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夹生饭(fin)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你谁)

大家都写好吃的,我只能写黑暗料理了(并不是虐的意思!(。

黑暗料理系列第一篇,超短篇调节下节奏…欢迎跟我一起炸厨房!


夹生饭

 

吵架是生活的调料的话,这两天盐真是撒多了。

其实对于韩文清和叶修来说,吵架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吵到不说话,好像所有的句子都biabia地技能交换完了,现在两个人没血也没蓝,哪儿凉快蹲哪儿去吧。

其实也不能说吵到冷战,这不是韩文清一大早就出门了,两个人现在还没机会说上话。吵到冷战这种事,真的不适合他们这个加起来可以竞选国家主席的年龄段了。

 

所以下午六点的时候,叶修还是按照他们的约定,一三五煮饭二四六刷碗周日下馆子,进了厨房。

叶修虽然是一个精通八大菜系口味,熟记全球五百强相关企业的泡面专家,在烹饪上还不算完全的新手。毕竟他和苏沐橙生活的时候总得做些什么吃,其中最擅长是三样菜:蛋炒饭,饭炒蛋,蛋饭炒。

要问为什么叶修最擅长的不是番茄炒蛋,因为他和苏沐橙在放不放糖的问题上不统一。

 

今天叶修发现,天助我也,冰箱都是空的。他走到电脑边,取消了休眠状态,韩文清的QQ依旧手机在线,对他隐身可见。叶修仍是没有手机的状态,而他在家的时间比较多,这算是联系方式的一种,倒也一直良好运作。

叶修三两句说明了家里的情况,好像从来没吵过架似的。那边过了一会,回复说会带熟食回来,让叶修把饭煮上,嘱咐他的方式也稀松平常。

 

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徘徊了几秒,还是站起来开始淘米。然后他突然发现一件事:电饭锅坏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古人诚不欺我也。

 

考验技术的时候到了。请问:如何用普通的锅把生米煮成熟饭?身经百战的叶修选手给出了标准答案:淘米,放水,开大火,等到水沸转小火焖熟。

叶修从柜子里挑了一口大小适中的不锈钢锅,将米水调配好,锅架到炉子上。扭开煤气炉的时候叶修突然回忆起了他和苏沐橙一起生活的日子。两个小孩子的相依为命的日子实在是难,但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感到满足的不止是胃还有脑子里的盼头。等待锅子里的食材由生变熟的过程,总是充满了期盼。

吃属于人最基本的欲望之一,对食物有些念想,大概也来自对生活的热情。然后叶修长大,站在了荣耀的巅峰,虽然多年薪酬不变,但该享受的山珍海味他也是享受过的。很久没有亲手再做饭,直到多年风雨尘埃落定,他和韩文清两尊大神走进了生活,灶台上又燃起了属于他们的人间烟火。

 

绕来绕去,衣食住行,最后沉淀下来的也不过四件事。谁也没有比谁更伟大,鸡毛蒜皮才是生活。

叶修合上了玻璃锅盖,煤气炉的档数调到了最高,火苗蹭地蹿起来。水沸的过程持续一小段时间,叶修看了看钟,到竞技场里来两局倒是不错。

客厅里的台式电脑一贯属于韩文清,读卡器上还插着他的账号卡。书房比卧室更靠近厨房,但卧室的笔记本早已在运行。叶修坐到床上,将笔记本放在大腿上,用小号登录了荣耀。刚上线,好几条消息就传了过来。他花了些时间一一处理掉,把号开进竞技场。刚开局就听到开门声,韩文清回来了。

 

叶修没在意,继续游戏。听着脚步声拐进了厨房,叶修突然手中停了一下,暗叫不好。他想起了他那口还在炉子上的锅。这时间应该早过了水沸的时间,这会儿该是沸腾溢出来的水把火给灭了吧。叶修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对手,推开电脑光着脚跑进厨房。厨房里一股子煤气味。

 

“火灭了。”韩文清说。

“我刚才忘了。”叶修抓抓头发。见到真人不像网聊,还有些吵过架的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就事说事。他走过去看他的那口锅,还是水米两态,小锅的外壁上也是好几路婉转的水痕,溢出来的水弄得灶边黏黏糊糊,颇有些狼藉。

