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那边的烟囱

万圣节企划的鬼X烟囱paro(其实是人鬼情未了(X)跟艾鲁一起开的脑洞~投喂艾鲁!这几天放假花了点时间摸了条大鱼……但也只有大致情节,详细描写还要有空再补……四点了让我先去睡……otz……题目让艾鲁起……

----

我是一只鬼。
长得跟阳间的鸽子一样,工作也差不多:信使。平时收集一点读作消息写作八卦,有委托的时候就到阳间去传消息。所谓托梦,就是我们干的事。一般来说,阴间阳间消息就属我们最灵通了。
这是件好事,也是件麻烦事。

这天中午,本信使要睡午觉了,但是外面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我被迫跑出来看。原来是那个家伙又来了啊——第一百零一次来找我们了。

那是个人类。但是体质比较特殊,总之他可以看得到我们,也可以和我们沟通。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人类长得比鬼还可怕。据说很多小鬼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都情不自禁把冥币交给他。
他还有更屌的一个地方,就是,他的对象,居然是个烟囱,不,是个鬼。

这不,他又来找他对象了。
“叶修在哪里?”人类脸色冷冷地说。
他的名字叫韩文清。我知道他,他和烟囱,不,叶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在场。
叶修是只很厉害的鬼,也是个老烟鬼。说来“烟囱”这个名字还是韩文清给他起的。当时我正和叶修聊着天,他正抽着烟,韩文清从旁边经过,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喂,那边的烟囱!”
这句话够我笑上整整一年了。据说事后韩文清跟他解释,他在上一个路口问路的时候,那个路口的鬼说,一直顺着烟雾的方向走,当你遇到一个冒着烟的家伙,再开口问路就行了。
这一开口真有点惊艳啊。

但我以信誉保证,全地府都知道叶修有个花名叫“烟囱”,并不是我传出去的,是他亲口说的。
他在我们一群小伙伴前抱怨:“妈的,老韩居然叫我烟囱。”
然后小伙伴们叽叽叽叽地笑了好久,从此全地府都知道了这个外号。不过没人敢在叶修这样面前叫他,我们最多私下说说。——除了那个叫黄少天的不怕死的狼人,他一定是在报复叶修喊他“狼狗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阴间出现了狼人,这边乱入还是挺严重的。

不过我觉得,怎么叶修这话说得有些小甜蜜呢?啧啧。

说来叶修很久没出现了。他一向行踪不定,我们早就习惯了。他的人类对象似乎很着急,一直在找他。
诶,人类的人生就是太短了,所以根本不愿意多等待一会。
可是我们也是真的不知道啊。每次来问我们也没用。

小伙伴们都被他问得烦了。这事我们私下里讨论过,觉得就是叶修玩够了走了呗。一个人,一个鬼,你还真指望他们能长久啊?

第一百零一次,韩文清来了。就算他长得比较凶,看了这么久我们也无所谓了。这一次,大家终于连可怜他的心情都没了。

“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叶修肯定是走啦!叽叽叽!他有好多朋友!”
“你别找他啦!鬼是没有心的呀叽叽叽!”
……

你们跟他说这个也没用,人类最不喜欢听真话了。
韩文清在一片叽叽叽声中脸色越来越阴沉,以至于最后大家都在这种压迫一般的沉默里都安静了下来。

人类又说话了:“任何线索都可以,要什么报酬尽管提。”

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向韩文清提报酬真是一件特别……难以想象的事。
安静了很久,终于有个小鬼说话了:“你可以去问问猫女苏沐橙!”

“谁能带我去?”韩文清问。
这一次大家都不说话了。不是因为害怕他,而是因为……他是个人类。他身上的阳气太重了,修行时间稍微短一点的小鬼都不能跟他太接近。
叶修跟他在一起这么久,真是不容易。

虽然没得到回应,韩文清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来他是铁了心了。我叹一口气,挥挥翅膀飞到他面前。
“我带你去。”诶,就当是也去见见叶修吧。

韩文清点了点头,我快速地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明明是通灵体质,身上的阳气却出奇地重。他似乎也对这类的敬而远之习以为常。

“谢谢。”即使是道谢,他的声音也冷冷地飘在空气里。

****

跟韩文清一起赶路是件很无聊的事。他不苟言笑,一言不发,把一路上的小鬼都吓得不敢出门。
作为见证人,我还是很大胆得好奇起他和叶修是怎么处对象的。
他沉默了很久,说,叶修虽然是个鬼,但是要什么有什么……
行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听了。

总之,真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

****

我们走啊走,遇到了木乃伊周泽楷和透明人江波涛。
其实我也一开始不确定有没有遇到江波涛。周泽楷不爱说话,嘴巴还被缠上了,对于问话他一概是摇头或者点头。最后终于有一把声音传了出来,属于透明人江波涛。
他说,我们很久没见过叶修了。你们可以去问问苏沐橙,不过她最近似乎身体不好。
于是一人一鸟继续前进。

