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粉丝的来信(尾声)

 久等了(没人在等

这两天写得我…………满脑子只有“结婚”两个字(X


-

前文链接: (上)  (中)  (下)


粉丝的来信 (尾声)


 

[  他有一次告诉我,霸气雄图公会上层了解到,把第十区闹得血雨腥风的君莫笑,就是叶秋。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是韩队亲自上阵确认的。我那时特别高兴,申请了一个小号去十区,不过离您还是很远呢。后来我就缠着他把您的事都告诉我。听到众人在神之领域围堵您,却一无所获,我特别高兴。果然是叶秋大神!连他又继续念叨,叶秋真是一个讨厌的卑鄙的人我都觉得有点好听。(P.S.您不会生气吧?这是霸图人特别的称赞方式呢。)

然后,就是挑战赛……那段日子,对于我和很多嘉世粉丝朋友都是很难熬的……叶秋也好,叶修也好……换了个名字,人却还是那个人。多年的信念崩塌。没有叶秋就没有嘉世,现在却是有叶秋就没有嘉世。

复出嘉世,是所有嘉世粉丝最期待的事。但是没有,兴欣出现了,彻底摧毁了嘉世。逆流之中,我还是坚持选择了相信您。亲手把嘉世送出局,最痛的人难道不是您吗?每一种坚持都有他的理由。而坚持的意义,韩文清是最懂的。作为他的宿敌,叶修大神也是最了解的吧。

那一天,连他也说了,欢迎回来。  ]

 

韩文清擅自把信纸放下了。叶修挤过来想继续看,韩文清就着这个势头把叶修圈在怀里。叶修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文清抚摸他的背脊,来来回回,像是安慰一个孩子。叶修静静地等他说话。

过了很久,韩文清小声问他:“在第十区的日子……难吗?”

叶修咧了咧嘴,想笑,却没有笑出声音。这是韩文清第一次问起他在第十区的日子。在役时,韩文清只关心君莫笑和千机伞,退役后,韩文清只关心叶修这个人的衣食住行。而那段一年半的空窗期,叶修,即便作为韩文清的枕边人,也只是被他视为在网游里添麻烦的存在,以及一个即将回来的对手。

叶修无所谓,他的所有辛苦,都是为了胜利,战场上从来没有同时获胜的敌人。霸图立场的韩文清关心他该关心的,兴欣立场的叶修也做他应该做的。但是这一刻,韩文清作为韩文清本人,叶修的韩文清,问他,在第十区的日子难不难。

难。叶修很想回答。但是很快乐。这是一种在职业赛场上遗失已久的快乐,以及因一种格外明确的目标获得的充实感。他打过职业联赛,在网游里抢过材料,逃过追杀,刷过记录,卧过底,挖过角,遇到了一群或是勤勉或是有天赋或是有豪情的人。他打过挑战赛,领着草根队伍击败豪门战队,再一路杀到冠军的宝座,还有谁的荣耀生涯比他更精彩,更充实?

 

故而韩文清实事求是又带了私心地在他霸图主场评价叶修:“他在挑战赛里取得的成绩,确实值得骄傲。”

韩文清甚至比叶修本人还坚信他一定能回来。荣耀联盟里从来不缺创造奇迹的人,而叶修就是这群人的领袖。韩文清为奇迹做了多年的背景布,再干脆利落把奇迹当成肥皂泡给戳破了。然后创造奇迹的人和打破传奇的人联手了——就像火遇到了水,光明遇到了黑暗,镇江香醋遇到了太古白砂糖,生生相克,合而为一。

快哉快哉。

 

赢了嘉世后,叶修没有时间伤春悲秋,直接累得躺了两天。之后待在楼冠宁给安排的度假山庄里闲得无事,又想起正是第九赛季季后赛。叶修是闲不下来,身体调养过来之后就看看比赛怡情。看到了某支背着他密谋冠军的夕阳红霸王团,才一拍大腿想起一件事。

——镇江香醋怎么说也是香醋啊,打了个挑战赛他可是成了九江双蒸酒了!

