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韩叶]荒唐 03

只学过一点吉他,又久不弹琴,有BUG还望指正,拜谢;w;

又是各种私设……


03

 

“唷,你会弹吉他?”小陈依言将吉他递给了韩文清。对方接过,向她点了点头。

 

“高中学了三年。”韩文清平静地回答。

“很厉害嘛。”相比起韩文清,陈导游倒算是新手,也就工作之余零零散散地学了一年多。

 

“很久没弹了。”这是实话,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既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闲心弹琴,倒不如说从搬进霸图宿舍的时候韩文清就没打算带上他那把吉他。

他学吉他的理由其实跟所有那个年龄段的男生一样,觉得好玩,以及因为电影文学作品给的引导,会弹吉他的男人能加分。

 

只不过好几个跟他一起学的人最后都弃在了一边,唯独韩文清坚持了三年直到变成了职业选手。吉他其实对他来说远不如荣耀来得重要,但坚持很早就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

 

韩文清吉他久不上手,先来了一遍Do Re Mi Fa So,再练了一遍53231323和弦,手指压在钢弦上,用疼痛找回了一点感觉。和弦练习最容易让门外汉不明觉厉,他这么弹一遍下来刚才还交头接耳的人都停了下来,纷纷把目光投向主角。

 

韩文清用右手扣了扣琴身,木质在他的指关节的敲击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问众人:“弹什么?”

 

看来技术不错,还带点歌的。

做决定的人自然是陈导游,但她被这么一问反而卡了壳。说是来一个她本也没期待这些职业选手能给她变出朵花来,本以为是随便唱首歌大家乐呵乐呵就过了。韩文清接过吉他的时候她以为就是一首“小星星”或是“生日快乐”就打发了,结果他调了调状态就一副认真的模样。

 

陈导游是大学毕业后才上任,二十五岁上下。韩文清比她小一两岁,人已长成,剑眉,英气,轮廓硬朗,头发修剪得齐齐整整,也不会留一撮长刘海,整个人都是简单清爽。再加上耿直的性子里还透着一份认真劲,这吉他一端就让陈导游想起了大学里追求心上人的小师弟,不知怎的就起了玩心,但又不想太为难,索性将问题变了样抛给了观众。

 

“谁给韩文清找一首情歌?”

 

学了三年,弹唱肯定行,吉他在自然逃不过百转千回的情歌。众人领了命开始低下头抓耳挠腮翻手机,这时候最需要的鬼点子,韩文清弹点什么才合适呢?

 

这位倒是气定神闲,又补充了一句:“找个六线谱。”六线谱直接指示的指法,也省得思考。

 

坐他旁边的叶修没有手机,脑袋却凑到了张佳乐那边,张佳乐开了着浏览器,输入了“月亮代表我的心”。

叶修噗嗤笑出来:“情歌不适合韩文清,来一首‘精忠报国’怎么样?”

 

意外地韩文清反问他:“精忠报国?”

结果叶修张口就来,哼的是高潮部分:“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这首以前他老爷子在家不知道放了多少次,他几乎是烂熟于心。刚才韩文清问了曲子,他登时反应就是这首,觉得倒是跟韩文清万分相配。

 

“我听过。”韩文清回答。“找找谱子?”

在场的人听了也是觉得十分好笑,有手快的人赶紧去搜“精忠报国”的吉他六线谱,还真给搜出来了。韩文清两手架着吉他,手机被递给了叶修,叶修接过举到了他面前。

 

“怎么样?”叶修在坑对手这件事上乐此不疲。

韩文清没答他,认认真真看了六线谱,左手按上了琴颈,右手拨了弦就按着指法试弹了一小段。众人静悄悄,都在等着韩文清给答案。韩文清弹完,点了点头:“可以弹这首。不过伴奏的谱子很简单,基本是刚才那段的重复。确定?”

 

“就它吧!”叶修抢先回答。

“你唱吗?”陈导游连忙问。

韩文清点点头。为了掌握乐感一般都是边弹边唱,不过有求必应的吉他手看了看一直在促成这事还赖账的老对手,又补了一句:“再找个人唱更好。”

 

“就叶秋吧!”陈导游指示,转头向着叶修,“你刚好会唱。你给他看谱子,看歌词也方便!”

