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狼人与小红帽(上)

脑洞不息,摸鱼不止。欠债会还,请放心……天生不会写萌梗啊!再萌的设定都能被我搞严肃搞黄。一个有点黄的伪童话,想看穿红斗篷的叶修大大_(:з」∠)_狼人的设定加了好多私设_(:з」∠)_


狼人与小红帽(上)/韩叶

 

 

突如其来的枪声撕破了丛林夜晚的寂静。韩文清惊醒的时候皱了皱眉,空气中的味道有些乱,熟悉的味道十分浓烈,但他还是有些艰难地分辨出了一股似有似无的陌生气息。

 

来者离他有一段距离,不出所料的话他应该已经被附近领域的狼群包围。

 

但是带着枪,深入到林间的这个地方……难道是?

韩文清翻身起床点起了火把,推开木屋的门走出去。循着气味传来的方向,隐隐听到了狼群的低嚎,它们正围着一个披着红色斗篷的身影。狼群缓慢地压上,那人往后退了几步,停了下来。狼群也随之停了下来,与人陷入了僵持。

只有一个人?!韩文清一个激灵,正要冲上去,却看到那个身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韩文清停了脚步,朝天鸣了一枪。

 

这一枪扰得狼群与那人都向着他的方向转身而来。为首的一匹在看到韩文清之后低低地呜咽了一声,似有不甘。韩文清举着火把上前一步,那匹狼幽绿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停止了咕哝般的低嚎,举步离开。狼群顿时作散。

 

“喂!你的猎人呢?!”韩文清向着穿红色斗篷的人喊话。

被包围的是每年村落里给山神的献祭——“小红帽”。这是属于大山村落里的传统习俗,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村落里都会选出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作为山神的献祭。村民们为她披上一身艳红色的斗篷,嘱托她的猎人兄弟将她护送到大山深处的山神的住处,以祈求村落来年的风调雨顺。因那一身大红的斗篷,这些献祭的姑娘们都被称为“小红帽”。

因此也只有小红帽和她的猎人,会深入到森林的腹地。

 

年轻的姑娘没有答话,似乎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坏了还没回过神。韩文清举着火把,慢慢地靠近,一边缓和她的情绪。

“别怕,我也是猎人。”韩文清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尽管这个可怜的姑娘也许并不认识他。

 

小红帽把刚才举起的枪放了下来,表达了对韩文清的相信。她的帽子压得很低,微弱的光中韩文清看不清她的脸,刚才嗅到的那股陌生气息愈加浓烈起来,勾起了他本能的防御意识。

只是错觉而已,韩文清在心里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大概离小红帽还有三五米的时候,韩文清突然发现对方不同于以往的一身裙装,竟是一身猎人的装束,那把猎枪稳稳地被她束在了腰间。

韩文清被这把枪吸引了目光,像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当然如果对方看到他的脸的话根本不可能——韩文清又开口说话了。

“我还没见过带枪的小红帽。”

 

“还带把。”对方一把拨开了帽子,露出了一张笑嘻嘻的男人的脸。韩文清手里的火把晃了晃,他确定自己没有梦游。

“表情这么凶,会把小红帽吓哭的啊,韩文清。”披着红斗篷的男人走过来,接过了韩文清手里的火把。“好久不见。”

那张他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在火光的映照下笑得一如当年,嘴巴上也丝毫不饶人,一句好久不见就把多年的分离一笔勾销。

 

韩文清硬生生压住了心里的千种波澜,用尽量冷静的声音提问了现在的情况,只是听起来有些过分冷淡:“你怎么在这里,叶修?”

“这么久不见,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叶修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举着火把向着韩文清的木屋的方向,要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什么并不容易。

 

韩文清顿了顿,伸手把叶修身上的斗篷拉好,然后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他们确实很长时间没见面,以至于无数的话语堆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而他们各自都有很多的秘密,看来在这个夜里必须坦白。

 

叶修在他转身后就停止了微笑。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他带着的烟草都已经潮湿了,不知道韩文清会不会有所储备。

 

推门而入的时候整间屋子融融的暖意让叶修一直绷着的神经都放松下来。叶修松了松斗篷的绑带,韩文清打了火点油灯。

“有烟草吗?”叶修问。

 

韩文清在灯光里看着他,叶修大大咧咧地坐下来,用漂亮的手指敲了敲木桌。韩文清暗叹一口气,拿了烟叶子给他,叶修捏在手里捻了捻,放进烟斗里,就着油灯的火点着。

 

“现在解释一下。”韩文清坐在他的对面说,灯花在他们之间摇曳。

叶修悠悠地吐出一口烟,回问他:“是你该给我解释吧?五年前和狼人的战争之后为什么你就人间蒸发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叶修在烟雾里笑起来:“负心汉抛弃妻子出逃到深山老林隐居五年,夜遇献祭少女出手相救。老韩,你真传奇啊。”

先别说哪来的妻和子,所谓“献祭少女”明明是个战斗力彪悍的男猎人好吗?村民是瞎眼了吗?山神不会胃疼吗?

