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荒唐 04

嗯……《荒唐》唯一能保证的就是有且只有韩叶一对西皮且HE_(:з」∠)_


04

 

这个游戏只玩了一轮就结束了。

陈导游说明天一定好好犒劳两位,叶修替韩文清做主,说不必了,让她再给大家弹唱一首就好。陈导游欣然接受,又弹了一曲,饭后娱乐皆大欢喜,众人散了,各自回房。

 

叶修烟瘾又犯了,趁着大家二三结伴回房间的时候又溜去抽了根烟。回到房间的时候吴雪峰早就在房间里了,郭明宇也在,两人坐在床尾聊天。看到叶修回来,两人打了声招呼,郭明宇还笑称他歌唱得不错。叶修回了几句,对方就不理他了,跟吴雪峰继续话题。

 

叶修有些无聊。房间里有暖气,他脱了外衣,还饶有兴致地调试了一下暖气片。逛了一天也够腰酸背痛的,那边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长吁短叹地也不理他,叶修就自个儿躺床上去了。两张单人床之间的床头柜上放着吴雪峰的手机。

 

“老吴,手机借我玩玩游戏。”

吴雪峰应了一声,叶修伸手拿过手机,划开了锁屏。界面停留在自动锁屏之前,是视频文件浏览界面。叶修正想返回主页,定睛一看最新的那个文件的略缩图,画面上正是他和韩文清。

 

“我去,老吴,你把刚才录下来了啊?”

“哎!你别删!”吴雪峰突然反应过来,赶紧走过来。

“我先看看。”叶修靠在床头,顺手动动手指点击了播放。外放的音质非常地差,现场又略嘈杂,不过还是能清晰地听到两个人的歌声和琴声。这个视角叶修看到韩文清上身放松,神情却是有些认真,还能顺便观察到他的手,指甲修剪得齐整,骨节明晰,血管脉络清晰,暗藏力度。这个人跟他认识的在场上的人像又不像,煞是有趣。

 

吴雪峰走过来抽走了叶修手里的手机。

“这个我得回去给大家看看,鼓舞一下士气,你可别删了。”

 

“放群共享吧。”郭明宇笑说。

“我一会就给你删了。”叶修说,“我办法多着呢。”

 

吴雪峰当然知道他们年轻的队长鬼精鬼精的,他笑了笑。“我不放共享,你也别删,行了吧?”

叶修想了想,成交。这段录像更像韩文清的黑历史,让嘉世的人看看,倒没什么。吴雪峰知道叶修还不至于在这点小事上计较,说了两句又回去找郭明宇。叶修收拾了衣服去洗澡。等他从浴室出来,郭明宇已经走了,吴雪峰正在玩手机。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长吁短叹的?”叶修用毛巾擦擦头发,顺口问他。

“老郭也准备退了,聊了点以后的事。”吴雪峰放下手机回答。他也打算第三赛季结束后退役,年纪毕竟不等人。上一赛季结束蓝雨的前队长魏琛就退役了,很多人才刚刚尝到职业联赛的甜头,就无情地被岁月击败。竞技的未来,毕竟属于更年轻更有精力的人。

 

“那他可没机会拿冠军了。”叶修说。

“职业生涯里能拿冠军的人有几个?我很幸运了。”吴雪峰笑笑,他三年的职业生涯,至少到目前为止已经拿了两个冠军。

“今年的冠军也必须是我们的啊,你不是要退了嘛,以后你可以跟别人说,我做职业选手的时候,年年拿冠军。”

“好,队长发话了,就一定没问题。”

 

叶修笑,又问:“你们退役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还没想好,”吴雪峰答,“不过老郭的日子似乎挺难过的。我劝他趁着还在联盟,去接个广告。”

叶修微微皱眉,显然他没想到郭明宇会捉襟见肘。吴雪峰知道他对于这方面关心的不多,便继续解释:“战队初期的投入很大,陶老板还算有些家底,很多战队入不敷出。皇风没拿过冠军,没有奖金,赞助也少。现在老郭能利用就是他扫地焚香的名气,为了日后着想还是能用则用。”

 

叶修沉默了一会。能成为职业选手,天份和勤恳缺一不可,他们在普通玩家中鹤立鸡群,但是到了棋逢对手的时候,难免会有高下。没有不努力的竞技选手,冠军却永远只有一个。职业生涯颗粒无收再常见不过,制度不够完善,加上电子竞技的特殊性,电竞选手耗费青春代价太高昂。

