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 (番外/下)

前文链接:(上)  (中)  (下) (尾声)   番外(上)

粉丝的来信 番外 (下)


第二天醒得早,两人拾掇了一下就按着信封上的地址就找了过去。叶修庆幸新郎额外购置了房产,没有就着霸图的员工宿舍就把女友娶进门。他俩也不用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张贺卡送出去。地址是一个新建的小区,看样子新娘是提前入住了新房,走廊里还算半个施工现场。走到门口的时候,韩文清一手拿着信封,一手便要敲门。

“慢!”叶修叫停了他,“让我敲吧,我一敲完,你放下信就跑。”

“怎么搞得跟做贼似的。”韩文清正气凛然地皱眉。

叶修坚决不与韩文清同流合污,他晃晃食指:“这叫幸福来敲门。”

 

幸福的代言人轻轻地敲了敲门。韩文清蹲身放下信封,叶修站在门前,似乎在听门里的声音。过了十几秒,响起了凳子被拉开的声音。叶修向韩文清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像是街道上按门铃捣乱的孩子,既心急又害怕地放轻脚步匆匆下楼。在下一层楼梯的转角,叶修突然停了下来,韩文清见状也停下来,两人肩并肩站着,听着上一层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他们听到有脚步声。女主人似乎搜寻了一番,还问了一声“谁呀”。但回答她的只有走廊的回音。韩文清等了一会,估摸着她发现了信,转头向叶修使眼色。叶修有些出神,韩文清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上一层又开始响起脚步声。两人顿如惊弓之鸟,匆匆离开。在底楼扭开门把手的一刻,一声“谢谢”在空旷的楼道里引起了回声。

 

从楼道里出来,叶修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两个人对望了一眼,不禁一笑。明明是如此美妙的事让他们弄得犹如入室行窃,两位大神也算“用心良苦”。叶修心里不知道打什么算盘,有些心不在焉的。韩文清握了握他的手,喊了他两声:“叶修!”

 

“招魂啊!”叶修把手抽出来,点了根烟,“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回家了。”韩文清盯着他。其实韩文清挺不会说话的,他就是比较直接,不爱周旋。他要回家,他爸妈肯定煮着他最爱吃的菜等他。但是他如果跟爸妈说,我把叶修也带过来,他爸妈就不说话了,态度很明显。这算是他跟叶修同居了这么久,以他一贯的犟脾气跟家里达成的最好结果。韩文清倒是想让他们三个人坐下来谈谈。韩文清和他父母是一家人,和叶修是一家人,怎么这一家人和一家人,最后还是两家人?总得有人踏出这一步,不能是老人家,总得是叶修。

最后韩文清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先斩后奏地把叶修带回家。父母再怎样,也不能把送上门的叶修赶出去吧?真是要赶……韩文清也只能继续跟他们犟下去了。

但是叶修却不赞成这样的方法,他宁愿等,等到他们想通了,水到渠成的一天。长辈的心结不能硬碰硬地解开,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谁也没有成功解决的经验,谁也争不过谁,所以就一直僵持了下去。

 

“回去吧,跟爸妈说了没?回去别做大少爷,多干点活。”叶修往花圃的泥土里抖烟灰。这随口一问,搞得韩文清觉得怪怪的,他爸妈操心他,叶修操心他爸妈,敢情就没他什么事。

韩文清决定也操心一下他爸妈和叶修的事:“别胡闹,跟我回去。”

叶修踩灭了烟头,跟韩文清对视。看着韩文清一幅强抢民女的样子,叶修摆摆手:“我忙着呢。给你爸挑一条好烟我就走了。”

叶修要犟起来,韩文清也拿他没奈何。两个人一言不发,到大超市里各自挑了点东西,韩文清这久不回家,他自己的份,叶修默默花了钱买的一份,加起来也够韩文清拎的了。倒不像见自己亲爹妈,像是女婿登门见岳父母。

韩文清一股脑地把东西放进出租车后备箱,叶修在一边看他,也不帮忙,又点了一根烟。韩文清迟疑了一会,也只说了四个字:“等我消息。”

“行呗。”叶修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高兴点。冠军都等来了,还有什么等不来的。”

“有什么事用酒店的电话打给我。”韩文清觉得叶修今天特别会讲话。

“我这么大个人还用你操心。”叶修摆摆手,催促他上车,“有事我直接到霸图俱乐部去,张新杰总得管我。”

