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ABO]坦白(tbc)

ABO注意!最近我好像太懒了,摸个小短篇,很快完(吧)

私设满满……无论过程发生什么,都无其他CP,无NTR,无肉(。


坦白


“我是个Alpha,货真价实的。”

叶修站得直,口气认真,只不过旋即这种严肃的情绪就塌陷了下去。他把一根不能点燃的烟叼在嘴里,变回那个坦然自如的人,像是刚刚谈论完一件关于天气的小事。他面前的椅子上坐着韩文清,双手交叉放在腹部,靠着椅背。除了微蹙的眉头,看起来还是很放松的。

 

韩文清没有说话。第九赛季结束,霸图战队总决赛败北,草根战队兴欣进军职业圈。两个在场上对决了不足八年,空窗一年半的人,将在各自职业生涯的第十年再度交手。场上宿敌,场下朋友。或者,算是朋友。——至少他们共享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叶修说是一个骗局。韩文清在第九赛季的夏休期接到赞助商的电话,要到S市拍摄新的代言广告,行程五天。第九赛季夏休期刚开始没多久,叶修私敲过韩文清,说是有事要谈。韩文清计划了行程,他有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留给他,然后将酒店地址发送给了叶修。

 

S市离H市近,高铁方便。出于对友人的体谅——在韩文清第五赛季夏休期至今的认知里,叶修是一个Omega,同时是一个被标记了的Omega——本该韩文清亲自前往。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种想法。

 

即便第二性别是Omega,叶修至少也是个男人。况且,他自第五赛季那次在酒店的会面之后,就在心里发过誓不再进叶修的房间。

他是一名Alpha,出于道义,就不该轻易靠近一位被标记的Omega。出于情义——韩文清扪心自问他对叶修的感情绝没有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就算刚刚萌芽的感情已经死在了第五赛季的那一夜,他对死灰复燃的控制力也有限。

 

动心就相当于万劫不复,无论身份,地位,性别,性格。多少人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在爱情里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原因只在于情不够深。情至深处,意乱情迷,担惊受怕,思前想后,低声下气,只求博君一笑,事后又怨自己卑微认怂。但真站到意中人面前,之前指心口发的要冷静理智从容克制的誓,就统统作废。

 

韩文清还没到能体验到爱情的甜蜜苦涩往复折磨,他从一开始能做的就只有克制和规避——自他知道叶修的真实性别的时候。做一个称职的场上对手,做一个普通的场下朋友,就是这段他对叶修的感情的必将走向的终点。

 

然后他等叶修敲了他的房门。叶修这个人很少在荣耀以外的地方表现出活力,大多事情不太在意。但是他答应了亲自来到S市,没有半句推脱,让韩文清不禁怀疑他是来谈一笔生意。兴欣的状况他在报纸上或是群里也略有耳闻,从联盟初期走来的人知道白手起家的苦。

 

有一瞬间韩文清在想,叶修的Alpha是否有来帮助他。不过很快他就停止了猜想,这与他无关,也必须与他无关。

门打开的时候叶修歪歪斜斜地站着扯出一个笑容,舟车劳顿蒸出了一层薄汗和荷尔蒙。又不是发情期,他的味道还算稳重,既无诱惑力又无攻击性。

“好久不见!”叶修径直走了进来,随手把简易的行李扔在椅子上。客房里有烟灰缸,但当他拿出一根烟的时候韩文清阻止了他。

“好吧,你先坐下,我们谈谈事情?”叶修把烟收回去,反客为主地对韩文清说。韩文清依言坐下,问他:“你很急?”

“哦,就找你叙叙旧。”叶修摊摊手。夏天的S市热得够呛,房间里有空调,但是一时半会叶修还没有凉快下来,他抖了抖上衣,让风从领口灌进去。“这个能喝?”他指的是桌上的矿泉水。韩文清一手拿过抛给了他。

 

叶修站着灌了几口冷水,喉结随着仰面吞咽的动作清晰地上下滚动。韩文清转过脸去,拧开了桌子上的另一瓶水。发乎于心的冲动比生理冲动更难克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地共处过了。暗恋的苦爆发于最假似甜蜜的时刻,在很多场合可以得体地把这份感情藏起来,尤其是告诫自己敬而远之的时候。到后面也许连自己也被欺骗,以为已经彻底释怀,但是在无比接近日思夜想的人的时候,就把之前的自欺欺人一并痛了回来。

 

“叶秋,有事说事。”韩文清主动发话。他必须掌握主动权,哪怕只是假装游刃有余。

“我叫叶修。”叶修笑起来,把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放在桌子上,瓶中的液体摇晃了很久才平静下来。韩文清看了一眼,双手交叠摆在腹部。叶修虽然居高临下,但远不如他来得有气势。韩文清刚想说话,叶修就摆了摆手。

 

“你想说无论我叫什么都无所谓?”叶修逐渐开始收起他戏谑的神情,“这个很重要,我是叶修,不是‘叶秋’。”

 

他站直了。

“我是个Alpha,货真价实的。”

 

韩文清没有说话,只是微微蹙起了眉头。叶修叼起一根烟——不能点,但是这会让他心里踏实一点。他把一只手伸进裤子口袋里,那里有一张硬卡:“不相信?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吗?”

