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会议室(fin)

久等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之会议室里不能说的秘密》的最后一更~说好的落地窗普雷~抄送 @渔夫和他的灵魂  @白開水|彌純少尉 

全文1w2,一次性食用风味更佳~附上汤不热全文畅♂读版→《会议室》 (作者是我跟阿塔~)

LOF前文:(一)(二) ,(三) ,(四)


会议室/韩叶R18

又名:我要让所有人知道,霸图的落地窗,是质量最好的


叶修浑身湿漉漉光溜溜的犹如一条鱼,再狡猾现在也是被人牢牢钉在了案板上。想到背贴在这个几十层建筑的落地窗,叶修还未来得及抗议就遭受到了韩文清一次狠狠的顶撞,酥麻感从尾椎顺着脊柱一路向上炸开在脑海里,本来就有点软,这会儿更是半分力气都使不上了,除了他刚发泄完的前身,又有了一点抬头的趋势。

叶修觉得不好,十分的不好。边界和节奏一直是他运筹帷幄的东西,什么时候收,什么时候放,一向听凭他指挥。生意场上他说好听是了足智多谋,说不好听就老奸巨猾,无论谁来都先栽几个跟头,就算能从他口中夺走一块肥肉,也绝对是吃下去的时候被骨头噎着一会的那种。

所以今天叶修就感受到了一种失去控制权的恍然。私事上,两人中没有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人。身份年龄甚至性别上的对等,让这段本来就特殊的感情徒增了几分争锋的意味。韩文清不像新嘉世的邱非,他不是由前辈一手带出来的幼犬,在之后才露出獠牙。他和叶修一开始就不温顺,路都是他们自己亲自闯出来的。若说叶修是一只狐狸,韩文清就是一匹狼。谁咬死谁,还不一定呢。

但是这种危险的恋爱,特别特别有趣。两个在自己地盘的孤傲的人,白日为敌,夜晚互相舔舐伤口。

 

压力过大加上久不相见逼得他俩今天都有点玩脱了,而且很明显处在下风的是叶修。韩文清那粗大狰狞的物什在他体内相当放肆,顶得他几次后背和脑袋都撞在落地窗上,发出砰砰的轻响,让叶修有些眩晕。看来韩文清今天不扎扎实实地来上一轮是不会放过他的了,那他也索性先把工作扔在一边。

他叶修今天为什么来找他,自然是因为——

想你了。

 

叶修给自己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他觉得心有些微微颤抖。他伸出了手紧紧圈住韩文清的脖子,一是对身后的玻璃还抱有一点的畏惧心理,并且非得借力不可,二是,这样便于接吻。

叶修二话不说又咬上了韩文清的嘴唇。但很快就被韩文清一个借力将他压回了落地窗上,更凶猛地吻了回来。韩文清的舌头缠着他的舌头,扫过他口腔里的每一寸,直接把他的气息逼了进来,让叶修几乎上气不接下气,脖子和脊背与窗玻璃无缝贴合,抬手的时候琵琶骨带着汗,随着韩文清腰部抽送的节奏在窗上滑动。叶修浑身是汗,本来凉丝丝的玻璃被他的体温烫得发热。后身更是汹涌,韩文清的连根抽送摩擦着那敏感的肌理,在正中十环的时候还带磨碾,快感绵延不绝,又不能百分百尽兴。被带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液体随着落地窗沿路而下,原本干净的地板顿时一片狼藉,空气中充满了情欲的味道。

 

叶修被韩文清架着腿,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酸疼。他都快软得无力圈住韩文清以在这个吻里找回一些主动权,手无缚鸡之力而无法喘气,几乎要溺死在情欲之中。

韩文清终于结束这个吻。叶修把脑袋中重重地抵在落地窗上,看着对方也略有些气喘吁吁,汗从鬓角一直流到了下巴,因情欲的蒸熏眼神有些迷离,光裸的上身有良好的肌肉线条,现在在汗水的润湿下显得尤其性感。

他们总能让对方食指大动。

 

叶修伸手揉了揉韩文清被汗水浸湿的短发,扯了一个笑容:“真想……让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

