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皆胡诌,不值一提。
本博及下属子博所有原创文章谢绝转载或收入文包,请勿二次上传。
资料整理类文章转载随意。
lof使用频率不高,消息回复滞后,望谅解。

全职/韩叶/雨夜(中)·鹰狼paro

再次!韩队生日快乐!甜的!^q^(普利斯call me 劳模……

设定来自电影鹰狼传奇(戳开是度娘):情侣双方,一方白昼为鹰,一方黑夜为狼,两人均不能同时以人形相见。

雨夜(上)


雨夜(中)


韩叶| 鹰狼paro


每一个顶级的猎人都想进入神之领域。韩文清和叶修也不例外。

韩文清和叶修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两名猎人。他们枪法过人,也有出色的设陷阱的技术和近身搏斗技术。几乎是在完成狩狼活动的第二天——他们的成年礼——两名年轻的猎人就踏上了前往神之领域的路。

韩文清和叶修来自不同的猎人村落。他们的相识是在共同前往神之领域的道路上。那个时候有豪情壮志的年轻人很多,同行的人并不少。年轻人总是容易产生目空一切的幻想,当时不同村落的年轻人各自为盟,并暗自里开始了第一个进入神之领域的竞争。同行者,他们共苦不同甘。

可惜的是,有人牺牲在和野兽搏斗的过程中,有人坠入了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有人因为弹尽粮绝中途退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通往神之领域的路上,只剩下了韩文清和叶修。他们成了对方唯一的竞争对手。这座山脉似乎是一头蛰伏着的巨兽,而神之领域就是一个甜蜜的诱饵,不断有人前赴后继地向着神之领域而去,却不幸全都被巨兽吞食。悲壮,却退无可退。

在自己身上剩下不到十枚子弹的时候,叶修向韩文清提出了合作。理由很简单,韩文清擅用刀近身搏斗,他身上所剩下的子弹远比叶修多。而叶修更长枪法和设立陷阱,在群兽出没的地带,他有更好的方法规避,而不是直冲而上白费力气。他们必须节约资源,路还很长,而往后的可以获得补给的村落将越来越少。

韩文清答应了他的提议。他们都回避了谁先进入神之领域的问题。在没走到神之领域的入口处就讨论这个问题是愚蠢的。

 

乔一帆听得心潮澎湃,少年人对于冒险都有一种原始的渴望。摇曳的烛光下叶修看到乔一帆的眼睛在他干瘪平缓的叙述中亮起来。叶修颇有些好笑,抖了抖烟灰感慨道:“我刚遇到那小子的时候——他也像你这样充满期待。”

 

乔一帆笑起来:“前辈这口气听起来跟韩前辈相识很久。”

“不不。”叶修摇摇头,“去神之领域耗时两年,出来到现在,大概也有一年了吧,总共才三年。”他又叹一口气,“哎,怎么觉得很久似的。”

“相见恨晚?”乔一帆道。

“针尖对麦芒!”叶修反驳他。“一开始跟他合作,简直就是灾难!”

 

两位出自不同村落的优秀猎人接受的是不同的氛围的熏陶。韩文清好战且勇,叶修足智多谋,前者喜好简单直接的战斗,后者偏爱省时省力设陷阱,或者躲在旁边放枪。他们的理念不同导致了一开始的情况是叶修吭哧吭哧埋了个陷阱等着笨瓜脑袋跳呢,韩文清唰地冲出去把野兽引走了。或者韩文清好不容易把豪猪揍了个半死,吧唧一下一人一猪都滚到叶修的陷阱里了,还得等叶修先开枪把豪猪毙了,才把韩文清给救上来。

 

两人为此事大战三天三夜没有赶路,把附近丛林里的兔子麻雀全逮光了,还没分出胜负。牛逼的人碰上牛逼的人,却是蛮牛一样的狠劲,二逼一样的现实。

“不过后来啊,”叶修悠悠地吐一口烟,“老韩就折服在我高端的技术之下,乖乖听我指示了。”

 

乔一帆一脸怀疑的表情,趴在那里的黑狼也突然转头过来蹭他。叶修伸手抚摸一下它的侧颈绒毛,厚厚的一层,柔和温暖。他说出了事实:“最后我们决定每天早上起来剪刀石头布,谁赢今天听谁指挥。不过我手气好,有时候连赢他三天。”

 

乔一帆觉得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不过他还是对两位顶级猎人的团结合作精神表示了敬佩:“这样子效率很高吧?”

