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平叶/英雄(FIN)

愚人节,意识流让我自己爽一下。我尝试一种我很向往的文风,但是失败了。没什么内容。



英雄

 

孙哲平 × 叶修

 

电风扇聊胜于无,白炽灯的光刹眼。随着叶修腰部的节奏老旧的单人床嘎吱嘎吱地响,两个人湿得像浪涛里的船。叶修居高临下地看孙哲平,他的影子让仰躺着的人沉于黑暗。孙哲平抿着唇,光裸的胸脯随着喘息起伏。山川四海,万念归一。

叶修的物什软了下来,空气里本来就透着腐烂的味道,不在乎再添点腥味。高潮过后叶修伏下来缓了很久。孙哲平自己动了动解决完毕,身上的人彻底烂成一滩水。他缓缓退出来,把黏糊糊的安全套扔进空泡面盒,往床脚一踹就算解决。叶修侧躺着,光屁股挨着墙,腰背满是腻子灰。

“洗不洗?”孙哲平拿纸擦自己,问他。

“明早再说。”叶修打了一个哈欠,“来根烟。”

“还有这力气。”孙哲平好笑,去他的外裤口袋里翻出烟盒和打火机,一人一根,凑一起点上。叶修扯过线头都松了的被子,往空出的位置拍了拍。

孙哲平叼着烟躺下,抖落的烟灰把白床单烧出个洞。单人床挤两个成年男子太过逼仄,他们刚分开的身体又贴在一起。脚趾勾着脚趾,肚皮贴着侧腰。叶修往他的侧脸喷烟。

“又抽我的?”叶修说话。两只空闲的手缠在一起。

“套是我买的。”孙哲平回答。

“你说人干这个事是为了什么。”叶修抖了些烟灰落到孙哲平脸上,孙哲平抹抹脸,说出一个字:“爽。”

叶修呵呵一笑:“爽到没?”

孙哲平不说话,在被子里摸叶修的手。捏他的腕关节,抚摸他的手背,再一根根手指地描摹,缓慢又享受。叶修在腻子墙上摁灭了烟头:“浑身上下你就喜欢摸这双手。”

“好看。”孙哲平沉着声音叙述。叶修伸着空闲的手去摸孙哲平的下臂,脉络肌肉和体毛,接着就是嶙峋的腕关节。孙哲平拍他的手背。他们挤作一团。

“手还好?”叶修轻声问。

“会好的。”孙哲平回答。叶修学着他捏着他的指关节,揉他的指腹。

 

“你和张佳乐,一个卖血一个卖蓝,打得够猛。”叶修望着天花板的蜘蛛网,说。

“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破了。”孙哲平把手放在腹上,任由叶修开始给他做手操。

“总是一套。”叶修说。

孙哲平没理他,继续说。“网游里遇到他,觉得他打得挺好,就做了搭档。但繁花血景还不是碰上了你。”孙哲平拢了拢手掌。叶修把手抽出来,拍他的手背。“英雄。”

“那是你。”孙哲平不为所动。

“上次才输给了韩文清。”叶修面无表情地叙述一个事实,孙哲平转头看他。叶修笑了一声:“你们的风格挺像的。”

孙哲平把头转回去,盯着天花板:“我倒希望有他的幸运。”

 

叶修干笑了两声。孙哲平转过身来抓住他的手,他们贴在一起缩在脏兮兮的被子里入睡。

 

第二天叶修醒的时候孙哲平已经从公共浴室里洗完澡回来。他穿着一条深蓝色运动裤,裸着上身,毛巾挂在脖子上。叶修胡乱套上裤子,光着脚就下床,孙哲平从背包里给他找出一条干净的内裤。叶修接过,等孙哲平把唯一一双拖鞋换下来。孙哲平用毛巾把脚擦干,穿上一双灰白色的棉袜。他低下头,阴影挡住了他系运动鞋鞋带的动作。

叶修从侧面看他。手刚健有力,灵活平稳。他换上塑胶拖鞋,一踩一声响,水浸湿了他的脚板底。叶修匆匆洗漱完毕,孙哲平正仰躺在单人床上闭目养神,风扇呼呼地转。

 

叶修捞起一件外套,嗅了嗅,闻到了汗和泡面的味道。孙哲平这时候正好睁开眼,伸手把这件外套拽下来:“我的。”

“你选的这家店真够味。”澡堂里四角是青苔,天花板的那只蜘蛛还在结网。

“没钱。”孙哲平眼皮也不抬。

叶修不说话,他穿回之前带了酸汗的T恤,裤子口袋里还装有巴掌大的一张火车票。叶修自顾自地说着:“联盟刚成立的时候,为了一点奖金到处打比赛。没钱只能坐火车硬座,晃十几个小时,坐得下半身不遂。有一次我对面就坐着一个老太婆,一麻袋的鸡,整个车厢都是鸡屎味。我靠窗,吴雪峰挤着我,后来他还吐了,吐了我一身……”

“嗯。”孙哲平转头看他,“我在晚上的时候扒过车厢,有个肥婆睡着了大腿搭我身上,要命。查票的过来,就躲到厕所,那地方永远冲不干净。”

叶修把脸凑过来,一个输了冠军的人,和一个带了伤的士兵对视。孙哲平问他:“你说这叫什么?”

叶修想了想:“虽然矫情点,大概是青春。”

“你为了什么打荣耀?”孙哲平表情平静。

“更矫情,爱。”叶修回答他。

孙哲平笑,伸手去摸他的脸。他们两个都受了伤,在这逼仄肮脏的环境里互相舔舐。可是谁能说他们不是英雄?

“让我亲一下。”孙哲平说。

叶修挥开他的手:“大老爷们的亲什么。”他们做爱,却从来没有接过吻。

孙哲平挑眉,“我的人,爱亲就亲。”

叶修呵呵一笑,主动贴上孙哲平干燥的嘴唇,他们两个人的唇贴着唇,皲裂干巴。叶修伸出舌头,把他的嘴唇来来回回舔了个遍。孙哲平瞪着眼睛看他,然后闭眼,两方的舌头纠在一起,不着章法,像是交换唾液。

 

交换结束,孙哲平坐了起来,又向叶修讨了一根烟。他们一边抽烟一边收拾行李,各自捏着通向不同地方的火车票。这个简陋肮脏的驿站不过征程的意外停留。

“我要退了,不过张佳乐还会留下来。”孙哲平关上灯,烟头明明灭灭。厚厚的窗帘拉着,房内还不如夜晚亮。

叶修吐出一口烟,“我会尽力给他添麻烦。”

 

孙哲平停了一下,叶修在黑暗里问他:“你为了什么打荣耀?”

孙哲平答,“爱。”他转过身,拉过叶修,抽走他叼在嘴里的烟,认认真真地吻了他,在一个潮湿肮脏腻歪的环境里。

“我昨天说错了。”孙哲平睁眼说,“人做这事,也是为了爱。”

叶修无声地笑,“这样听起来挺正常。”

 

孙哲平把背囊背上,扭开了黄铜门把手,走廊里也是一片黑暗,他从一片黑暗,走进另一片黑暗。

叶修在后面问他:“英雄,还有机会见面吗?”

 

孙哲平停在黑暗里。他突然想起了在网游里遇见张佳乐,也想起了第三赛季一叶之秋斩杀他的一刻。孙哲平脑子里突然就跳出一句话。

 

“有缘千里来相会。”他踩灭了烟头,踏步向前。

 

叶修用手指抹抹嘴角,脏不拉兮的东西也突然有了文艺的味道。

 

FIN


评论 ( 36 )
热度 ( 3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