****

我们来到了猫女的家。敲门了很久她都没有回应,也许是不在家?正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猫女打开了一个门缝。
苏沐橙真是很漂亮的姑娘。

她的声音有些虚弱:“对不起,我刚才在休息。”
我看到她轻轻地皱了皱眉,她是个很温和的姑娘,做这个表情并不是反感,或许她真的不太能撑住。她看了看我,我点点头准备飞过去跟她说话。
韩文清想走近,被我制止了。

“你身上的阳气太重了。”
他停下了脚步,然后站在了原地。

我飞到了猫女的面前。苏沐橙带着歉意地对我笑笑:“你们是来找叶修的吧?”

“是的。”韩文清在远处回答。

猫女的表情变得有些悲伤,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我也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她轻轻咳了两声,“希望他还好。”

“发生了什么?”我问她。
“你不知道吗,信使?”苏沐橙看起来有些惊讶,“他受了鬼王的惩罚。”

“啊!”我突然想起了,“之前被投入炼狱的鬼官,原来是叶修啊!”
“炼狱?!”韩文清的声音大了起来,明显带着愤怒,“怎么回事?!”

“就是上刀山下火海走一轮鬼门关吧。”我回答,叶修的鬼力很高,倒不至于没法应付。总之肯定能全须全尾地出来就是了。

“他干了什么?”我问起更值得关心的事。
“他违反生死簿的事被发现了。”漂亮的猫女说,“他把投胎机会让给了那个孩子。”
“是那个早夭的小孤魂吗?”我回忆了一下。
“是啊。本来该轮到叶修了。这次投胎机会很好,但是他还是把机会让给了那个孩子。这孩子上辈子太苦了。早夭的孩子生前有什么功德呢,分到的祭祀品本来就不多。要不是叶修一直拨点给他,他会更可怜。”
“那真是没办法的事。”我感叹一声。违反生死簿是最大的罪,也怪不得他受罚了。不过他还真是有这份仁慈之心呢。

韩文清在旁边冷着脸,什么话都没说。我向猫女道了谢。
“那我们现在有可能去哪里找到他吗?”我扑腾着翅膀说,按照叶修的鬼力,他现在一定已经从炼狱里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又到了哪里去。
猫女思考了一会,叹了一口气。
“你们试试去找找男巫王杰希吧。”猫女说,她望了望站在一边的韩文清,“他之前说过要找他的。因为他……身体不太好。”
“哦?”
苏沐橙抿了抿嘴唇,大概是不想再说下去了。

“谢谢了!”我再次向她道谢。她带着歉意对我点点头,然后轻掩上房门。在关门声响起前,我听到了她的一句话。
“他的阳气太重了。”

我扑扑翅膀,飞了起来。苏沐橙没有当面说出来,但是我觉得必须要告诉韩文清这件事。

“喂。”反倒是人类先说话了。“鬼官违反生死簿是大罪吗?”
“那当然。”我回答,“生死有命,天道轮回。他错过了一个投胎窗,改变的是两个人下辈子的命运。”
“这玩意也能定死么?”韩文清皱起了眉。
“能。有些人每次都能投到好胎,有些人就不能。命定的东西可不能随便改变。”
“呵,毫无公平可言。”
“这世上本来就没什么公平的啊。”我回答他。韩文清似乎不愿意听我继续,冷着脸转换了话题:“炼狱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了么?就上刀山下火海被鞭笞一下。鬼力够高的话几乎毫发无损就能走出来。”我解释,但是我又想起了刚才苏沐橙说的话。
“但是你现在最好别报太大希望。叶修估计能出来也虚得很。”

“他可没有你说的那么没用。”韩文清说。让他去表扬一个人并不容易。

“是因为你。你身上阳气太重了,对他的鬼力耗损很大。你不会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感觉到身体不适吧?”
韩文清不回答。

我笑了一声。“人和鬼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啦。”

“我可不打算听你的鬼话。”韩文清说,“谁说鬼是没有心的?”

“……”
好吧。我不适合和人类诡辩。

我们沉默地前进了一段距离,韩文清又突然发话了:“小鬼,如果鬼力耗尽会有什么后果?”

