蹭对方的脸颊,嗅到对方身上陌生又来势汹汹的气息,灵敏的嗅觉源于他们被改变了的血缘。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空气中连他们剑拔弩张的气味都融为一体。

 

突然很多事情都有了解释。比如夜行的叶修为何会引来狼群的包围,他是一个孤独又勇敢的入侵者,罔顾了领地首领的气味警告。又比如他们互相情不自禁的啃咬,属于公狼的霸道和战欲,但终归统统被澎湃的思念冲寡。在撕扯般的性事中他们亲密无间又气喘吁吁,恨不得溺死在久违的情欲浪潮,最后达到顶峰的一刻快感让他们近乎昏厥。两个人抱在一起,油灯摇晃着自己的火焰,连带剪影也缠缠绵绵。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