“丢人。”韩文清最后抛下两个字,转头跟司机师傅说了个地址。叶修隐隐听到“百货商场”,他挥了挥手表示再见,就慢慢地沿街又走了一段,又拦了一辆出租车。

 

今日无事,叶修早早地回了酒店。其实他哪有什么朋友在Q市,这么说也不过是让韩文清在家多待一天罢了。不,朋友的话……也许还是有的。

叶修从背包里拿出那张请柬,双人床今晚由他一人独占,上半夜躺左边无噩梦,下半夜躺右边睡得香,倒也乐得清闲自在。请柬在他手中,像是写满千万个故事,翻来覆去地看。

既然明天无事,不如就去赴宴吧?叶修刚刚在心里愉悦地决定了,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懒懒地伸手拎起话筒,未等对方说话,一声“老韩”已经脱口而出。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不会有其他人。

 

“嗯。”那边倒也懒得多话。“都还好?”

“好得跟在家一样。”叶修回答。饭吃了,没迷路,一个人睡不怕黑,还能回答什么?

“看来Q市挺适合你。”韩文清趁机说。

“是我适应性强。”叶修笑,又问他:“二老还好?”

韩文清明显是愣了一下,没想到叶修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他端着手机正坐在自己的房间,父母在客厅里看电视。这一日的氛围跟他离开前毫无差别。父母像是选择性地遗忘了他们的儿子还有另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家似的。

“都很好。”韩文清回答他,末了,又添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叶修噗嗤地一声笑出来,“谢我关心你爸妈?”

韩文清不想回答,只是顺口感谢叶修的理解而已,但是这种话真不好说出口。所以他就干脆转了话题:“行了,早点睡吧。”

“知道啦。”叶修像是被老妈唠叨的小孩,答得十分不耐烦。在韩文清正准备挂上电话的一刻,叶修又在那头喊了一声:“等等!”

韩文清把听筒放回到耳边,叶修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说:“老韩啊,如果在你爸妈面前提起我,一定要说……”叶修顿了顿,韩文清没有插话,等他说完。“叶修非常,非常的厉害。”叶修一口气说出了他的精心准备。

韩文清在电话那头笑一声,回答他:“叶修非常非常厉害,只有我赢过。”

叶修啪地挂上了电话,就势躺了下来。韩文清说得没错,他是唯一一个亲手从他手里夺走冠军的人。至于是不是还赢了其他的东西……叶修翻了个身,关上了灯,连同那张请柬一起沉入黑暗。

 

叶修也说不清是怎样的一种动力促使他把路线图交给了出租司机,然后来到这个热热闹闹的酒店。拉开车门的时候远远听到了张新杰和白言飞的声音,一种砸场子的豪气油然而起。叶修将刚才戴着的墨镜摘下来挂在领口,就手持请柬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了红地毯。

还是年轻人眼尖,第一个发现他的是宋奇英:“叶前辈!”

这一声像是石子投进了静水,搅得一通波澜。原本跟迎宾的新娘新郎聚着聊天的几个人纷纷转头,新娘更是惊得愣在了原地。

“叶神?!”

“叶队?!”

“叶秋?!”“是叶修!”

 

“别惊讶。”叶修穿过一群目瞪口呆的人,直接走到新娘的面前,向她伸出了手:“我来了,谢谢你。”

新娘又愣了,被这突然降临的幸福冲得眩晕。她几乎是颤抖着举起了手,握了握这只拿过四个冠军的手。

她几乎要哭起来。

叶修微笑了一下,松开手面向也呆滞在一边的新郎官,同样礼貌地伸出了手:“也谢谢你。”

新郎恢复平静比新娘快,他微笑地点了点头,代替他的妻子说了一句话:“今天真是我们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祝福你们。”叶修笑。

“谢谢您!请入座吧。”新郎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伴郎主动站出来把叶修往宴会厅里带。霸图的几个在役队员也不再在厅外停留,跟着走了进去。

 

“真没想到你会来。”说话的是伴郎,声音听着有点熟悉。

“你是……?”叶修一时间竟想不起来。

“蒋游,霸气雄图的会长。”伴郎介绍了自己。

“是你啊。”叶修乐呵呵一笑,“第十一区第十二区的开荒怎么样?”