显然韩文清跟他抱有相同的想法。在连续激烈的顶弄中叶修几乎是被巨大的快感生生逼出了泪水,现在眼角正红着,不同于平日地露出一种少有的温从、餮足的神情。韩文清缓缓地退出了叶修的身体,对方似乎还对他的放过感到一丝惊讶,很快叶修就被转了个身,韩文清抱着他的腰,曲起他的腿让膝盖抵上了落地窗的玻璃。

叶修面对着玻璃窗,看到了他们的脸。虽然不甚清楚,但表情还是一一收录,叶修看到韩文清该是在他的背后笑了。他伸手去碰了碰那张被玻璃倒映的脸,指尖坚硬而冰凉,真实和虚幻互相交叠。

叶修平复了一下呼吸,把额头抵在了窗玻璃上,他眼前的是数座矮楼,还有蜿蜒街道上的车水马龙。

这一刻他清晰地想起了自己正在霸图的会议室里,这座写字楼是这附近最高的楼之一。他和韩文清在性事的短暂停歇里站在顶端俯视着其他人来来往往在水泥森林里讨生活。他们也是从卑微到尘埃里一步步走到今天,也跟所有的凡夫俗子一样会沉溺于七情六欲不能自拔。

世界在看我,我在看世界。

叶修觉得自己被干得连脑子都有些混沌,尽是蹦出乱七八糟的想法。

 

韩文清再次贯穿了他。那根坚挺的阳物犹如利刃破开叶修的身体,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叶修压着窗玻璃,整个人痉挛起来,下意识地将体内的那根绞咬得更紧,烫得叶修颤抖起来。他永远想不明白这霸道的尺寸是如何埋入自己的身体里,但是身体总会告诉他这能带来巨大的快感,把疼痛淹没,将他推入万劫不复。

他有些无力地弯曲手指,试图去抓些什么,但是光滑的玻璃毫无受力点。叶修咬了咬牙,又被韩文清的一个抽送顶得松了口,泄出些低哑的呻吟。面对透明玻璃的羞耻感和略微的恐高已经被撞得七零八落,叶修抽了抽鼻子都是混沌的气息,眼前水汽朦胧。腰估计已经被掐得青紫,叶修无需他小心对待,对方也给他了想要的尽性。

身后的男人腾出一只手,有节奏地抚慰他的前身,啄吻他的后颈。又是这个易于被人掌控的姿势,但他已经放弃了挣扎,全身心地投入到韩文清的节奏里。这里输了,稍后他还能赢回来。床上和谈判桌上,哪里不是战场。

 

叶修把手肘抵在窗玻璃上,头靠着手肘,任由韩文清摆弄他的身体。这个一向隐忍的男人即使在情动的时候也有良好的自持力,在大开大合的抽送中叶修几乎无法抑制呻吟,支离破碎的低哑声音从他嘴边冒出来又被玻璃撞回到他的耳边,快感如热浪一般要将两个人融化。午日的阳光穿过玻璃洒在他们的发梢,叶修有那么一瞬间抬起了头,有些睁不开眼睛。

 

高潮灭顶的快感瞬间吞噬了他,他无意识地抖动了身体,明显感受到身后滚烫炙热之物也到了临界点。但是他分不出一丝心去考虑什么,整个人软而无力地要坠下,被韩文清伸手抱住,后身一空,浓稠的热浪就喷射到他的腰背之上。两人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就势紧贴着坐了下来。

 

叶修有些疲惫地抬了抬眼皮,他似乎还该感谢崩溃关头韩文清最后的明智之举。他俩都气喘吁吁,就这么互相依偎地面对着这扇大大的落地窗,窗玻璃上沾满了脏兮兮的液体,连阳光透进来都变得浑浊。

 

阳光就这么一直落在了他们的眸子里。叶修抬了抬手,又软绵绵地垂下了。

“要好好把会议室弄干净啊,韩总。”

 

韩文清没理会叶修的打趣,低头咬了咬他的耳廓。

“去休息室躺一会吧。”

“真够呛。”叶修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的大发慈悲,没让我上不了谈判桌。”

 

“我不喜欢用这种旁门左道取胜。”

 

“得了吧。”叶修象征性地揉了揉腰。他看了看窗玻璃上照出来的两张心满意足的脸。“准备下午的谈判去吧。”

 

韩文清用一个很低的鼻音答应了他。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动,就这么拥抱着坐在阳光里,似乎今天的太阳暖得……腻不开了。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4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