 

叶修轻轻叹了一口气。退役本就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感情的冲击过后,更艰难的是生活。

 

“留给老郭考虑吧,你也别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商业化还是有点好处的。”吴雪峰反而过来安慰他,旋即又补了一句,“换你就不行了,你不接广告。”

叶修耸了耸肩。“我懂,商业化是必须的,但我是真不能接。”

虽然叶修从没解释过为什么,不过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不接受任何采访广告代言是他定下的死规定,吴雪峰即便身为副队长也尊重他没有询问原因。他笑了笑,说:“你和别人不一样。”

 

说完,他就收拾衣服准备去洗澡。叶修听了这句,想了想,姑且当作表扬。吴雪峰临进浴室前,叶修又问他借了手机来打发时间。神使鬼差地,叶修又翻出今晚的视频。

 

等吴雪峰洗完澡出来,叶修已经睡着了,手机被他随手放在了床沿,界面仍停留在视频文件浏览。

 

第二天叶修醒的时候吴雪峰已经洗漱完毕了,他先行一步到了楼下吃早餐。昨天累了一天,叶修睡得也不算很安稳,梦做了不少,断断续续的。依稀还记得韩文清在弹吉他,也不知道是他睡前看的视频还是真的是梦到了,叶修摇摇头,进浴室里洗漱。

 

等叶修下了楼,大家都基本坐好了。早餐是自助的,叶修去取了餐盘和食物,走到圆桌边,有两个空位。其中一个餐具已经被动过,看来是主人又去取吃的了。叶修在另一边的空位里坐下,刚好边上是郭明宇,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郭明宇的年龄比叶修大些,垃圾话造诣比起二十出头的年轻小队长更胜一筹。两人正经不过三分钟,就开始满嘴跑火车,聊得有些亢奋。叶修隔壁的哥们这时候回来了,刚把一杯果汁摆到叶修和他的座位之间,叶修一个不小心,手就撞翻了杯子。满杯的果汁倾泻而出,直接打湿了叶修整条裤腿。

 

“怎么搞的!”果汁的主人声音中略有些怒意,叶修转头一看,竟是韩文清。

 

“刚才没注意!”叶修顺口回他,赶紧找纸巾擦自己的裤子,但整条裤子都已经报废,无奈只好回房换裤子。韩文清也被无辜连累了袖口,被果汁弄得满手黏黏糊糊的,餐厅这一层不设卫生间,叶修刚走进电梯,韩文清也无奈跟了进来。

 

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两人相顾无言。叶修的烟瘾犯了,被这么一弄还有些烦躁。韩文清没什么表情,不是什么大事他犯不着生气,只不过这更让人没兴趣与他搭话。

 

楼层到了,两人走出电梯,韩文清的房间离电梯口更近,他先一步回到了房里。正当他在厕所里清洗的时候,突然响起了门铃声。韩文清走出去打开门,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叶修,还穿着那条脏兮兮的裤子。

 

“我没带房卡,你有多余的裤子吗?”

 

韩文清拉开门让他进来,转身去行李里翻找,找出一条霸图的队服运动裤。他们的身高差不多,裤子的尺码肯定合适。叶修接过那条运动裤,还想说些什么,韩文清抢先开口:“别挑!”

 

“哥起床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呢!”叶修也有些不满,但没办法,想速战速决赶紧下楼抽根烟才是正道。他拿着裤子进了卫生间,换好。霸图的运动裤设计还算简单,经典的红黑搭配,但至少没有印上logo。叶修随手把自己的脏裤子扔到洗手池边上,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

 

“那边有水。”韩文清在用手机,头也没抬。

 

叶修走到吧台,热水壶里的水是刚刚烧开的,旁边的白瓷杯里的是纯凉水,应该是韩文清醒了后烧开晾的。有一只白瓷杯被放到了托盘的外面,有半杯水,叶修伸手拿起来,是温水。

 

他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朝霞透过窗玻璃,羽化了韩文清的轮廓。他依旧低头在用手机,他好像什么都没干。

 

叶修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从喉头一直温热到胃里。他在吧台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一瞬间叶修的耳边响起了吴雪峰的话。

 

你和别人不一样。


评论 ( 26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