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番外/上)

正文链接: (上)  (中)  (下) (尾声)

 

粉丝的来信  番外(上)

 

明天就是女粉丝的婚礼了。

叶修一个人仰躺在Q市某酒店的双人床上,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他的手里是一张大红的婚礼请柬,烫金的“囍贴”二字,内页用娟秀的字体写了新郎新娘的名字,喜宴的举办时间地点,还贴心地附赠了一份路线图。

叶修把视线移到最上方,有几个字写得尤其漂亮:送呈叶修台启。

 

他和韩文清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头脑一热说干就干的激情了。但是在花了整整三个小时,读完那封粉丝寄给叶修的信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决定立即来Q市,到霸图场馆旁边的那片海滩再走走。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伪文艺的叶修和真“文青”的韩文清一起干了这辈子最装逼的两件事。

 

说来矫情,像是老夫老妻追忆初恋的日子然后故地重游。叶修再次踏上这边沙滩的时候,正是黄昏,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浮现了夕阳下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妻。也许老翁腿脚已经不好,老妪眼神也不灵光,但是他们依旧牵着对方的手,步履缓慢地走在这片沙滩。

老太太笑呵呵:“老头儿啊,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你走得特别快,我总是跟不上你,你走一会,就停下来等我……”

老头子也高兴:“我当年追你的时候,你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我很想,但是又不敢亲你。你的嘴唇就像玫瑰花一样甜美饱满……”

叶修想着,突然转了个头,眼前跳入韩文清不怒自威的脸。叶修瞬间出戏,脑内翻江倒海也变得平静无澜。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文艺装逼是病,得治;脑补太多是坑,得填。

 

韩文清看着他眼神波澜了一会,不得其解,还以为他追忆初恋心潮澎湃,便伸手拉住了叶修的手。沙滩上的人不算很多,两个人贴得稍微近些,用衣袖遮住了十指缠绕,像是回到了第四赛季的那个夜晚。他们沉默地走了一会,有一对年轻的恋人逐渐靠近。下意识地,两人又慌忙把手分开。

 

据说中学女生找男友的标准是“见到教导主任也不会松开手”。但是现在全世界都是韩文清和叶修的教导主任,他们已经过了中学的年纪,松手反而变成了更成熟的承担。

 

无需顾忌的小情侣走远了,心有余悸的老夫夫在原地坐了下来。叶修突然很想点一根烟,浪涛把他的心也打得湿湿的。他想起了那封躺在他的背包里的请柬。极不可靠的中国邮政在把那封信送给叶修的时候,他发现离女粉丝的婚礼只剩下一周了。叶修知道,女粉丝给他送请柬,也不过是个过场,她并没有期待他会出席。但是神使鬼差地,叶修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顺手把那封请柬也塞了进去。

良人佳缘,有情人终成眷属,应该获得全世界的祝福。

 

天色渐暗,霞光远去。韩文清和叶修都各自坐着。他们不懂得说情话,也懒得说晚霞真美。身边出双入对各自亲密,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说啥呢,亲一亲就好了。

韩文清凑到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应该天黑再来。”

 

叶修笑。赛场上的韩文清简单直接,赛场下韩文清却学会了偷袭。比如趁着夜色吻他。但韩文清也太有耐心,他有点等不及。

 

叶修摸了摸裤子口袋,把烟和打火机都掏了出来,再伸手去摸韩文清的手机和钱包。韩文清大大第一次被别人掏钱包,太岁头上敢动土的果然还是叶修。叶修浅浅地在沙地上刨了一个坑,将几样东西都放了进去。

韩文清转头看了看日渐西沉,而浪涛依旧,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和叶修开始心照不宣地脱鞋。

 

“到浪里去!”叶修光着脚,沙子还带着白日的温热。韩文清跟上他,他们转头看了看,四面的人都没有注意他们。韩文清捉住了叶修的手,两个老少年向着夕阳发足狂奔。

咸咸的海水包围了他们,带着即将入夜的凉意。一波一波的浪冲击着他们的身体,他们踏着泥沙,一直往前走。海水从脚肚子爬上腰腹,再漫上前胸最终将他们脖颈以下的地方都吞没。浪潮的冲击因紧紧相握的双手没有使得他们隔得太远。

 

两人在浪里对视。每次浪起就将他们没顶,然后再露出两个在暧昧的光里湿漉漉的笑容。

满耳涛声,浪潮阵阵,叶修笑着大喊了一声:“我不会游泳!”

“抱紧我!”韩文清一手揽住了叶修的腰。他像是变成了叶修大浪里的一根救命稻草,但最后两根稻草决定随波逐流。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的身体贴一起,紧密相依。夕阳收尽了最后一丝光,在最后一点光明中,韩文清看清了叶修滴着海水的长睫毛,还有被浪冲走了一贯的漫不经心只剩温从柔和的嘴角。

一个巨大的浪头掀起来将他们没顶,韩文清在咸涩的海水里吻住了叶修的嘴唇。海风又起,涛声喧嚣,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没入浪潮,鼻腔双耳或是纠缠不休的唇舌,全部都是咸涩的海水的味道。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濒死模拟环境里,两人只是抱得更紧,视若无物地忘情接吻。

如果世界要把我们淹没,至少你还在一个触手可及的角落。

 

涛声变成了祝福,两个人的体温可以抵御夜晚的寒凉。起风了。生活若是清汤寡水,那就加点盐吧,还尝起来甜甜的呢。

 

两个人回酒店的时候像是刚从汤锅里捞出来,浑身的盐水把酒店高档的地毯湿了一路。洗了个热水澡再换了身衣服,叶修从浴室走了出来,韩文清正坐在写字台前,面前摊开的是一张贺卡。

 

这卡再不送,真的要迟了。新郎和韩文清也算认识,叶修也感激新娘的一路支持,最后他们就决定写张贺卡聊表心意。谁知道在H市收拾行李定机票,来Q市故地重游了一会,日子就飞速过去,现在离婚礼举行,就只剩两天了。叶修把头凑上去,看到韩文清已经写下了新郎的名字。

“字真丑。”叶修直接指出,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字也好不到哪里去。

韩文清睨了他一眼,正准备往下写,又停了下来:“你那个粉丝叫什么名字?”