 

韩文清没有接话,来回打量他一下。这个消息他的确需要时间来消化,再加上脑海里还蛰伏着说不清理还乱的情愫,他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反应。

“喂,难不成要我脱裤子给你看吧?”叶修虽然一边说着,但只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韩文清摆了摆手,对他说:“身份证给我。”

 

叶修乖乖交了过去。他今天来就是向韩文清解释这件事的。至于为什么——理由很简单,韩文清是除了嘉世的少部分人之外,唯一的知道了,并为他保守了“‘叶秋’是一个Omega”这个秘密的人。

 

弱肉强食是生存法则,人类一向崇尚强权。公平被呼吁了百年,赤裸的性别歧视表面上被日渐消除,但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并非轻易能拔除。Omega保护机制日渐成熟,在强权社会里Omega不再寸步难行,但仍有诸多不便。ABO性别作为外貌上并不能明显区分的第二性别,在Omega权益保护组织的呼吁下,已被归类于个人隐私信息。即便是公民身份证,第二性别也只是用数字代码印在背面的条形码里,不会直接公布。

 

是否公布自己的第二性别是个人自由。大多数公众人物选择了保护个人隐私,但有时候第二性别也可以成为一个噱头——尤其是对于第二性别是Alpha的公众人物来说。

利用这种噱头做宣传的战队在荣耀联盟并不少见。绝大多数的选手的第二性别哪怕连战队经理和老板都不得而知,但是那些荣耀竞技的佼佼者——例如“五圣”中的韩文清、周泽楷、黄少天、王杰希,第二性别都已经被公布出来,作为战队的宣传手段之一。这些领袖级的人物无一例外的是Alpha,过人的实力,出众的才能,完全符合公众对于Alpha社会地位的预期。

 

利用第二性别做噱头的战队当然也包括嘉世战队。拥有“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选手叶秋的嘉世战队的宣传手段没有霸图战队、蓝雨战队那么直接——大多数人理解为是因为队长叶秋从不出面参与宣传活动——嘉世战队对于队长的第二性别从未拍板承认,但一直或有或无地引导公众,叶秋是一名Alpha。——实际上也确实没有人怀疑过。

 

韩文清也是在这种引导中,认为叶秋是一名Alpha。第一第二性别都相同的两个人从不属于社会上家庭构建的可行搭配,在一开始韩文清就意识到这份感情像是长在石缝里的青苔,卑微而倔强。但是对于韩文清来说,从不缺乏孤注一掷的勇气。

 

直到他知道叶修的“真实”第二性别。

 

韩文清接过叶修手里那张小小的卡片。他曾经在一封神秘的邮件里看过这张东西的扫描件,也是在看完这封邮件的三个小时后,彻底把那长在石缝里的萌芽拔除干净。

 

手里这张身份证的正面跟他几年前看到的扫描件几乎如出一辙。除了姓名那一栏清晰地印刷着“叶修”二字。照片或许有些不同,但是他已经记不清了。韩文清把身份证翻到背面,条形码最后的几个数字代码跟他自己的一模一样。

——跟扫描件上的完全不同。

 

叶修,男性,Alpha。

 

韩文清对照着照片看了看面前的人。无论他是叫“叶秋”还是“叶修”,这个跟他对峙这么多年的老对手,这个在他心中翻来覆去的不能触碰的人,他可以信誓旦旦地肯定是同一个。换了名字,仍旧是那个人,没有人比他更肯定。

 

“现在相信了?”身份证的主人看着韩文清的眼神暗下去一些,笑了起来。“这是我本人。叶秋确有其人,是我的双胞胎弟弟,确实是个Omega,我借用了他的身份证。”

韩文清把手里的身份证抛回给叶修。“我信了。”

 

叶修把身份证塞回口袋里,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韩文清扭身过去拧开矿泉水瓶。这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守着一个百宝箱太久,打开来看却是空的。他已经不知道到底叶修是个Alpha好些,还是叶修是被标记了的Omega好些。

 

“假装一个Omega不容易,谢谢你没把这个揭穿。”叶修郑重地向韩文清道谢,这不仅涉及到叶修的身份顶替,还涉及到嘉世的商业欺诈问题。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第五赛季的那个晚上,为什么过来问我是不是Omega?”

 

韩文清咽了一口凉水,吞咽的声音很清晰。他把矿泉水瓶放在一边,开始回忆起那个夜晚。——尽管对于他来说是相当糟糕的回忆。


TBC.

评论 ( 38 )
热度 ( 2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