张佳乐是第一个笑出来的,叶修这次是真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叶修转脸去看了一眼韩文清,对方几不可见地弯了弯嘴角表示心情愉悦,场上直白的人在生活里还是有点狡猾。

 

没什么好推脱的了,叶修举起胳膊把手机放在韩文清面前,“你看好,别弹错了。”

韩文清没接他这句话,叶修坐得离他有点远,真弹起琴来看谱子有些累。

“靠近点。”韩文清说。

 

叶修拉了拉凳子,凑到了韩文清身边。他再次抬起手,伸头过去看谱子,韩文清正好也凑过来,两个脑袋就不幸碰到了一起。叶修轻哼了一声。

“你不是会唱吗?”韩文清皱眉,揉了揉额头问他。

叶修答:“我看看前奏。”

 

韩文清抱着琴侧了侧身,叶修盯着六线谱,想起他不懂,下面是一行简谱,却也忘得差不多了。叶修这时候又发挥了大无畏的耍赖精神,把手机往回递给了韩文清。

“不看了。反正你也要唱,我跟着你唱。”

 

“说你不懂就行了。”韩文清不给他留面子,松手让吉他搭在腿上,把叶修递给他的手机转了过来,让两人能够并肩读谱。他们挨得非常近,把光挡得严严实实,投下的阴影汇成一片。叶修看不清,只听到韩文清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十分清晰:“前奏完听到La So Mi Re就可以开始唱第一句。”

 

“听着。”韩文清又说,声音冷冰冰的像是下命令。他又端起吉他,迅速弹了一下前奏,收尾是延长了的La,在这短暂的扫弦间隙里韩文清迅速抬头给叶修递了一个眼神,手指一翻,转入下一个八拍,便轻唱起第一句:“狼烟起,江山北望。”

 

“懂?”韩文清停下了弹奏。叶修笑了笑,韩文清的认真程度超出他的想象。他认识韩文清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总是隔着个屏幕,虽说早知道他是直来直去的性格,也没想能接受捉弄都接受得如此坦荡,现在还反将了叶修一军。

 

“懂了,开始吧!”叶修挥挥手,观众都估计等得不耐烦了。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转头开始弹琴。这首歌的和弦相对简单,左手的变动少,韩文清右手拨弦的时候就随着兴起快了些,结果前奏过去了他轻声哼了起来,叶修却没反应过来。韩文清停下来,正想说话,叶修抢先了:“注意节奏!再来!”

 

“行不行啊叶秋?”

旁人都在笑,叶修转了过去:“韩文清弹太快了。”

韩文清懒得反驳他,双手归位。两人都业余,又没有磨合过,一开始的时候跟不上很正常。看叶修还打算跟身边的人说些什么,便开口提醒:“听好了!”

对方转过头回给他一个笑容。

 

这次韩文清弹得平稳了一些,在前奏拉长的尾音里抬了抬头,正碰上叶修的注视。叶修偏了偏头,在视线错开的间隙里同时响起两个人的歌声。韩文清的偏小,叶修的偏大。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 

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 

 

这歌起音激昂,节奏偏缓,开合豪情满腔,原版的伴奏气势恢宏,换了吉他有些单薄,但也还算硬朗。叶修少时学琴的时候老师也给他教了一点发音技巧,这时便为了配合这歌调整了气息,声音比他日常的说话声要浑厚一些,可是又有些懒洋洋。唱到高潮的前一句,韩文清陡然拔高了声音,远比叶修的有气力,带得叶修的声音也提了起来,两把中气十足的男声交织在一起,倒显得颇有气势。

 

“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最后一个“贺”字还像是为了比谁气息更稳,两人都故意拖得更长,在近乎声嘶力竭中韩文清看到叶修颇有些挑衅的笑容。

他最后由上至下扫了一遍琴弦作为结尾。陈导游带头鼓了掌,还有人起哄“再来一个”的。

 “还不错。”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没吝啬给他的老对手表扬,转过头去似乎看到了吴雪峰拿着手机晃了晃。

 

5323 1323 :So Mi Re Mi  Do Mi Re Mi 很简单的一小段吉他和弦练习


评论 ( 15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