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会议室(一)

我到底,是为什么,最后,还是,写了,这玩意,啊。说好做个现充狗呢?
好塔我先上,你自觉^q^
以及,那个谁,我简直对你有求必应,不交出两万字肉我就跟你分手!

会议室(一)/韩叶R18
又名:霸道总裁俏秘书(并不是)

早间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各部门的负责人员已经离开会议室,为下午的谈判做最后的准备。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韩文清一个人,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对PPT进行最后的微调。这事他一般不需要亲力亲为,但下午的对手实在是太棘手,容不得一点细节上的马虎。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韩文清在门轴的转动声中瞄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没有抬头,心里知道应该是秘书来通知他休息。脚步声渐近,韩文清一边打字,一边开口:“小李,最后的修改方案再多复印一份给我。”

“韩总。”不同于平日里清脆的女声,一把慵懒的男声传来,韩文清手上顿了顿,“该休息了。”
说完这句,来人把手撑到了他的笔记本显示屏上。

是叶修。

韩文清笑了一声,抬头看着弯身在他旁边的人。叶修正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贴身的西装外套下是干净的白衬衫,打着酒红色的领带,扣子扣得整整齐齐。低身的动作让他挡住了白炽灯的光,在一小片阴影里他笑得很狡黠。

“你怎么进来的?”韩文清顺手最小化了窗口,把笔记本屏幕扣下来。从工作状态脱出后瞬间涌上了些许疲惫,韩文清用食指和拇指捻了捻鼻梁。
“在前台——登记啊。”叶修拖长了声音,拉开韩文清身边的椅子坐下来。陷入柔软的办公椅后他整个人也变得懒懒的,带出西装上浅浅的皱褶。他偏了个身,凑到韩文清的面前,嘴角弯出一个恰好的弧度:“怎么样,我像不像你的秘书?”

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领子整齐,领带的结也打得很完美,完全符合霸图对员工的仪表要求。比起叶修平日不系领带,敞开领口露出一小片白净的锁骨的时候,显得端庄——又禁欲。韩文清顺着他的姿势,伸手从他的颈后把他捞了过来,那张他无比熟悉的脸顿时近得只适合接吻。

这个姿势有些僵硬,叶修把手放在他们之间的椅子把手上,才稍微撑起了上半身。两双唇向着对方探去,在就要碰到一起的时候轻磕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韩文清有些恼地放开了他。
“你干嘛戴那个?”他指的是叶修的眼镜。

叶修伸手把眼镜取下甩在一边:“显得知性。”

知性才怪。
韩文清揪着他的领子直接吻了上去。两双唇激烈得像是打架,舌头纠缠在一起,韩文清的气息霸道地入侵了叶修的口腔,像是圈划领地一般横冲直撞。叶修被他吻得气喘连连,只能伸了手紧紧圈着他的脖子,像是快溺水的人抓着救命稻草。他们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少,久违地全心全意沉溺在对方的气息中。

这个吻结束于叶修的挣扎中。韩文清放开了他,看着他像是烈日下的犬一样大口喘气。未来得及吞咽的唾沫被叶修伸出温湿的舌头灵巧地舔掉,现在他的嘴角也一片亮莹莹,眉眼全是笑意。叶修一只手撑着坐上了会议室的长桌,居高临下地望着韩文清。

“你来干什么?”先开口的仍是这儿的主人。“谈判在下午四点。”
“如果我告诉你——是来打探敌情的呢?”叶修缓缓地解开西服外套的扣子,从两襟的缝隙里露出白衬衫的小圆纽扣,妥帖得碍眼。
“那你最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叶总。”韩文清站起来平视他,叶修脱掉了西服的外套,他的身形在白衬衫下清晰异常。
叶修笑了一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然后伸手去解韩文清的领带,那个小结在他灵活的双手下宛若无物。韩文清偏头看他,任由他摆弄。
“骗你的,”叶修顺手扯掉了韩文清的领带,他凑到韩文清的耳边,轻轻说完了下一句话:“我是以家属的身份登记进来的。”

他的声音很轻,喘出的气息很热,蹭地就燃起了一把火。韩文清一把将叶修压在了会议室的红木桌上。叶修被这猝不及防的推力惊了一下,手碰到了刚才他放在桌子上的眼镜。眼镜顺着滑行了一小段距离,与桌子摩擦的声音特别清晰。

显得知性。
好吧,显得知——性——

叶修觉得自己也有了些反应。韩文清的手从叶修的衬衣下摆探入,轻轻掐了一把他的腰,他的手有些凉。叶修平躺着抖了一下,注视着凌于他身上的韩文清,他的眼里有些血丝。叶修伸手推了推韩文清:“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一周吧。”韩文清答,有些不耐烦地把叶修的衬衫扣子从扣眼里挤出来。他很久没见过叶修穿得这么整齐了——不过他现在一点也不希望他穿得如此整齐。

韩文清一周没有回家,但他起码有一个月没见过叶修了。兴欣和霸图的生意要谈起来,不是他韩总和叶总床上解决一下就可以的。而兴欣的叶修,出了名的老狐狸,除了床上,韩文清没少让他占到过便宜,今天下午是最关键的一次谈判——决不能掉以轻心——包括现在。

叶修按住了韩文清的手,撑着他直起上身:“别急。”
“如果你今天下午还想出现在谈判桌的话就少说废话。”韩文清已经解开了叶修身上所有碍人的纽扣,衬衫掀开露出大片肌肤。锁骨在他抬手的动作中更清晰漂亮,韩文清埋头去细细吮吸,引得叶修一阵战栗,发出微小的叹息声。

“让我猜一猜,”叶修偏头蹭了蹭他的对手和情人,“霸图会不会在会议室里放现在需要的东西?”
“你不是我的秘书么?”韩文清一把揽着他的腰,轻啄他的耳根,“这是你该考虑的。”

“是啊,韩总。”叶修轻笑一声,伸手扯过他脱在一边的西装外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我准备了,是不是该给我发奖金啊?”
韩文清扯过那个拿着小罐子的手轻轻吻了一下:“润滑的钱不从你工资里扣?”

“铁公鸡!”叶修抱怨一声,伸腿勾着旁边办公椅的把手,椅子就被他歪歪斜斜地拉到了韩文清的身后。韩文清掐着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韩总,你们的底价是多少?”叶修笑,转了身体的方向。
“现在最好别问,叶秘。”韩文清极有原则地回答。

“好吧。”叶修故作失望地耸耸肩,他推了推韩文清,韩文清意会地坐下。叶修舔了舔自己的修长的手指,在故意而响亮的水声中昭示着蠢蠢欲动。

“谈判最重要的,”叶修从红木桌上跃了下来,韩文清无动于衷地看着他。“是掌握主动权。”说着,叶修张开双腿,直接跨坐在韩文清的身上。

韩文清抬头和他对视,他的笑容又自信又狡猾。

TBC.

后文:(二)(三)(四)(五)

评论 ( 35 )
热度 ( 5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