“会……死?”
本来就是鬼了,还会死吗?
鬼死了变成什么?……死鬼?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我摇了摇头。
“大概就是会消失吧。再也没有投胎的机会,连魂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你还要去找他吗。”我懒洋洋地问,“你越接近他对他伤害就越大。他一直跟你在一起,迟早会鬼力耗尽消失的。”
“闭嘴。”他阴沉着脸说。
“人类最不喜欢听真话了。”我打了个哈欠。

韩文清闭上了眼睛,表情有些阴郁。虽说他一向不明朗,但此刻称为痛苦也不为过。

又被称作“爱情”的东西困扰了吗。呵呵,经历过人世投胎过的人总会逃不过这一劫。我传过太多的话啦,都是些软腻腻湿哒哒的话,送到梦里面,然后往往把接收人感动得一塌糊涂,哭得泪眼婆娑。
生活中让人痛苦的事情有很多,其中最难以挽回的是回忆。
因为情劫而早早终结生死簿上的寿限的怨魂从不见少。生死之间,本该什么都看开了。反而却有人因为看不开,而走错了生死的路口。

我没投胎去过人世,反正是不懂。要是有鬼还会因此而困扰,那还真是好笑了。
鬼是没有心的嘛。

——叶修从来都是我们的异类。

“走。”韩文清睁开了眼睛,说。

算了,我就不该对一个和异类谈恋爱的异类报什么期待。

****

我们继续走,遇到了吸血鬼喻文州和狼人黄少天,身边还跟着僵尸正太卢瀚文。
狼人黄少天认识韩文清,那一年叶修终于说服韩文清参加鬼宴,一路上这家伙收了不少小鬼们的冥币,叶修也蹭了不少烟钱。当时鬼宴上的“鬼王”——真正鬼王的小儿子都给他跪下了。
叶修还说他,说自己是人类不是鬼,连鬼王都给他跪下了。

韩文清为了堵住他的嘴,当场吻了他。

后来,我觉得很可惜的事情有三件。
第一,鬼王从不出席鬼宴,不然真想看看鬼王对韩文清的反应。
第二,我是后来才知道人类世界有一种叫墨镜的东西。
第三,我居然没看到叶修和黄少天真人PK?!据说叶修终于答应跟黄少天PK了,是因为不怕死的狼狗人对他说了一句:“烟囱,你居然找了个鬼做男朋友!”

其实,黄少天跟叶修是很好的朋友,对韩文清也毫无恶意。
这不,远远地他就打招呼了:“哦,是你啊,韩文清!”

韩文清大概花了一两秒,才想起他是谁。
“你见过叶修吗?”韩文清问。

“哦,很久没见啦。不过不用担心他啦。”黄少天说。吸血鬼站在他的旁边,僵尸正太仰着头听他们说话。
“他说过他会去找王杰希,那家伙有办法让他恢复鬼力。”黄少天说,“不过我也真没想过,他会说因为你这辈子还没过完所以不想先投胎啦……”

韩文清愣了一下。
“少天,我们还要赶路。”喻文州扯过黄少天,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只是为了小孩子能过上好日子而已。”

“哦走了。”黄少天跟上喻文州。“你要是见到烟囱,帮我问声好啊。”

韩文清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但他什么也没说。他仰头望了望天空。
地府里面没有太阳,永远都是乌云,有细密的光,反而更显压抑。有人投胎,寿终正寝,又回来,等下一次投胎。
有人托我传话,传给他的遗孀,说一直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他把那一副画面铺展在我的面前,满眼都是光,像一大团火,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但是在人类的感觉里,就是温暖。
什么是温暖?我终于问了那个托愿的人。阳光对我来说太烫了。

他说,就是羽毛覆盖在眼睑上的温度。
那真是,很好的感觉呢。

这个人类,跑到这里,找一只鬼,难道能给他一种羽毛落在皮肤上的温暖吗。

****

我们终于找到了王杰希。
男巫的家在树林里。他正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我们进来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叶修走了一段时间了。”王杰希说。
韩文清没有急于问他叶修的去向,反而是先问起了叶修的情况:“他怎么样?”

“不太好。”王杰希实话实说,“从炼狱出来再走到这里,鬼力耗得差不多了,几乎是奄奄一息。我给他的药有用,但也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
“谢谢。”韩文清诚心诚意地道了谢。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我问。不管怎样,都到这里了还是见上一面吧。
“不知道。你知道他飘起来行踪不定。”王杰希耸耸肩。

“我们回去。”韩文清向我发令。作为一个向导,我突然不想听他的了。

我飞到了王杰希的面前:“你肯定有办法。”

“嗯。”不出意外地,王杰希点了点头,“你可以飞到林子上去看看,我在他的烟里加了药,效果是烟雾更大了。如果他在抽烟的话,这会让他看起来更像一根烟囱。”

我:“……”
韩文清:“……”
王杰希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但是我觉得,韩文清似乎心情不错。不然,他该要出手揍人了。

不等韩文清说话,我飞了出去,果不其然看到了林子里的某个方向,烟雾缭绕简直跟着火一样。
叽叽叽!快来吧!

韩文清还是保持着他的步伐,不快也不慢,一点点地走向那片烟雾。
在一片朦胧之中,我听到韩文清停了脚步,说了一句话。

“喂,那边的烟囱!”

好了,接下来,就不是我该看的了。

FIN

评论 ( 39 )
热度 ( 3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