叶修去抽了一条抹布,润湿了擦灶台。韩文清从橱柜里拿出瓷盘,普通的超市里成套购买的款式,盘沿上有凸起的波浪形纹路,缀几朵小紫花。他用筷子拨了刚买的熟食进盘子,棕蜜色的肉浸在红油里,艳和素相映,着实好看。叶修甚至能想象到加热之后蕴在油里的香气都因为温度崩裂出来,填满这有些冷的空气。

 

就那么一瞬间的想象竟让他感觉到有些饿,空了的胃不像鼻子餮足地嗅空气里的味道就可以饱。叶修完成手上的活,给锅里添了一些水,又扭开了煤气炉,啪嗒一声响在沉默的厨房里。像是接力打破这种让人不适的安静,韩文清在把瓷碟放进微波炉,机器尽职尽责地嗡嗡运转起来。

叶修一动不动,站在灶台前等待水沸。青蓝色的火焰烧得很旺,谁和谁一开始不是热热烈烈用尽全力的?疏忽了火候,用自己的温度烧开的水反而把火灭了,输得满目狼藉,倒也并不少见。

 

今天的厨房属于叶修,但韩文清似乎不打算走,站在了料理台前开始洗起了蔬菜。水声哗啦啦地响,叶修一句“我来”没有说出口,到了嘴边变成了一句调笑:“今天挺勤快的啊?”

 

韩文清从水声中抬起头,用他习惯的清冷的眼神看了叶修一眼。其实韩文清发起脾气来,愿意跟他争吵,或者是呵斥他,还证明属于可控范围。真正气急的时候,他是沉默的,用一种咄咄逼人的沉默营造出黑云压城的压抑气氛,愣是逼得巧舌如叶修也一句话说不出来,在沉默中投枪缴械。

 

昨天的韩文清就是沉默的。

在接到这个眼神的时候叶修扯了个笑容,两个人势均力敌各自有理且互不相让。保持常态就是表示宽让的方式。叶修很快也看到了韩文清线条弯了个弧度的眼角,他甚至心情颇好地扶梯直下。

“那就你来?”

 

“要有始有终啊老韩。”叶修自然不肯。

咕噜咕噜的沸水声恰好响了起来,蒸汽上升把锅盖推得起起伏伏,撞击锅沿发出声响。叶修的手正伸到煤气开关上,就有另一只手覆了上来,还湿漉漉地带着水,速度之快像是在跟他争夺什么。

 

“这次不会忘。”叶修对韩文清的反应感到好笑。那只下意识伸过来的手却没有放开,他们就着这个姿势拧小火,紧紧相贴的手甚至把水都挤了出去,叶修匀了一分体温,温暖了恋人被液体带走温度的手。

韩文清将另一只手搭在叶修的肩头,叶修转过头,想去看他暗藏笑意眼角,便迎上了一个无声的吻。没学过也不需要向对方道歉,自然而然的亲昵,一切都如烟雾消散。

 

叶修闭上眼睛。五感中少了视觉之后都越发灵敏起来。他能听到火焰燃烧的声音,小火慢慢地热进米粒中,在一片雾气的蒸腾里米饭逐渐透熟,可口软香。他嗅到微波炉里加热过后的卤味的香气,数种调料混合,恰到好处的比例自有口舌生香。

 

生活的火烧得太旺最后是灭了自己,倒不如换文火将感情焖熟,细水长流,彻底透进时光里。最简单的烹饪之道,其实他们烂熟于心。

 

“交给你了。”他们分开后,叶修说。“我去竞技场再来两局。”

 

韩文清本来有话要说,后来又停住了。他看着叶修的眉眼恢复了固有的弯弯的弧度,他似乎还打算去抽一根烟,然后窝在他们的床上舒舒服服地来两局。

 

“快点回来吃饭。”他又凑过去吻叶修的侧脸算作答应叶修不合理的要求,叶修转过来勾着他的脖子完成了这个吻。

他们心情都有些愉悦,共同生活不需要这样算来算去。

人在床上,饭在锅里。

 

FIN


评论 ( 55 )
热度 ( 3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