要说叶修对韩文清绝对是月亮代表我的心,没有半点玩笑。但是他偏偏没干一件事,就是把真名告诉韩文清。现在漫天盖地的都是“叶修”,而他的老情人心里装的还是“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早死早超生,叶修挑了个霸图前后没有比赛的日子,偷偷借了苏沐橙的手机给韩文清去了电话。

 

兴欣赢了挑战赛,记者蹲了这么久愣是连边角料都没捞到。谁知道第一个跟兴欣队长连上线的,是老宿敌韩文清。——人间处处有奸情。世态炎凉,记者难当。

 

要论,假如叶修是一个能把“如何训虎”演绎到炉火纯青的人,那韩文清必定是摸清对方脾性而反其道而行之的高手。

电话通了后叶修倒也直接:“喂,老韩,是我。”

“叶秋?”那边好像并不诧异,不过惯性思维还未改过来。

“现在叫叶修。”叶修加以更正,还带嫌鄙,“啧,你怎么这么淡定。”

“你叫什么有什么关系吗?”那边反问。韩文清这态度就好像从淘宝上买了几张满级的账号卡,无论是叫“大漠孤烟”还是“达摩孤雁”或者“大蘑菇烟”甚至“腌大蘑菇”他都无所谓。

“啊?”反倒叶修又掉进了他的套。

韩文清开始打连击:“拿三冠的那个是你吗?”

“是。”

“输给我的那个是你吗?”

叶修在心里骂了一声,但只能答:是。

“哦,吃饺子蘸醋的那个是你吗?”

“是是是,每次把你们虐得满地找牙的那个都是我。”叶修终于反击。

“那就行了。”韩文清宣告了关于此事的讨论结束。

这也太不讲究了,叶修心想。简直就是韩文清经过了河边,河神主动跳起来,提着两个人问他:亲爱的朋友,请问你掉的是左边这个威武霸气的叶秋还是右边这个酷炫狂拽的叶修?诚实的韩文清一句话气死河神:无所谓,我只要被我揍过的那个。

原本还以为会讨来一顿骂的叶修松了一口气,便又马上开始撩韩文清:“我还以为你会生气。”

“你改什么名字我都能第一时间认出你。”韩文清平静地叙述这一事实,又说,“你怎么光改名不改姓?”

叶修软了一下,韩文清每次都有特别的说情话技巧。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么?”叶修回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哥可是平了荣耀天下的人。”

 

韩文清在那边笑他。

叶修也笑:“你们几个人趁我不在密谋冠军,可把我得罪狠了。下赛季看我灭你们。”他顿了顿,轻声又坚定地说:“我回来了。”

“下赛季再说。”韩文清不在意,不过,他又补了一句:“欢迎回来。”

 

没有小怪兽的奥特曼是无意义的,没有叶修的荣耀对于韩文清,始终有些寂寞。阴阳混沌,此乃无极。无极生太极,方成宇宙。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百态始,万物生。

 

欢迎回来。

 

[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是霸图主场,我也到了现场。荣耀十年,我转眼也和他认识了十年,相恋六年。在这个熟悉的地方,我又一次听到了霸图粉丝对您的嘘声。他站在公会负责人区努力组织着,一浪高过一浪。我在普通粉丝区,给您加油喝彩。霸图的粉丝,说不好听些,也算顽冥不改。

不过我觉得您站在台上似乎特别高兴呢。看您故意去招霸图粉丝也觉得特别好玩。霸图的粉丝特别直接,从不掩饰对“叶修”的讨厌。十年如一日的见叶修必嘘,但他们也从来不否认您的强大。因为您足够强大,所以他们才对您恨之入骨。

团队赛里,您居然和多年的宿敌成了队友。不过我也和多年宿敌的粉丝谈了恋爱。有时候我想,做十年对手还胜过做十年情人。情人会变心,对手却永远“长情”。更何况是韩文清这样的对手呢。

 

第十赛季半决赛加赛,霸图主场,大漠孤烟VS 君莫笑!十年对决,终须了断。那一刻结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这场比赛太精彩!我敬佩韩文清,更敬佩您!

十年,于我们的年纪,还是占了太大的分量。爱一场恨一场斗一场,尽心尽力,不畏不屈,这就是荣耀!无需再煽情,我的青春里有荣耀,有叶修和韩文清,有他,已经无悔!