叶修回忆了一下请柬,说了三个字。为了不写错,韩文清拿了张草稿纸写了一下。叶修一看,女粉丝的名字里有一个字特别复杂,老韩果然没让他失望写了错别字。叶修嘲笑了他一会,伸手拿过笔,就在新郎的名字下面整整齐齐地写下了新娘的名字。

虽然是整整齐齐,也没比韩文清的字好到哪里去。并且因为字体差别挺大,显得特别扎眼。好看的字都好看成一样,难看的字却各有各的难看。

 

叶修大手一挥:“行了行了,十年宿敌尽释前嫌写贺卡给粉丝庆新婚,已经感人肺腑了。”

韩文清看了这三个字一会儿,提起了笔,顺便送了一句话给叶修:“字如其人。”叶修把它当称赞给收了。

 

韩文清一声不吭地继续写,叶修等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又探头去看,发现韩文清已经写到落款。“韩文清”三个字龙飞凤舞剑拔弩张,倒是颇为赏心悦目。但是签完这三个字,韩文清居然没把笔递给叶修,而是又写了一个“韩”字,和前一个如出一辙。

 

“老韩,啥时候学聪明了?”叶修伸手按住了韩文清的手腕,韩文清抬眼看他,伸手把他拥进怀中。

“不开玩笑。”韩文清答得面不改色。

叶修嗤地笑出来,拿过笔把“韩”字一笔划掉。“当队长的时候就够震慑人的了,退役了就可怜一下你的前下属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韩文清嗤鼻,看着叶修在他怀里别扭地拿着笔在“韩”字后签下他的名字。“叶”字相当漂亮,“修”字却显得笨拙。

“叶队一向亲切。”叶修不羞不臊地说完,拿起贺卡,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他的签名,“还是‘叶秋’签得好看。”

“你弟弟没意见?”韩文清笑他。

“家事,你别管。”叶修把贺卡塞进了荣耀十周年的纪念信封。荣耀之外,他不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但是这一次既和荣耀有关,又和荣耀无关。像是连带对自己的祝福,叶修把他和韩文清的一片心意都封在了十周年纪念信封里。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如此精彩?

 

韩文清把手放在叶修的肩上,却是转头去看窗外。他们的房间在高层,还有一面大落地窗。窗口向北,下面是车水马龙的街道,Q市的夜晚灯光绚烂,街灯引出了一座城市的脉络。

 

回Q市,对于韩文清就是回家。这里的街巷,就像韩文清的掌纹,嵌进了他三十多年的生命里。若是要俗点,它们还像叶修手心里的姻缘线,崎岖婉转,但总算通向了大致的圆满。而那一个小缺口,却正是断在Q市朝北的方向。

——韩文清的家。

 

虽然韩文清不说,但是叶修大概也知道。自跟他同居之后,韩文清几乎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原因他们都心知肚明,但还是逆流而上。现今又回到故地,韩文清当然是想回家了。

一艘航行得再远的船,一个再勇猛的战士,在心底隐秘的地方,都留着他们的港湾和故乡。

 

退役后的叶修回家了,退役后的韩文清却失去了他的家。

叶修伸手揉了揉韩文清墨黑的短发,像是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韩文清转头看他,他的眼眸里只有叶修,又似乎有很多复杂的东西。

 

“明天回家吧。”叶修在他的耳边说。

韩文清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原话奉还:“家事,你别管。”

嘴炮的话,韩文清绝对不敌叶修,这句话,对叶修毫无攻击力。叶修扬了扬放着贺卡的信封:“你都把‘韩’字写在我的名字前面了,韩家的事我还不能管?”

 

韩文清笑了一声,圈紧了叶修,将这个说了漂亮话的家伙抱上床。叶修像一条鱼一样钻进了被子里,韩文清走过去拉上落地窗的窗帘,将万家灯火挡在帘外。叶修伸手关掉了房灯。

 

“明天送完贺卡就回家。”韩文清在黑暗里躺在叶修的身边。

“正好,我去见个朋友,大后天再跟我联系。”叶修不在意地说。

“你在Q市还有朋友?”韩文清问。

“没有,Q市的都是我的敌人。”叶修翻了个身,在黑暗里和韩文清对视。

“跟我回家。”韩文清的语气坚定。他一向不给别人退让的余地。

“得了吧。”叶修笑了起来,韩文清还睁着眼睛看他,叶修率先闭上了眼睛。“早点睡,晚安。”

 

韩文清睁着眼睛等了一会,确定叶修是真的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了。他把叶修放在外面的双臂塞回了被子里,也闭上了眼睛。


TBC.



番外(下)

评论 ( 68 )
热度 ( 3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