“大神不在,都好得很。”蒋游毫不避讳地说。

“那第十三区的开荒要小心了啊。”叶修说。

“我们韩队也退役了啊。”蒋游笑眯眯。

“韩文清啊……”叶修在心里笑,刚一抬头,就看到最靠近宴会厅舞台的一张桌子边,正坐着他提起了名字的人:“韩文清字曹操?”

蒋游一时也没对叶修的文字游戏反应过来,韩文清也对上了叶修的眼神,两人都是掠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恢复了神色。

 

“叶队,坐这吧。”张新杰拉开了韩文清身边的一把椅子,招呼叶修。

叶修想了一下,还是摆摆手:“不坐了,免得抢菜他手速比不过我。”

身在敌营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叶修就算是退役了仍旧是大神风范。蒋游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劝叶修:“请坐吧,这个位置最适合你。”

蒋游说得没错,这张桌子本来是专给霸图的战队队员的。按照排位,韩文清在,张新杰就要退一位,坐在他旁边。现在没想到叶修也来了,他自然就该坐在韩文清的旁边,替代张新杰的位置。

叶修还想说些什么,韩文清先站起来了,将身边的椅子又拉开了一段距离,语气不容置疑:“坐。”

“喂……”叶修刚开口,又被韩文清打断:“这是霸图的礼数。”

这话把叶修噎着了。打狗还得看主人,现在既然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好再推脱,便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了下来。两个莫名其妙在婚宴上见面的人并排在一起,面面相觑了一会,看大家都没怎么注意他们,才开始说悄悄话。

 

叶修在桌子下面踢了韩文清一脚:“喂,你怎么来了?”

韩文清回踩他:“我该问你。”

叶修倒抽了一口气,这一脚还真给劲。“别这么粗鲁,我有请柬当然就来了。”

“理由同上。”韩文清低声答了他一声,伸手去拿饮料:“可乐还是雪碧?”韩文清直接跳过了茅台这个选项。

 

“椰子汁。”叶修回答。韩文清挑眉,转动玻璃转盘,宾客都已经入座,当椰子汁转到他们面前时,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韩文清伸手拿过,先给自己满上,再顺便给叶修倒上,相当自然。叶修笑,韩文清在这些小细节上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新人经过他们那桌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向叶修和韩文清望了过来。叶修微笑,韩文清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两人又把头转了回去,走上了舞台。

司仪介绍了证婚人,证婚人接过证婚词便开始朗诵。不外乎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日两位新人喜结连理,愿百年好合。众人都扭了身去看两位新人,叶修把头凑过来,韩文清偏过头来,看到他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喜悦的氛围让人动容。

 

新人开始交换戒指,桌布底下两只手偷偷缠在了一起。韩文清握着这双漂亮的手,小心翼翼的心情犹如捧着他的荣耀奖杯。他的食指和拇指攀上去,捏了捏叶修的无名指下端。

叶修感觉到了这个动作的特殊意味,他只是安静地笑,安慰似地用另一只手去轻抚韩文清的手背。他们的时间很多,只需要等待。

 

接下来的整个献花和父母致辞时间,他们都维持着一个略显僵硬的身体姿势,只为了一双手能紧紧地相扣。直到新郎新娘切完了蛋糕,开始倒香槟,他们才匆匆松开手。叶修捧起装了椰汁的杯子,在司仪的干杯之声中随身边的人共同举杯。他的手指上还残留着韩文清的余温。

 

在刚才新娘展示婚戒的一刻,叶修没来由地想起了自己的冠军戒指。金牌或是奖杯,似乎都不如戒指更适合一个电竞选手。凭着一双巧手打出天下,一枚戒指便是最高的嘉奖,也是事业与生命的最好串联。据说每一根手指上戴戒指都有不同的意义,除了无名指,其余的意义叶修一概不知。——这也无所谓,冠军戒指的所有意义就是荣耀。

一个小小的环,圈起来的是多年的努力,无数种复杂的感情。赢一场,和谈一场恋爱,同样不容易。

 

到了入席的环节叶修长舒一口气。他毫无参加婚宴的经历,这些冗长复杂的环节让他新奇,又有些疲乏。灯光这时候却突然暗了下来,换好了礼服的新人再次缓缓步入场内。

黑暗中韩文清拉了他一把,叶修转过头,看不清他,但是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们后退几步,离圆桌有点距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新人在向着舞台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追着他们。

韩文清攥着叶修的手,猝不及防地侧身给了他一个吻。在这个众目睽睽的黑暗中,叶修的气息全部被堵在了口腔里,这偷来的温情太有作弊得逞之感。他闭上了眼睛,干脆用舌头感知韩文清的存在。

婚礼现场,不就是恋人的场合吗?