 

前段时间,您宣布了退役。还碰巧跟宿敌韩文清在同一天。斗到最后,一起落幕,未尝不是美好的结局。韩文清的退役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他在现场给我打电话求婚。

当时他只说了一句话:属于他们的故事结束了,现在是属于我们的故事了。

 

抱歉,絮絮叨叨地就跟您说了这么多关于我和他的故事。可是那一刻,我想第一时间分享这个喜讯的人,是您。没有荣耀,没有叶修,就没有我逆流而上的坚持。没有韩文清,就没有他一无所惧的执着。十年的针锋相对反而带来了一场慢热但是胶着的爱情长跑。您,是不是也没有想到呢?

 

祝愿您在新的人生篇章里早日找到属于您的幸福!

 

                                                              您的粉丝:XXX

                                                                     X年X月X日   ]

 

想到了。叶修确确切切在心里回答。韩文清放下信,偏头去给他一个吻。

韩文清吻过叶修无数次。第一次,是在那夜色浓稠的海滩,没有铺垫和开场,就是两个少年人的嘴唇贴着嘴唇,宣告朦胧的水雾散去,浓烈而又醇香的感情发酵成功。后来,他们在暖黄的路灯下接吻,青涩而又满是期待地将对方的气息吞没入自己的身体。再后来,他们又有过太多与情欲相关的吻,在无人的休息室,在人潮散尽的比赛场,在逼仄腻歪的小房间,在柔软舒适的双人床——那些时候,他们都在用自己的体温灼烧对方。叶修以为,他和韩文清第十赛季的对决有太多的意味。他们没有英雄的惺惺相惜,但是有醉卧沙场的尽兴。而那片地图,那些滚烫灼人的岩浆,从那场比赛之后一直烧到了他们的身体发肤,烧得他们抵死缠绵。在那之后的每一次接吻,都显得灼热而血脉贲张,这一次也不例外——

 

韩文清和叶修十指相扣,唇舌交织,身体相依。韩文清的另一只手沿着叶修的腰背探上。叶修感觉到了他的手是烫的,而他自己的皮肤也是烫的。他们像是变成了两团火。这两团火互相旺盛,烧掉了对方十年以上的青春,把对方深深地烙进自己的生命。与荣耀有关,又终将与荣耀无关。

 

十年对手,胜过做十年情人。

情人也许会变心,对手却永远长情。对手也许会离开,情人却能并肩相依。于是他们长情,又并肩相依。人生的路何其的长,缺一不可,快哉快哉。

 

叶修觉得被吻得迷迷糊糊,心里有些东西翻来滚去,明明灭灭。他从未向对手说爱,他的情人也不曾表达过相关的词语。但是他们的心里都酝酿过十次,百次,千次。爱好打直球的人选择了闪避,有一张巧嘴的人也忘了遣词。我,爱,你,主谓宾,这一刻他们的心里塞满了这样破碎的词,却怎么也没办法合理妥帖地凑在一起。这些词像是一窝叽叽喳喳往外挤的雏鸡,它们都想被放出来,化为一道风,灌进对方的耳朵里,扎进对方的心里,嵌进对方身体里。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在这封信之后,他们的心里都塞满了这样的词语,一腔的话涌到嘴边,却通通换了模样。

 

“——我想再到那个海滩。”最后,打直球的拳皇说出了这句。

“我同意。”词穷的斗神也只能附议。

 

 

 

FIN

 

 

 

 

 

 

Q市,一位准新娘坐在梳妆台前,她的闺蜜特意从H市来过来,正在帮她试头花,为明天的婚礼做准备。两个人欢快地交谈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准新娘应了一声,把头花摘下,起身去开门。

门口没有人,却静静地躺着一封信。信封是荣耀联盟十周年纪念版,正面空白,既没有署名也没有地址。准新娘诧异地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字有点丑的漂亮贺卡:

 

 

敬祝                                          ×××  先生

                                                 ×××  小姐

 

                                 新婚快乐      百年好合

 

              韩文清   (划去)韩(/划去)叶修 

 

 

准新娘慌忙追了出去,楼道里却空无一人。



*大漠孤烟=大蘑菇烟的梗要感谢 @喵 同学某日用搜狗打错字(有没有别样的萌感?(并不

*虽然被叶修大大划去了还是藏了从夫姓梗…用的是HK那边的习惯,直接夫姓+本人姓名,所以只是划去也是作用不大的感觉


番外:(上)(下)

评论 ( 73 )
热度 ( 5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