效率惊人。在两位顶级猎人的完美配合括弧叶修的英明领导下,他们利用陷阱和星图定位,绕过了很多大量野兽出没的地区,以最少的损耗,除去浪费掉的三天,在一个月内就走过了好几座因各种野兽群居以危险著称的山头。在这段日子里,两位猎人也过上了你打渔来我捉兔,你打柴来我砍树的惬意生活。

听起来真像天仙配呢。乔一帆心想。

 

“晚上在篝火边没事干还会躺着跟他看星星。”叶修回忆,“那时候是夏天,仰头就是银河,其中又属夏季大三角特别好认。”*

观星图是猎人必备的技能,两个顶级猎人更是深谙此道。林子里面点了篝火,方圆好几里就剩他们两个大型生物。夜特别静,偶尔也会有萤火虫。天地你我,不过如此尔。

不过他们又是不懂浪漫的主。比如在认出牛郎织女星之后,两个人就牛郎织女的传说吵了起来。韩文清坚持织女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叶修说他们祖辈都说织女是王母娘娘座下七仙女的一位。这个问题剪刀石头布也没办法解决,后来韩文清说了一句“幼稚”,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到一边睡觉了。

“你不知道!他那张大黑脸在篝火下看起来更凶了。”叶修说话的时候满眼笑意。“但哥可不怕他。”叶修当时上去就踹了韩文清一脚,因为上半夜是他守夜。韩文清窝了一肚子火在篝火边坐起来,任由叶修一边念叨着小仙女一边去睡了。

 

乔一帆也被他们俩的事给逗乐了。但他感兴趣的还不止这些:“前辈,你们见到了小精灵了吗?”

“哦,那个啊。”叶修一脸不在意,“看到了,长得都跟南瓜似的。”

“会唱歌的……南瓜?”乔一帆抓了抓脑袋。

“是啊,我好失望。还以为会有沐橙的一半好看。”叶修口中的沐橙是和他出自同一个村落的另一位顶级猎人,是一位精通枪术的漂亮女性。乔一帆自然是没见过,但是听闻她很漂亮,十分漂亮,就如同样精通枪术的顶级猎人周泽楷一样,很帅,十分帅,总之就是帅。

“那前辈……是怎么躲过小精灵的引诱的?”乔一帆回归问题的中心。

 

“一开始呢……掉以轻心了。”叶修伸手摸摸了自己的额头,有一块小小的突起。“南瓜的歌声的确很好听。听着听着就会分神,然后不由自主地向声源方向走去。”

第一个分神的是叶修,因为他的听力比韩文清稍微好一些。韩文清很快意识到了叶修不受控制地转移方向,在他的呼叫当中也毫无反应。韩文清当时——下意识地——用他力可敌熊的手举起枪托给了叶修这么一下子。叶修瞬间回神并且差点丢了半条命。这也是为什么叶修的额头上会有一块疤痕,尽管已经很淡了。

“完全不知轻重。”叶修回忆起那一击,痛苦得闭上了眼睛。乔一帆感同身受般缩了缩脖子。

“防备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叶修睁开眼,继续说,“只要让自己的注意力不要被南瓜吸引就行了。”

满脸血的叶修和韩文清讨论出了解决方案:唱歌。当他们自己的歌声盖过小精灵的歌声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再被吸引了。至于谁来唱,很简单,谁引路谁来唱。

先引路的是韩文清。他走在叶修的前面,毫不在意地唱起了他们口口相传的歌:“妹妹你走后头,哥哥在前面走,恩恩爱爱,秋千荡悠悠~”**

“他是豪放派,还跑调。在这种噪音下你没办法关注其他的东西。”叶修评价。“我们村落的歌曲就比较有艺术气息。”说着,叶修轻轻地哼起了他当时唱的歌:“我的哥哥呀你若受了伤,快回那村里头,妹妹我为你包扎伤口,抹上那红花油……”***

两人都唱累的时候,就开始了对山歌。

韩文清:什么水面打跟斗唻,哎了了啰,什么水面撑阳伞唻,什么水面共白头唻? 

叶修:鸭子水面打跟斗唻,哎了了啰,荷叶水面撑阳伞唻,鸳鸯水面共白头唻。 ****

……

乔一帆觉得歌词里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叶修却毫不在意,就凭着互相的噪音污染,他们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危险地带而没有陷入沼泽,这是值得称赞的事。乔一帆摇摇头,试图忘掉脑子里奇怪的想法。他连忙追问:“那你们经过了充满幻象的山谷吗?”

 

“嗯。”叶修回答,“我在山谷里看到了很多很多个韩文清。每一个都臭着脸,我拿枪托砸他们,发现有一只手不能动的那个就是真的。”

乔一帆一头雾水,叶修进一步解释。“我们进山谷之前把手绑在了一起,以防走散。”

——他们手握着手一直摸索着走出了山谷。在一种决然的同归于尽之感中,谁也没有放开谁。出了山谷之后叶修曾问韩文清,他看到了什么。

韩文清的答案跟他一样,他看到了很多很多个叶修。但是他没有攻击他们,他知道他一直握在手里的那个,就是真的。叶修嘻嘻哈哈了一下,晚上给韩文清烤兔子的时候多加了一把盐。

长路漫漫,崎岖艰险,唯有微薄之信任相报。

 

就这样走啊走啊,两位勇敢而智慧的猎人,终于并肩到达了神之领域入口。这一刻他们谁也没有提起谁先进入神之领域的问题。他们只是像在山谷里那样,手拉着手,一同走了进去。

 