不过,负心汉,他可不打算承认。

 

韩文清站了起来,取掉叶修的烟斗,俯身吻了他。一个属于情人间久别重逢的吻,终于开始了它罗曼蒂克的使命。

五年没有碰这双唇,仍是如记忆般柔软。软舌相碰,毫无生涩地缱绻到一起。两方的气味也纠缠在一起,互不相容,但也难舍难分。韩文清把叶修的舌头带到了自己的口腔里,柔柔地轻咬他的舌尖,满意地听到他果不其然地发出轻轻的呜声。他吮了吮对方的唇,手落在了叶修的腰间,但很快又停了下来。

 

不能继续,他现在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了。

 

显然叶修对他的停顿深感不满。他站了起来,摇曳的火光沉淀到他的眸子里一片混沌,堪堪有一个韩文清的剪影。叶修伸手勾住了韩文清的脖子,长长的红色斗篷洒开,将这一方的空间隐入艳丽的瀑布。韩文清从未想过叶修能与这凶艳的颜色相协调,而他的气息也随之来势汹汹咄咄逼人。

非肌肤相亲难解相思,韩文清决定放弃思考。在叶修把另一只手伸过来开始解他的纽扣时,韩文清拦腰抱起了面前的人。五年间无数次梦里的场景瞬间消逝,最后化成他怀里一把真真实实的炽热。他可以嗅到这古老的山林里泥土,树木,石头,甚至云潮湿的味道,嗅到夜行生物,食草动物或者狩猎者的气息。但是它们现在全部都被叶修的气息盖过,他的味道不甚熟悉,危险,又蠢蠢欲动。

 

韩文清看着被他放在床上的叶修在红斗篷之间舒展了四肢。他松开斗篷的绑带,然后向韩文清伸出了手,笑意甚至滚动在他的睫毛上。他们拥抱在一起,贪婪地亲吻着对方每一块裸露着的皮肤,再一边手忙脚乱解开对方的衣物。长靴褪去,搭扣被一一松开,皮带甩到一边,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叶修浑身光裸的时候,韩文清还剩一件上衣。叶修把手从他的领子里探了进去,韩文清捉住了他那只乱动的手,放在唇下吻了吻他的手背。昏黄的灯光把他的皮肤的颜色调得更柔和,艳红色之上的赤裸竟惊心动魄。

叶修笑了笑,坚持伸手扯开韩文清最后的遮蔽。他的手从韩文清的肩膀沿路而下,最终停在了肘关节下方。韩文清闭了一会眼睛,再睁开,叶修仍是波澜不惊地注视着他,而他的手指在那一处的暗色的伤疤上来回徘徊。

 

这处伤疤是一排牙印子,答案呼之欲出。

——五年前在与狼人的战争中,韩文清被狼人咬了。幸运的是,他没有死;不幸的是,他成为了自己与之作战的敌人的一员。

 

叶修凑过去,安慰性地吻了吻韩文清身上的齿印。

 

“这就是你消失五年的理由?”叶修问。

“我不能伤害大家。”韩文清说,他的眼神变得复杂。

 

昏暗中,叶修叹了一口气。他凑了上去,两人交换了一个温柔而绵长的吻。韩文清的手从叶修的身侧一直滑落,最终停在了腰际。叶修气喘吁吁地从他的怀里把头挣出来,笑得有些狡猾。

 

“请随意,狼人先生。”叶修眨了眨眼睛,“我可不是真的‘小红帽’啊。”


TBC.


和艾鲁聊到小红帽,艾鲁说,好嘲讽的小红帽,我说小红帽太嘲讽,大灰狼哭着吃掉了小红帽,他们的身体合二为一,他们的爱情永垂不朽!!(哭着的大灰狼太好笑了救命2333)……………………骗你们的,能E的话,是HE啦(不然艾鲁会搭火车来揍我好怕怕!

评论 ( 39 )
热度 ( 3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