 

一直到烛光仪式结束,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说是吻,其实又很轻,像是两个人在互相蹭对方的唇,舌头互相触碰一下便分开。他们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像是恶作剧的少年般小心翼翼。

 

新人的致辞也很快结束,灯光亮起。众人入座。叶修和韩文清之间摆了一个骨盘,不知道属于谁,但是慢慢地累起了菜,心照不宣地就堆积在两人之间。夹菜的人在里面发现了自己喜欢的菜。两人都是相视一笑,长期的共同生活,养成的一个习惯便是总是会下意识地想起另一个人。

 

“韩队!”“叶神!”新人端着酒杯来到他们面前。叶修站了起来,手里端的是略显滑稽的椰子汁,转眼看韩文清拿的却是浅浅的小酒杯。

“感谢出席。”新郎有礼地说。

“新婚快乐。”韩文清笑着举起酒杯。

“百年好合。”叶修面不改色地跟他们碰杯。新娘拿着小酒杯小心翼翼地和他碰了一下,浅浅地泯了一口酒,像是被壮了胆,又开口说:“叶神……”

“嗯?”叶修转头去看她。

“我能……拥抱你一下吗?”新娘鼓起了勇气。

 

叶修笑了,他放下了杯子,张开双臂:“来吧。”

这个温和的大神让小粉丝受宠若惊,梦想成真得太快,她来不及细想,便和叶修拥抱在一起。四面的霸图工作人员注意到了这边,都笑起来,有好事者更是吹起了口哨起哄:“新郎官真大胆啊!不怕你新娶的媳妇被叶修带走了啊?”

 

叶修和新娘子浅浅拥抱了一下便松开。新娘子被这句话逗得有些脸红,新郎官倒是毫不介意:“霸图人会怕叶修吗?”

“好!”会场的气氛被这句话激得热烈起来,在场的霸图人纷纷鼓起掌来。

“有韩队在,不怕叶修!”好事者又开始起哄。

“有张队在也不怕!”有人想起了现在的霸图队长是张新杰。

 

“说得好!”开口给自己人助兴的是韩文清。

“你们霸图的还是这么乱来啊?”叶修退了几步,被这没来由的亢奋搞得挺无奈的。

 

“你们别闹。”新娘子红着脸,向四周的人打了安静的手势。掌声和起哄声低了下来。“难得两位队长十年宿敌同时出席,既然已经退役就前嫌尽释,不来……”

新娘顿了顿,俏皮地向叶修眨眼。一瞬间叶修似乎察觉到什么。

“不来拥抱一下吗?”新娘笑起来。

 

在场的霸图人被这个提议惊得愣了一下。叶修刚想摆手,忽然被扯着转了个身,就坠入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韩文清。

他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但是比以往任何一次带了情欲的拥抱都纯粹。他的喘息里带有点点酒味,醇香而让人迷醉。叶修笑笑,也伸手抱住了他的十年职业生涯,最好的朋友,最尊敬的对手,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静了那么一会,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权把掌声当祝福,叶修闭上了眼睛。这个拥抱似乎没有尽头一样,他们只想在众人的掌声中,一直相互依偎。

天长地久是一个太沉重的词,有此刻便足矣。

 

 

一直到婚宴结束,叶修还沉浸在那个拥抱里。一场与他无关的婚礼,不知道为什么平白多了这么多的启示。

接下来的闹洞房环节交给了霸气雄图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叶修和韩文清走出了酒店,在门口看着欢乐的青年人在分配如何坐车到新人家。

 

夜风有些凉,韩文清突然低头在他耳边说下一句话。

“我妈说,下次有空让叶修也回去。”

 

叶修侧过头看韩文清,新人眼里的喜悦情绪也沉到了他眸子里。他没有回应这句话,转头目送吵吵嚷嚷的声音随着汽车开动远去,悠悠点燃了一根烟。

 

“结婚真好啊。”叶修吸了一口烟,再缓缓地吐出。

在一片烟雾朦胧中,韩文清把手伸进了大衣的口袋。他的手指准确地碰到了一个丝绒小盒。韩文清若无其事地转头,直视叶修:“是的。”

 

FIN

 

然后……当然是求婚啊^q^


评论 ( 54 )
热度 ( 5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