迎接他们的是无尽的花海。层层叠叠,绵延不绝,像是被打翻了的染布缸,各种颜色汇成一片,却柔和好看。在那一大片要吞没他们的芬芳之中,叶修和韩文清紧紧攥着对方的手,那一刻他们忘记了很多东西,忘记了将近两年的艰难险阻,忘记了所有关于梦想的豪情壮志。面前这副画面,美得让人窒息,让人足以觉得即使死在这里也无所谓。他们眼前又浮现了很多画面,父母,幼时的村落,最好的朋友,第一把猎枪,还有……身边的人。仿佛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在这一刻齐聚,餮足。

 

这一刻他们是渺小的,他们又是伟大的。

在一种不约而同的长长寂静中,他们松开了手,却紧紧靠在了一起。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但是他们足以共享一份心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很美。”这时候再想起刚进入神之领域时所见的画面,叶修只是这样简单地总结。乔一帆觉得他的语气变得有些奇怪。

“……龙呢?”乔一帆鼓起勇气发问。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他闭上了眼睛,像是累了。沉默了很久,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缓缓开口叙述。

在入夜的时候,他们终于经过漫漫花海,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的洞口立着一块巨石,上面拴着铁链。当时两位猎人都猜想,这应该就是神圈养龙的地方。正好已经入夜,进洞避一避也不错。两人一拍即合,便走进了洞里。

山洞非常高,也非常的寂静。——实际上整个神之领域都非常寂静。这里有无边的花海,却只有风声。没有蜂蝶,也没有其他的动物。似乎除了这些绽放的花朵,一切都在沉睡。

 

两个人点燃了火把,缓缓地前进。整个山洞里只有火把燃烧的声音和他们的脚步声。安静异常,让人安心。他们没有交谈,并肩前进。这仿佛成了一种默契。当他们探索一种新的未知时,就会不约而同地并排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神物。——龙。它在沉睡。但是它的触须上,燃烧着点点的火焰。

在两个人逐渐靠近的过程里,龙醒了过来,它抬了抬头,与不速之客对视着。它的神情,显得惊喜又愤怒。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充满安慰性,他在破灭一个少年人的梦想,但是他又不能不说出这句话:“神之领域——是神禁锢恶龙的地方。”

乔一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叶修没有看他,继续叙述。

他和韩文清受到了恶龙的攻击。被惊醒的恶龙显然暴躁异常,以一种极其敏捷的速度向两位不速之客奔来,同时鼻孔里喷出了火焰。四处窜动的火焰将整个山洞照亮,铁链的晃动声,恶龙的怒吼声随着回声被放大反复,让人听了胆战心惊。两人各自转身向恶龙射击,但是均是杯水车薪,几乎无法阻止恶龙的前进,并且因为他们的停滞而导致了距离进一步被拉近。最后两人放弃了攻击,以最快的速度向洞口奔去。

 

这条路显得特别特别的长。

恶龙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在看到曙光的一刻,恶龙喷出的火焰包围了他们。但更可怕的是隐隐响起的仿佛山体倒塌一般的声音。韩文清在那一刻扑过来跟叶修滚到一起,两个火人抱在一起,天旋地转向洞口移动。多种巨大的声响都被他们甩在了身后,皮肤被灼烧,疼痛在侵袭,但是快,更快,再快一点……

 

终于,在看到霞光的那一刻,叶修浑身脱力地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在神之领域的入口,浑身是伤,但总算是活着。”叶修说着,很庆幸地舒了一口气。乔一帆明显还没有从他的叙述中缓过神来。

“当时我的身边只有它,一头黑狼。”叶修蹭一蹭身后的黑狼,像是向一个老朋友问好,“这在没有动物的神之领域十分罕见。一开始我还对它抱有敌意,但我无论走到哪里都甩不掉它,它也没有攻击我的意思——于是我们开始结伴而行。”

 

黑狼像是听懂了他说的话,抬起头来,眼睛亮亮的。

“韩文清不见了,但是他猎枪留在了我的身边。”叶修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他显得有些疲惫。“我回神之领域找过他……但是无果……”

 

叶修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天阴阴地白,霞光悄悄地漫进来。“小乔,我累了……”话未说完,叶修已经沉入了睡眠。

乔一帆轻叹一口气,叶前辈今晚给他说的故事太多太长,他确实该休息了。乔一帆站起来去自己的床上拿来衣被,想给叶修盖上。但是在他返回叶修入睡的地方时,却惊奇地发现叶修和黑狼的身影融入了一片灿烂的霞光。

 

乔一帆惊讶得说不出话。他看到叶修的身影逐渐缩小,而黑狼却缓缓地变成了人形。在无声的霞光的魔法之中,最后留下的是一只受伤了的还在沉睡的老鹰,和一个眉眼冷峻的男人。——一个他不认识,却知道的男人。

 

在乔一帆惊愕的眼神中,那个由狼变成的男人——跟画像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发问了:“你是谁?”


TBC.(其实这里就可以END了啊因为题目是雨夜但是已经黎明了


*夏季大三角指牛郎星,织女星,天津四。

**改编自《纤夫的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出自好妹妹乐队的《红红的太阳西边走》。

****对歌是刘三姐对歌



结局等过完生日再公布嘛w,其实两段都有暗示可以猜猜看?


雨夜(下)+ 番外

评论 ( 22 )
热度 ( 185 )