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半生缘》G

混个更!给好塔的 @渔夫和他的灵魂 《半生缘》的G~纯肉。没题目就叫半碗饭吧。加油关窗!本子卖光光=3=~黄鹤楼老师质量保证!好本子来看看宣传填填印调嘛→  长微博发不上来还麻烦大家走一下汤!~


----


“挑了个好地方。”叶修站在体育馆的更衣室里评价。墙上整面的大镜子照出无人更衣室的全貌。金属储物柜环绕,正中并排着两条木质长椅,韩文清在锁门,钥匙转动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韩文清转过身来,顺手把钥匙放在队服的裤子口袋里。叶修笑他:“早就计划好了?”韩文清一把扯过他把他压在了墙上,叶修陷入了他的阴影里,一个凶狠的吻就逼了上来。

 

“临时起意。”韩文清回他,隔着运动服抚摸他的脊背,一路滑到腰际,恶意地揉了一把。叶修推了推韩文清的的手臂,韩文清扯开了他的领口,吸吮他的侧颈。叶修不自觉地哼了几声。

 

“人都走光了吧?”叶修用侧脸蹭了蹭埋首在他的肩窝的脑袋。常规赛两队碰撞之时也是两人绝妙的幽会时间。霸图的主场自然是韩文清来挑地方,战队初起,还没有自己固定的场馆,只能租借体育馆。一场比赛费心费神,他们身上都有热腾腾的汗味,空气被溢出的荷尔蒙填满,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燃。远水救不了近火,体育馆里的更衣室成了当下最合适的选择。

 

“大概。”韩文清不耐烦地回他,伸手撩起叶修的上衣,吻就从锁骨一直落到乳尖。韩文清啃咬他就像一只饥饿的兽,直接又有力度,欲望让人变得原始。温湿的舌头徘徊在乳首,被吮吸的时候叶修缩了缩肩膀,发出一声微妙的叹息。他抬起大腿蹭了蹭韩文清的侧腰,这个姿势让他有些难受。

 

“猴急。”叶修喘着气揉了揉韩文清的头发,另一只手伸到了韩文清的胯下,隔着布料在那硬块处按了按,修长有力的手指勾勒出对方性器的形状。这家伙其实他已经很熟了——或者说不会有人比他更熟悉。

“别在这里,到那边去。”叶修抬抬下巴指了指长凳的方向。韩文清在他的喉结处响亮地打了一个啵,便松开了他。二十出头的霸图队长表达爱意的方式很直接,在私事上其实远比在赛场上有趣。叶修趁着这个间隙一弯身从他的手臂下蹿了出来,快步走向长凳。韩文清转了个身,钥匙随着他的走动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叶修坐在长凳上,弯下身子缓慢地解鞋带。运动裤的裤脚有松紧带,在他的脚腕处松松地拢了起来。鞋带松开后他蹬了蹬,把鞋袜一并脱了下来,露出光滑白皙的脚腕。叶修支起了腿,短袖上衣的的扣子已经被解开,随着手部的动作露出锁骨。韩文清走上前去扶住他的肩膀,低下头去吻他,用牙齿轻轻碾咬他的嘴唇。叶修双手捧着他的脸,闭上了眼睛。他们在交换唾液的游戏中乐此不疲。

 

韩文清半蹲下来,手滑到了他的裤子边缘。运动裤有松紧带,也系了结,韩文清轻而易举地用手将那个小结挑开。他们停止了接吻,叶修用手撑起身体,内裤和外裤被韩文清一同褪了下来,微勃的性器暴露在空气中。

 

叶修伸手去碰了碰韩文清的脸,对方把他的手截下来放在唇边亲吻。叶修的手心里汗津津的,韩文清舔了舔他的手心,又湿又暖。他站起来把上衣脱掉,露出蜜色的胸膛。叶修一把扯下了自己的短袖,在转头时看见了镜子里映出来的两个人,似乎在争先恐后地把自己裸露给对方。他笑了一声。

 

韩文清蹲下来,抬起他的一条腿,问他:“笑什么?”

“没什么。”叶修回他,韩文清草草地在他的性器上摸了几把,不痛又不痒。叶修伸腿踹踹他,被韩文清截住了。韩文清分开了他的腿,手攀上了他的性器,开始认真地抚慰他。前端渗出了一些清液,被韩文清用手指抹去了,然后向下,揉了揉囊袋,再绕回来来回撸动。有些疼,叶修闷哼了一声。

“我在想,你有没有带东西……”尾音隐没在一声低吟里。

“没有。”韩文清回答他,“躺下,把腿张开。”他的指令跟在赛场上一样简单直白。

叶修动了动眉毛,依言躺下了。看来韩文清没有骗他,这的的确确是临时起意。少年人精力充沛,竞技场上的亢奋有余,自然得找件合适的事情发泄。也许一开始韩文清是打算把他带到宿舍或者酒店,不过,管他呢,爱情包括突如其来的性事,冒险是青春的一部分,危机则是最好的催情剂。

 

继续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